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收藏新闻 >

听陆康先生评价谢之光

2020-07-09 00:17:24 来源:

    上海中国画院正在举办“海上风标——谢之光、林风眠、关良诞辰120周年作品展”,这一展览也是谢之光先生(1899-1976)晚年画作一次难得的集中亮相。

  从曾经的上海滩月份牌画家翘楚,挥金如土,供养全家,娶得海上奇女子,到晚年的复归平淡与大写意画创作,谢之光先生有着充满传奇而令人唏嘘的人生。

  晚年的谢之光先生如何看待人生与艺术,海上知名篆刻家陆康年轻时与谢之光有着极多的交往。近日,陆康就当年与谢之光先生的交往、印象等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的对话。

  谢稚柳先生曾对谢之光的艺术生涯评价道:“之光画师初以仕女擅场,入妙品……中年以后,摒去香艳,溢为山水,花鸟。每画,则放笔直扫,无所傍假,如风雨骤至,颠倒淋漓,谈笑之间,若山,若水,若花,若叶分布而岀,奇怪诡谲,所向披靡,已入于逸品矣。”

  “我们在传统的这一代人中间很难找到这样一位名士派的大艺术家,很难找到。除了艺术以外,我为什么非常想念这位老先生,因为他让我知道人生还有一种活法,善良,通透,洒脱。”陆康在接受澎湃新闻对话说。

  晚年的谢之光先生(1899-1976)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唐云(右一)、谢之光(右二)等一起在上海中国画院作画

  关于人生:另一种活法的通透与豁达

  顾村言(下简称顾):上海中国画院这些天正在举办“海上风标——谢之光、林风眠、关良诞辰120周年作品展”,不少作品都是难得一见,这次展出对谢之光的意义尤其大,毕竟,林风眠与关良先生作品集中展示的机会还是比较多的,但谢之光的作品集中展示却很少。记得前几年我在参与中华艺术宫“钱瘦铁艺术大展”时,就是希望就海上被遮蔽的艺术大家做一些发掘,后来也想到包括策划谢之光、张大壮等先生的展览,你与晚年的谢之光先生交往是极深的,我想先请你谈谈对他的一些印象。

  陆康(下简称陆:当年我与谢先生住得比较近。他当时住在上海山海关路山海里5号,我住在北京西路、黄河路,到那里只有一条马路。最早认识谢先生大概在他71岁时,直到后来他去世的1976年,那年他77岁。他到76岁的作品是相当多,但是到77岁开始就少了。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那年,他已经眼睛睁不开了,在上海胸科医院(当时在北京西路附近)的病床上,之前外面有文章说他在中山医院去世是错的,那天我在。毛泽东逝世那天,他已经不能讲话,肺癌,插了管子,眼睛也已经睁不开,当时我们已经没办法跟他通话了。那天跑到走廊里听广播里毛泽东逝世的消息,哀歌之后,开始读中央文件的报告,读完后我看他,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喉咙里发出一个“啊……”的声音,我知道他听到了广播。

  谢之光画作

  他刚刚送进去医院的头几天,没插喉管时还可以讲话,我坐在他旁边,他跟我讲两个字——“等死”,我是蛮难过的。我记得住院后,他的女儿见他手捂着胸口,第一时间去找熟悉的医生,医生来了以后就问:“谢老,哪里痛?”但他摇手不回答。我当时不在场,等到我下午去想劝他治疗,他就口吐两个字——“等死”。

  送医院的那天,他早早起身,画了6张花卉册页,没落款,水都是湿的,摊在地板上。他当时靠着被子坐在小床上,看我来了,他就跟我讲:“魔鬼上身了。”因为我也不方便细问,他手指着地上的画说:“毛病已经看出来了,来不及了”。

  顾:印象里平时他是什么样的人?

  :在这之前,印象里他每天一个人可以跳上跳下。他讲话是很简炼幽默的,比如,他说“今天我家里有40个人头”,他不是说来了40个客人。我那时大概一周会去5次他的家,大多数去的时间是傍晚——那时候大概5点钟吃完饭就会去他那里,他就会提议说“我们去遛遛马”。我们两个人从山海关路走出来,朝北京西路走,可以走到石门一路王家沙,去绕一圈,绕到从前的新华电影院。然后再绕过来,到凤阳路,再走到北京西路,再回到山海里。成都路弯进去的地方,街边有一个简易棚是卖咖喱牛肉汤,还有小馄饨。有时我们就停下来吃一碗。然后送他回去,送到山海里5号后门,后门进去叫“灶披间”,他住在二楼。

  送每次他拿钥匙开门,开完门转过头,他会跟你欠身像鞠躬一样,“今天就玩到这里,明天再来过。”

  顾:用“玩”字,也确实是。有意思。

  :有一天也是这样,他开门拿钥匙,不小心把口袋里的一毛钱硬币带出来一两个,滚到旁边阴沟里了。他又说“今天就玩到这里”,就准备关门了。我赶紧说:“谢老,等等,我帮你把钱捡起来。”他马上说:“你怎么气量那么小?声音已经听到了,你还想要干嘛?”

