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展会信息 >

多元叙事与灵活展陈成重点

2020-03-19 19:14:39 来源:

  10月21日,当耗资4.5亿美元、增建4.7万平方英尺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简称MoMA)重新开放时,它将证明自己是一座21世纪的艺术机构,而非自1929年成立以来便以白人男性艺术家和国家主义为主线、书写陈旧历史的纪念碑。

  在屏蔽多元文化主义数十年后,MoMA终于开始承认它,甚至对其进行研究,这从全新的永久收藏中可见一斑,其中大多数是近年收入的藏品,它们来自非洲、亚洲、南美以及美国黑人地区,很大一部分作品来自女性艺术家。简而言之,对于重新开放的MoMA而言,最重要的变化就在于“差异”的展现,这种呈现将博物馆带回它颇具实验性的早期岁月,当时,美国的素人艺术和非西方艺术曾受到关注。

  扩建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外观
我们是否需要由DS+R建筑事务所(Diller, Scofidio + Renfro)以及金斯勒建筑公司(Gensle)对于2004年由谷口吉生所设计的建筑的扩建才能容纳这样多元的存在?不,根据我们从每一次的艺术博览会中获得的经验,更多的艺术品并不意味着更广阔的艺术世界。真正需要的是敏锐的规划和清醒的审视,而这些在博物馆规模不大的开幕呈现都能看到,其中包括两位非洲裔美国艺术家贝蒂耶·萨尔(Betye Saar)和威廉·蒲柏·L(William Pope.L)的个展,一些拉丁美洲艺术的作品集锦,以及一间陈列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永久收藏展厅。

  对于每个有着积极的收藏体系的博物馆而言,永久收藏展厅是关键。它们是这个地方的核心、大脑与灵魂,存放着场所的历史和记忆。短期的特别展览将人们带进门,但展览结束后,人们便移步离开。如果你想了解一座博物馆究竟关乎什么、思考什么的话,你需要关注它所拥有的艺术作品,观看其长期展品。

  扩建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外观

  光是从这个标准来评判的话,扩建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显然通过一系列努力想要重塑自己的形象,与此同时又没有丢失自己原有的特色——博物馆通过对于美国黑人艺术和全球主义的补充,开始了所谓“现代主义+”的叙事。

  一直以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通过构建一系列的“主义”来创造对于现代艺术牢不可破的叙事,其中包括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等等,并且通过对其展品的布局来表现这一点。粗糙的概览在三层楼的藏品展厅中得到了保留:五楼有19世纪至1940年的艺术,四楼有1940年到1970年的艺术,二楼则展示1970年以来的艺术。不过,如今主要的观展路线上多出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内容,并且常常被旁路上那些基于主题的展示所打断。

  此外,曾经存在于学科之间艰苦的墙已经倒塌。由博物馆各个部门的五位首席策展人协调策划的永久展厅陈列已经成为、并将一直是一个合作项目。如今流行的风格是混搭,将雕塑、绘画、设计、建筑、摄影和电影混搭在一起。但是,请放心,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空间。

  展厅中绘画与雕塑等的混搭

  这样的大杂烩可能会让人感到困惑,首当其冲的就是总体平面规划。原先,进入西53街上主大厅的客流向右边移动,前往雕塑花园,然后走上各个展厅。现在,你有了不同方向的选择。你可以仍然选择这条路线,也可以转而向左走向新的格芬楼侧厅(Geffin),在那里你会看到一系列沿街的免费展厅。

  扩建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内部

  其中一间展厅陈列着由博物馆建筑和设计部首席策展人保拉·安特那利(Paola Antonelli)选择的设计品。另一间展厅展出了由年轻的肯尼亚画家迈克尔·阿尔米塔基(Michael Armitage)所作的绘画。

  楼上的动线更加简单和熟悉。和过去一样,永久收藏展厅在谷口吉生设计的建筑中以时间顺序展开,然后延伸至西边的格芬楼,黑色的金属门框标示出了路线的变化。在五楼,你将进入现代主义的世界,一组布朗库西(Brancusi)的雕塑就位于展厅之外。

  布朗库西的展陈是经典的MoMA风格:白墙、空气、只言片语。其理念在于这样的艺术不需要语言的附会,它为自己发声,任何光线与空间之外的附加物都是多余的。你可以不同意这样的方式——我就是。我喜欢有许多可以随意摘取的语境信息,但是,这就是MoMA的方式。在展厅内,这种“不干涉”的模式还在继续,不过有一些调整。每个展厅都至少有一个简短的主题名称,这样观众就能够了解是什么将展厅里的作品串联起来——概念、媒介、空间或是时间。

  MoMA中“经典绘画的巡游”

  第一个展厅现在以“19世纪的创新者”作为标签,这无疑是一场经典绘画的巡游——塞尚的《静物和苹果》(1895-1898)、卢梭的《沉睡的吉普赛人》(1897)以及梵高的《星夜》(1889)等等。不过,在这个人们所熟知的欧洲平面艺术世界之外,MoMA如今引入了来自美国的元素,比如乔治·奥尔(George Ohr)的六个瓷碗。

  乔治·奥尔的作品

  当梵高在法国南部的疗养院中创作《星夜》的时候,奥尔正在美国南部制作成百上千个像这般粗糙的陶制器皿。奥尔在密西西比去世时,甚至在当地都籍籍无名,同一年,布朗库西完成了《无尽之柱》的第一版,如今就展出于展厅之外。在扩张前的MoMA,这三位艺术家的相遇是不可能的。如今,他们却在此展开了对话。

  再往前,走过迷人的影像展厅——其中包括安娜·阿特金斯(Anna Atkins)在19世纪50年代所作的植物研究与一部1905年记录纽约地铁的影片——你将遇到另一群富有艺术创造力的头脑。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多元叙事与灵活展陈成重点

多元叙事与灵活展陈成重点

  10月21日,当耗资4 5亿美元、增建4 7万平方英尺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简称MoMA)重新开放时,它将证明自己是一座21世纪的艺术机构,而非

2020-03-19 19:14
北京东城发现古墓区域

北京东城发现古墓区域

在东城区望坛棚户区改造项目10标段发现一座古墓群,10月23日,北京市文物局发布消息称,经勘探发掘,已发掘古代墓葬70座,出土了瓷罐

2020-03-19 19:10
达芬奇最最伟大的是飞机坦克手稿

达芬奇最最伟大的是飞机坦克手稿

  10月24日,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法国卢浮宫举办了达·芬奇展,展出了约15幅油画,并辅以160件素描和手稿等,全面回顾他的职业生

2020-03-19 19:08
民国人像铸币拔萃

民国人像铸币拔萃

  由于这些币章铸造时间极为短暂,部分品种铸额甚少,作为人像币系列的重要藏品,夙为藏家所追捧。近年来,市场行情居高不下,在各大拍场

2020-03-19 19:08
施坦威北京顺义旗舰店启幕

施坦威北京顺义旗舰店启幕

  11月6日,施坦威亚太区总裁位炜女士,著名钢琴家、施坦威艺术家李云迪先生亲临施坦威北京顺义旗舰店,共同见证启幕仪式。这一全新的音

2020-03-19 18:59
文房用器赏析

文房用器赏析

  文房用器近年来颇受藏家关注。清早期铜桃形大炉,造型构思巧妙,以三只硕大的寿桃作炉腹,桃尖为足,枝叶作双耳和炉盖,体量较大而原盖

2020-03-19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