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收藏新闻 >

三千年徐州凭什么?

2022-07-04 21:24:54 来源:

  从自然地理上说,它位于黄河与淮河结合部;从人文地理上,位于吴越文化和齐鲁文化结合部;从交通格局上来说,是陇海铁路和京沪铁路交汇的枢纽。

  鸟瞰徐州:位于华南平原东南部底图Anton Balazh,后期处理海右/大地理馆

  从地理单元上看,它是黄淮平原,也就是华北平原的组成部分,位于淮河以北,属于北方地区。这块地方,除了苏北还包括周边的皖北、豫东、鲁西南,组合起来就是淮海地区,顾名思义,就是淮河两岸到大海之间的这一带。

  一提到江苏的水,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太湖周边的江南水乡。江南的名声太大,以至于忽略了,包括徐州在内的苏北,也是水系发达的泽国。

  徐州及周边水系:坐落着南四湖骆马湖洪泽湖底图江苏自然资源厅,后期处理海右/大地理馆

  徐州,这座南北交汇处的城市,从孕育到发展、变迁,它的命运,也始终与水交织在一起。

  今天的徐州,是一个面积1。1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000万的地级市。从城市诞生到形成今天的版图,至少经历了2600多年。

  从名字上溯源,徐州来自先秦时期的“古九州”之一。不过,那时候的“州”不是一个地方的专称,而是对一块区域的泛称。通俗来讲,包括徐州在内的“徐州”,是一种带有蓝图性质的区域规划方案。

  “州”的方案,真正实施在现实中,是西汉设置的13个刺史部,但最早并不是行政区,而是国家派驻的监察区域,徐州是其中之一,主要包括江苏北部、山东东南部、河南东部、安徽北部。那时候,这个大徐州的治所,不在今天徐州市区,而是在下邳。

  西汉“徐州刺史部”与今徐州位置底图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大地理馆后期处理

  徐州市所在,先秦时期就有了城池,名为彭城,据说曾是尧时期彭祖的封地,也因此得名。

  最早记载来自《左传》:“(鲁成公十八年)夏,楚子、郑伯伐宋,鱼石复入于彭城。”鲁成公十八年为公元前573年,距今将近2600年。据此推断,徐州建城的历史,至少应该有2600年以上。东汉末期群雄逐鹿,曹操取得彭城之后,把徐州治所迁到彭城。此后大约1800多年间,彭城就跟徐州紧紧捆绑在一起了。

  如果你去过徐州,一定对这里的水不陌生,大运河从城北郊区穿过;一方波光粼粼的云龙湖位于城南,恍然置身南方水乡。

  但是,如果把时光穿越到2500多年前,依然还是这块土地,你将看到一个水网更加壮观的地方。那时候的淮河两岸,比现在更加低洼,气候也更湿润。

  地处淮河以北的徐州,南屏江淮、吴越,北邻齐鲁,西接中原,四个重要的文化区在这里交汇融合。地形图上俯瞰,一望无际的绿色,只有零星的低丘,最高点大洞山,海拔只有361米。

  徐州四周有细碎的山,确切地说,是低丘。不过,这在整合淮海地区,已经属于“多山”之地了——四面有高点环绕,两条河流汴水、泗水环绕城外。

  汴水,就是《清明上河图》里的那条穿越东京汴梁的河,它发源于河南,向东南流淌,流经徐州之后,向南汇入淮河;

  泗水,发源于泰山南麓的鲁南丘陵,就是孔子感叹“逝者如斯夫”的那条河,它一路向南在徐州与汴水汇合,然后携手奔向淮河。

  两水交汇,一条贯通东西,一条沟通南北,这就使彭城成为了重要的水运枢纽,加上周边高地的拱卫,在这个碧水环绕的地方建一座城,注定会成为一座交通要冲和军事要塞。

  汴水、泗水和徐州城,从2600多年前到公元1194年一直相伴,这段时间,我们可以称为徐州的“汴泗时代”。

  战国,宋国被齐、楚、魏所侵,把都城从睢阳(商丘)迁到彭城,也就是今徐州城区。宋人战略抉择看到了彭城的两大优势:一方面,它坐拥汴泗,得航运之利,是中原地区重要的经济都会,这就为长期斗争提供了物质基础。另一方面,宋国全境几乎都是平原,只有彭城周边游丘陵,城下有河流,坚固程度远胜于原来的都城睢阳。