  顾:意思就是不要捡了。这样的小细节很有意思。

  :有一次我们走到新华电影院门口,他有点累了,就在人行道上一坐。我当时没有立刻跟他一起坐下去,因为我犹豫地面不是很脏吗。他朝我喝道:“你气量怎么这么小?”他已经知道我是怕裤子会脏了。他又接着说,我要带你看电影。我当然赶紧并排坐下。他指指电影院解释说:“买票进去看的这个电影是有导演的——那是假的,我现在带你看的电影是真的。”我当时年轻,也不敢问,随他讲。当时是1971、1972年左右,他说:“30多年前,(如果)我跟你坐在这里看,走过的男人跟女人都没有脚的。”这话我一下子没领会。

  顾:老爷子带您看世相电影吧,从世相的细节看社会之变,有意思,也是有玄机的。

  陆:我说这句话怎么讲?他说:“30年前,男人都是长衫,女人都是旗袍,不露腿的。”他讲话很有意思,一般人很少有像他这样生动的语言。现在这个布料开始节省了,往上跑了,越跑越少,男人腿、女人腿就露出来了,就是时代在变化。

  谢之光月份牌画作

  年轻时的谢之光

  顾:相当于看了一个30年世相变化的电影。

  陆:这是第一个电影镜头。第二,他说吴江路停了好多车,什么车呢?就是现在出租车的前身,当时人们口头叫“乌龟车”——老人都知道的。

  他说这个车是脚踏车、黄包车的进步,不过样子实在难看,但是它还会进步,一定会变漂亮的——这是第二段电影。还有第三段,从西边往东边踩过来一辆自行车,轮圈上边装了两个灯,像两个风火轮一样,很引人关注。他说:“今天晚上整个马路上命最苦的就是他。”我还是没听懂。

  顾:有意思,这个骑自行车的人为什么命最苦呢?

  陆:他说你看他自行车的钢丝,每一根都擦得很亮。他回到家后,为了明天继续保持那么亮,得在弄堂口昏暗的灯光下,屁股翘起来蹲在地下,用钢丝擦两个小时。

  顾:怪不得是最苦的这个人。谢先生等于个小说家,看到一个现象,把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串起来,然后联想、蒙太奇。看完了这三段“电影”,谢先生怎么说?

  :谢先生说:“你现在看到的所有的变化,跟画的发展是一样道理。时代不同,画也是要变的,不变是不可能的。”

  顾:石涛讲“笔墨当随时代”。通过世相,其实是随时给你讲画讲艺术。

  谢之光画作《万吨水压机》

  :他这种眼光就是看到任何一个物体或现象,都可以想到一个哲学问题。

  顾:时间之变,以及生老病死,逝者如斯。

  :谢老学过唯物辩证法,他不是从理论上去阐述,他是拿世间的平常事物,用辩证眼光来看。他跟我聊天常说辩证法到处都存在。他说我今天在画院里就跟大家讲,“死人就是活人,活人就是死人”。怎么讲呢?比如白求恩死掉了了,但是他活在我们心中。还有一个人犯法了,被抓进去关在牢里,他是活人,但是他又像死人一样。他用辩证法的思维看待画的变革创新,他说万事万物都会向前跑,画种画风也一定会变化,与时代同步。

  像谢老这样的人,在我的成长史里是没有出现过的。我祖父家学里,基本上讲的是孔孟之道。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听陆康先生评价谢之光

听陆康先生评价谢之光

  上海中国画院正在举办海上风标——谢之光、林风眠、关良诞辰120周年作品展,这一展览也是谢之光先生(1899-1976)晚年画作一次难得的集

2020-07-09 00:17
降雨导致湖北襄阳古城墙东段中部墙体发生局部垮塌

降雨导致湖北襄阳古城墙东段中部墙体发生局部垮塌

从6月15日晚8时起,襄阳持续发生强降雨天气,造成城区多处道路及小区积水。连续发生强降雨天气后,湖北襄阳古城墙东段中部墙体发生局部垮塌。

2020-07-09 00:16
安徽乐成桥被冲毁

安徽乐成桥被冲毁

乐成桥7月6日上午大约十一点钟,位于宣城市旌德县三溪镇境内的古桥——被水冲坏。最先出现损坏的是4号桥墩处,在桥面出现部分垮塌后,洪水

2020-07-09 00:14
《永乐大典》在欧洲拍卖

《永乐大典》在欧洲拍卖

古籍公众号最近刚刚转发报道了假的《永乐大典》,真的《永乐大典》就现身了,不过这次地点是在欧洲的一家小拍卖会上。据说这两册拍品来源于

2020-07-09 00:13
果洛州迄今为止发现的第一处石棺葬

果洛州迄今为止发现的第一处石棺葬

中新网青海班玛7月6日电 (孙睿 班玛宣)记者6日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委宣传部获悉,该县发现石棺葬,这也是青海省果洛州首次发现石棺

2020-07-09 00:11
2020年最火职业,看健康管理师是如何做到轻松月入1W+!

2020年最火职业,看健康管理师是如何做到轻松月入1W+!

被疫情一番肆虐洗涤,今年不知道有多少同胞收入微薄。没收入,连基本生活都没了保障。昨晚和兄弟聊天,那真的是聊人生聊理想聊现实。因为是

2020-07-07 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