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业界之声 >

走进梵高的爱情世界

2020-07-30 16:03:12 来源:

  梵高终其一生,除了坚持艺术创作,也在探索着“真爱”。不幸的是,梵高与他生命中出现的那些女人的爱情故事最后都画上了悲剧的句号。如果尤金妮亚解除婚约嫁给梵高,那世界上可能多了一个艺术品经纪人,少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艺术家;如果凯伊接受梵高的追求,那世界上可能会多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少了一个孤独叛逆的天才;如果西恩或玛格特能得到梵高家人们的接纳,那法国的《星月夜》就只停留在那一晚;如果阿戈斯蒂娜把梵高留在了巴黎,那阿尔勒的《向日葵》可能无人描绘。

  “在和女人的关系中,一个人可以学到很多关于艺术的东西。

  这是梵高1886年2月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写到的一句话。

  要说八百多封现存的梵高书信中最突出的主题,就是他在三十七年生命中源源不断的爱:对壮丽风景的爱,对文学的爱,对绘画的爱,对家人的爱,对成为艺术家的热爱,当然还有对情人的爱……

  梵高的爱情总是用情至深,热烈激昂,从不含糊,他写道:“我认为爱情不只是一种感觉,更主要是一种行为——特别是,它包含了努力工作,也有软弱乏力的另一面。”这与现代人说的“爱情是铠甲也是软肋”有异曲同工之妙。爱情给予了梵高力量,也是他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

  梵高终其一生,除了坚持艺术创作,也在探索着“真爱”。不幸的是,梵高与他生命中出现的那些女人的爱情故事最后都画上了悲剧的句号。我们也没有太惊奇——毕竟,对于这种复杂、坚决又捉摸不定的个性,在爱情里磕磕绊绊注定难以得到美满的结局。梵高自己也发出感慨:“生活是个谜,而爱情就是谜中谜。”

  爱之初体验:求婚时才得知她已订婚

  梵高最初对爱情和女人的观点来自于圣经故事和当时流行的法国作家儒勒·米什莱(Jules Michelet)的《爱情(L‘amour)》和《女人(La femme)》等文学作品(这点倒是与我们现在颇为相似)。梵高和弟弟提奥很喜欢讨论他们对爱情和婚姻的观点,年轻时面对面谈,成人分开后就在信中倾诉。

  19世纪的人不比现在开放,往往在信中讲到自己私人感情时三缄其口、谨小慎微,而梵高却极为坦荡。

  情窦初开的梵高遇到了怎样的爱情呢?他在1881年回忆往昔时写下了答案:“很难去定义。或许是因为长年累月的清贫和艰辛劳作,我的生理上的激情很淡薄,但是我精神上的爱情很热烈……我只愿给予,不求回报。”

  28岁的画家梵高回忆过往时,感慨道在爱情的课题中一个人必须要给予但也要收获。但20岁的艺术品经纪人梵高,在伦敦遇到房东的女儿——尤金妮亚·洛耶(Eugénie Loyer)时,义无返顾地坠入情网。

  尤金妮亚 Eugenie Loyer 援引自: pinterest。

  身边有人看出了端倪,形容梵高对尤金妮亚“胜于兄妹间的感情”。梵高最开始也小心翼翼地维持这段关系,但爱情之火星火燎原,他开始向往与所爱之人结为夫妻后的幸福家庭生活。于是梵高勇敢地向尤金妮亚求婚了,却被泼了一头冷水——她一年前就跟别人订婚了(甚至梵高租住的房间就是她未婚夫的)。

  初恋的火就这么熄灭了。有人说尤金妮亚是个活泼体贴的小姑娘——是她让年轻的梵高第一次有了成家立业的想法;也有人通过照片等材料推测尤金妮亚粗壮娇横——她也让梵高因感情失意而无心工作。“荒谬的,错误的,夸张的,傲慢的,疯狂的。”梵高自嘲这段感情终究是错付了,但对于尤金妮亚本人,他在跟提奥的家书中没有直观的评价,而是在反思自己在爱情中哪里做的不够好。

  失去一段悲伤恋情,获得一次人生转折:1875年期间,梵高被几次调去巴黎,终于在1876年,他被解雇,结束了平平无奇的伦敦古比尔艺术公司职员生活。

  爱之再体验:他觉得遇到了真爱,而她没有

  跟现在失恋后会“累觉不爱”的我们一样,当年轻的梵高在第一段感情受挫后颇有“看破红尘”之感,他将注意力从艺术品转移到了神学,决定跟父亲一样,将自身献给信仰,但是神学之路也很是坎坷。

  “有的人灵魂中燃烧着一团火,却无人前来取暖;过路者匆匆赶路,只看见烟囱上的几缕烟。那我们该做什么?让内心的火保持燃烧炙热,耐心地又有些急躁地等待,等待那一刻,等待某个人在某一刻想要走来、坐下,并留在你身边?愿那些相信上帝的人能等到这一刻,它或早或晚,终将会来。”

  1880年6月22日周二到6月24日周四之间,梵高给弟弟提奥的信(梵高信件第155号)中如上说道。彼时梵高因为当传道士时对底层人民过于热情而被教会辞退,才开始创作的道路。

  再一次的人生转折,梵高也迎来了新的爱情机遇。1881年盛夏,梵高在埃顿的父母家见到了来拜访的表姐凯伊·斯特里克( Kee Stricker)。凯伊之前住在阿姆斯特丹,那时刚失去丈夫。梵高不顾一切地爱上了凯伊,并开始追求她,却没有得到回应。一句“不,绝不,不可能(“Nooit, neen, nimmer”, 荷兰语)”并没有让梵高退却,他不停地表达爱慕,期待这段恋情会成为永恒。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走进梵高的爱情世界

走进梵高的爱情世界

  梵高终其一生,除了坚持艺术创作,也在探索着真爱。不幸的是,梵高与他生命中出现的那些女人的爱情故事最后都画上了悲剧的句号。如果尤

2020-07-30 16:03
花岗岩石片的多面体

花岗岩石片的多面体

  近日,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操刀设计的巨型博物馆——角川武藏野博物馆(Kadokawa Culture Museum)将于日本埼玉县所泽市揭幕。作为大型规

2020-07-30 16:02
发现女性的才艺“美力”

发现女性的才艺“美力”

  2020首届艺术网红季由艺术热搜、环球群星、药艺术馆发起,旨在通过艺术创造性的方式,产生新的直播内容方式,从而塑造新的才艺美女输出形

2020-07-30 16:02
金农康焘铭“冬心砚”

金农康焘铭“冬心砚”

  我们反而会在每个春天都想起他,  包括这一个最特殊的。  在春天想起这个抱着冬心、宣称耻春的怪人(金农自号耻春翁),  想起这

2020-07-30 16:02
文房杂项精品赏析

文房杂项精品赏析

  西泠印社2020春季拍卖会上的文房杂项版块今年开设五大专场,特撷翘楚之作,延续文人格调,与宾朋共适。古董上品之属,或工艺精良,或选材

2020-07-30 16:01
快来看看清代赵之谦《异鱼图》

快来看看清代赵之谦《异鱼图》

  赵之谦的《异鱼图》因其描绘的内容和方式突破了十九世纪传统艺术史的普遍经验而成为一种奇趣,但究竟如何解释这种奇趣的来源,却已经超

2020-07-30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