  秦“泗水郡”与今徐州位置底图©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大地理馆后期处理

  秦末战争期间,项羽军事集团将彭城选作都城,这种战略选择,也是与彭城的地理形势分不开的。正是在彭城,楚人项羽改写了自己的历史命运,仅用三年就获得了复国灭秦战争的完胜,兑现了祖父项燕留下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汉朝建立之后,彭城先后成为楚王国和彭城国的国都,地位得以长期延续。魏晋南北朝时期,彭城不仅延续了区域政治中心的地位,更成为南北兵争的焦点,城池屡屡被毁,又屡屡重建,残酷的战争验证了徐州的战略价值。

  期间,南北势力都大力发展水运,整治航道,为后来徐州的水运事业奠定了基础。

  唐代南北漕运干道并不经过徐州。但由于坐拥汴、泗两条河道,徐州成为京城以东沟通南方各地的水运门户。宋朝,走南闯北的苏东坡曾在徐州任职,并带领徐州人民抗洪。他专门上书汇报徐州的重要:

  意思是,徐州三面是水,汴河、泗水是护城河,三面可以行船,只有南面高地可通车马。

  水陆交通通畅,必然带来商业繁荣。除了苏轼,还有其他名人大咖前来打卡,陈师道《和寇十一晚登白门》里的“小市张灯归意动”,说的是徐州夜市;曾巩《彭城道中》里的“白沙新岸凑舟车”,描写了城东码头。

  “汴泗时代”的唐宋之际,被金国占领前,徐州保持了水陆交通枢纽与一方商业重镇的地位。

  金明昌五年,也就是1194年,黄河大发脾气,取道泗水,南夺淮河入海,直接让徐州成为了黄河畔的城市。

  几乎与此同时,经过反复拉锯战,金朝基本确立了对淮河以北地区的统治。等到蒙古大举南下,金朝迁都开封,这时的徐州成为了都城以东的“京畿”地区。

  此后数百年间,徐州城毁了又建,建了又毁。蒙古军大举南侵之后,金哀宗南迁河南,将军完颜仲德主持加筑了徐州城池。十余年后,明朝建立,徐州城原址重建。

  直到明朝晚期的天启四年,也就是1624年,黄河在徐州发生了决堤,城池毁于洪水。崇祯帝即位后洪水退去,城墙再次重建。清朝徐州延续了明朝格局。

  清代江苏省,徐州版图形状初定底图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大地理馆后期处理

  从南宋初期到黄河改道北归,总体的格局是围绕黄河进行的。这段时光,堪称徐州的“黄河时代”。

  黄河夺淮入海,这个千年不遇的的转折,对徐州来说,喜忧参半:一方面,黄河这条猛兽南下,冲击了原有的淮河水系,给两岸带来了洪水灾祸;另一方面,水量丰沛的黄河,比旧时又窄又浅的汴、泗,更为宽阔,为南北水运提供了理想的途径。

  元代,徐州开始成为南北漕运枢纽。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连接直隶和山东的会通河开通,形成了今日南北大运河的雏形,徐州水运也因此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当时的人记载,“适无虚日,连樯巨舶,络绎不绝”。

  明代,徐州作为北方与江南地区发生经济联系的要冲,城市经济得到长足的进步。弘治年间,朝鲜人崔溥遭海难,在浙江沿海获救,经运河到达北京。他在沿线看到各地包括徐州的景象,这样说:

  由此可见,当时的徐州是一座显赫的运河商埠,也是全国商业网络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城市。临河地带的商业区和居民区,成了繁华的闹市。

