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收藏新闻 >

中国手绘动画的“魔法”与“星图”

2020-01-20 10:34:51 来源:

  艺术家孙逊及其长片动画《魔法星图》的制片人魏涛,正在位于上海M50的空间里开会。不久前,这个名为“Stop Space”的空间刚刚对外开放,表面上它承担着咖啡馆、酒吧、茶室、会客厅等功能,但骨子里却是一个伴生性的实验空间,用以记录和参与《魔法星图》的整个制作。

  在经历近十年的酝酿后,这部积淀在孙逊头脑中的动画电影项目终于得以启动。从空间目前所展示的片段看,孙逊依旧沉迷于编织现实与幻想,从而演绎出社会及历史发展的主题,而串联影片故事的主人公,则是一位魔法师。

  这已经不是孙逊第一次在作品中出现“魔法师”。其过往作品《21克》、《魔术师的谎言》、《安魂曲》等都以“魔法师”为主人公。只不过,这一次故事将从更早的时候开始,那个时候魔法师还是一名学徒,他在一个个或荒诞,或切实,或支离破碎,或始终如一的乌托邦中游历,进而不断成长。

  制片人魏涛表示:“这会是一部野心勃勃的作品。因为,主人公所途径的每个世界,都将展现一种与之相匹绘画风格,从东方传统绘画,到波斯细密画、再到木刻和当代绘画……可以说,观众将在这部动画中欣赏到一部跨越千年的艺术史”。

  他们这几天的首要议题,是要讨论下一步应该如何更好地孵化这部创作,使之不仅仅在范围有限的当代艺术圈泛起水花,而是能走入更多人的视野和内心,成为一颗关于中国手绘动画梦的种子。

  对于《魔法星图》的主创团队而言,动画电影,尤其是动画手绘电影始终是他们不忍舍弃的梦想。七八年前,孙逊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提及小时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带给他的震撼,而在大学时代,史云梅耶和肯特里奇则又带给他另外一种的震撼,即动画不是铁板一块的东西,它不必然是卡通的,轻松的和使人发笑的。

  魏涛亦是如此。在他看来,动画所包含的语言,所能达到的形式,完全可以更加充满自我发掘的乐趣,正如随着经验的积累,人们对一本书的理解会不断更新一样。“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手绘动画就代表着世界动画的最高水准。那么,我们今天有没有可能再次企及那个高度?如果我们拿出的作品足够优秀,它必然能够经受住时间的检验。我们要相信观众,也要相信自己。”

  在孙逊和魏涛筹备《魔法星图》的过程中,中国的电影市场上,出现了《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国漫动画。这似乎也对他们释放出一个信号,或许等到《魔法星图》上映的时候,观众会懂得他们背后的坚持,会理解他们想说的故事。

  在过去的一年中,孙逊与魏涛一边忙着电影的制作工作,一边又在落实上海M50实验空间项目的规划设计工作。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工作场景是相辅相成,具象的空间制约着艺术的创作,而创作过程中不断生发的好奇心又使空间成为电影创作的灵感来源。

  从创作的角度看,这种特殊的工作思路无疑已经在《魔法星图》的基因里,打上了一串待解的艺术密码。而从与此同时,使电影IP与其衍生空间共同开发,共同成长,则又为“艺术如何大众化”提供了新的思路。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中国手绘动画的“魔法”与“星图”

中国手绘动画的“魔法”与“星图”

  艺术家孙逊及其长片动画《魔法星图》的制片人魏涛,正在位于上海M50的空间里开会。不久前,这个名为Stop Space的空间刚刚对外开放,表面

2020-01-20 10:34
打造属于乌皮安诺.卡洛斯科的风景

打造属于乌皮安诺.卡洛斯科的风景

  乌皮安诺·卡洛斯科(Ulpiano Carrasco),1961年出生于卡萨斯德圣克鲁斯(Casas de Santa Cruz),定居在哈拉新镇(Villanueva de

2020-01-20 10:33
聚焦近现代写意花鸟

聚焦近现代写意花鸟

  为迎接庚子新春,北京画院美术馆于2020年1月10日至2月10日期间推出灼灼其华——北京画院藏写意花鸟画精品展。展览聚焦近现代写意花鸟,

2020-01-20 10:32
想看黄慎的画与傅山的字就来山西博物院

想看黄慎的画与傅山的字就来山西博物院

  2019年,山西博物院刚刚度过其百年华诞。澎湃新闻获悉,百川汇海——院藏百年捐赠书画艺术将于1月21日在山西博物院开幕,展览从馆藏的

2020-01-20 10:31
南朝造像的秀骨清像

南朝造像的秀骨清像

  从最早有明确纪年的褒衣博带式造像,到益州(今成都)首次出土的阿育王全身像,再到不断兼收并蓄、锐意创新的背屏式造像,成都的南朝造

2020-01-20 10:29
鼠年对章设计上具颠覆性

鼠年对章设计上具颠覆性

  今年的延续中创新的鼠年对章更是硬核了!  有多硬核,跟小集一起瞧瞧。  No 1创意硬核  有着爱情意味、守护意味的鼠年对章,极富颠

2020-01-20 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