  城南水运没那么发达,但这里是粮仓和税务机构的驻地,漕船停靠卸驳、商民交纳船税等事务全都要在此办理完成。受这些因素影响,大量人流物流汇聚于城南,使之成为徐州城市经济生活的重心所在。

  明代以前,徐州所在淮河流域民风质朴刚劲,再渲染一些,就是民风剽悍。比如,汉朝、明朝揭竿而起的群体,几乎都集中在淮河流域。

  比如,司马迁探访这一带之后,在《史记》中这样评价徐州一带的民风:“夫自淮北沛、陈、汝南、南郡,此西楚也。其俗剽轻,易发怒,地薄,寡于积聚。”意思是,这里民俗慓悍,人都是暴脾气,土地贫瘠,少有蓄积。在苏东坡眼中,徐州“民皆长大,胆力绝人”,虽然过了一千多年,民风依然没怎么变。

  明朝嘉靖年间的《徐州志》说:“然舟车会通,颇称津要,往往竞趋商贩而薄耕桑,野有惰农,士多游食,稍以靡风相扇,寖失其淳庞矣。”意思是,经济繁荣了,老百姓的性格都变“软”了。

  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商业繁荣能够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增强百姓的经济观念,软化社会风气。

  另一方面,繁荣的商业吸引了大批外地工商业者涌入徐州,而本地人不善经商,生活用品的经营都是外地人经营。工商移民的到来、融入,对城市社会风气起到了中和的作用。

  黄河虽然给徐州带来了航运便利,但由于含沙量大、水量不稳,沿线航道经常淤塞。为了彻底解决徐州黄河漕运的这些问题,万历三十二年,公元1604年,总河侍郎李化龙主持开凿了泇河,这条河渠泇河从徐州北边的夏镇引出,绕过徐州城,经邳州汇入黄河。

  这样,徐州城附近的黄河,就成了船只冬春回空南返的途径和泇河水浅时备用的漕路。也就是说,徐州的航道,成了备胎。

  明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年,黄河再次改道“夺泗入淮”,然后再入海。这一次,整条黄河的泥沙都要经过徐州城外曲折狭窄的河道,导致大量泥沙沉积,形成“地上悬河”,导致徐州城随时都有洪水威胁。没有了安全的环境,商业发展也就没有了保障。

  1624年黄河发生了决口,徐州受到重创。写《项脊轩志》的归有光,目睹了决口之后的惨状:

  这次水患发生后,徐州城被迁到二十里铺,后来简称“二堡”,今天的徐州市铜山新区就坐落在这里。不过,徐州迁城工程被叫停。随后,一座建在旧址之上新的徐州城重建起来。

  1855年,徐州城市发展的又一个时间节点。这一年的六月下旬,黄河在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改道向北,从山东境内入渤海。

  这段时间,大河离河流远去,曾经的汴水、泗水,也因为淤塞,而遭废弃。肆虐千百年的水患因此解除了。但是,没有了大河,徐州的交通商业,就几乎停止了。流程短、水量小的奎河,就成为徐州城对外水运的唯一途径。奎河,是明末开凿的一条防洪用的人工渠。

  这时候近代化已经开始,蒸汽轮船正在取代旧时代的帆船,奎河及北郊运河的宽度和深度,无法承载这新来的庞然大物。

  1911年,津浦铁路(京沪铁路前身)全线通车,徐州的交通形势发生剧变。俗话说:火车一响,黄金万两。这时候,徐州的要冲地位被重新唤醒,当时的人就评论说:

  4年之后,也就是1915年,汴洛铁路(陇海铁路的前身)向东延伸到徐州,与原有的津浦铁路交叉为十字。由此,徐州成为江浙通往东西南北的铁路门户枢纽。

  有意思的是,铁路非常巧合地再现了“汴泗交流”的历史场景:津浦铁路铺设在淤废的泗水故道之上,车站设在旧时河东岸的驿馆处;陇海铁路则沿着汴水故道北岸铺设,与前者相会于汴泗故道的交汇处。

  这段感慨,也概括了数十年间徐州的发展起伏。陵,丘陵,凸起。谷,河谷,凹陷。“陵谷”一词,既是对地理景观变迁的真实描述,也是对城市命运沧桑起伏的感慨。

  也正因为铁路的贯穿,覆盖江苏、安徽、河南、山东四省的整个淮河流域,才被紧密联系起来。“淮海地区”这个地理单元的协同发展,才变得名副其实。

  从1912年至今,水依然在影响徐州。不过,已经不是某一条水,而是整个淮河流域——坐拥黄河、长江、大海之间的淮河流域,四个省的结合部,这个区位,是徐州两三千年里,保持不衰的基本盘。

  所以,也只有到了今日,坐拥淮海的徐州,才真正迎来了“淮海时代”:从淮海战役开始至今,现代时期的徐州,是战略要冲,是交通枢纽,还是一个工农商业重镇,是苏北的龙头,也是淮海地区的中心。

  以徐州为圆心放眼周边,鲁南、豫东、皖北、苏北人民同饮淮河水,同说中原官话,同吃地锅鸡……平日采购就医,去徐州比到省会还要方便。

  水运不再担任主要角色今天,铁路在徐州纵横交错,继承了汴水和泗水的角色,完成了历史传承,也使徐州实现了城市的复兴。

  回望历史,我国的城市可分两种,一种是古代辉煌,近代衰落,如安阳、开封、临淄及大部分古城,属于此类;一种是古代不显山露水,到近现代一鸣惊人,如上海、青岛、株洲等,属于此类。

  先秦就确立重镇地位,并长期保持,到近代通过转型实现复兴。这样的地方屈指可数,成都、长沙、苏州、广州等属于此类,它们从古至今都为一方重镇,可谓长盛不衰。

  从先秦到北宋,是汴泗时代,两水交汇,乱世徐州为军事要冲,和平时期是水运枢纽。

  从南宋到晚清,是黄河时代,黄河流经徐州喜忧参半:带来了漕运兴盛和洪水多发。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三千年徐州凭什么?

三千年徐州凭什么?

  从自然地理上说,它位于黄河与淮河结合部;从人文地理上,位于吴越文化和齐鲁文化结合部;从交通格局上来说,是陇海铁路和京沪铁路交汇

2022-07-04 21:24
统计学者孙文光辞去美国顶级商学院终身教职全职加盟浙大

统计学者孙文光辞去美国顶级商学院终身教职全职加盟浙大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浙江大学官微7月3日刊文《辞去国外终身教职加盟浙大!他让枯燥的数据焕发生机》介绍,2022年初,已是美国南加利福尼

2022-07-04 19:42
“暹芭”减弱为热带低压继续北移并将影响我国中东部

“暹芭”减弱为热带低压继续北移并将影响我国中东部

  中新网7月4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4日至6日,受暹芭减弱后的低压环流和西风槽等系统共同影响,广东、广西、江西、湖南、湖北、河南

2022-07-04 18:06
辛纳VS阿尔卡拉斯这是男子网坛未来巨星故事的开始?

辛纳VS阿尔卡拉斯这是男子网坛未来巨星故事的开始?

  所以,阿尔卡拉斯VS辛纳……会不会是2023年美网男单决赛的阵容?早在去年10月份举行的巴黎大师赛期间,美国网球杂志主编史蒂夫·提格诺

2022-07-04 17:32
陕西省教科文卫体工会主席徐富权一行到陕西广电融媒体集团慰问一线新闻工作者

陕西省教科文卫体工会主席徐富权一行到陕西广电融媒体集团慰问一

  6月23日上午,陕西省教科文卫体工会主席徐富权一行到陕西广电融媒体集团慰问一线新闻工作者并带来慰问物资。集团党委副书记赵汝逊陪同

2022-07-04 14:49
这场特别的沙龙汇聚正能量!

这场特别的沙龙汇聚正能量!

  7月2日,鸠江区鸠地聚·党建沙龙活动举办。区直机关,区属国企,村、社区党组织书记代表,非公经济和社会组织党组织书记代表等借此平台

2022-07-04 0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