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国际视窗 >

女性对挎包情有独钟的原因是什么

2020-02-14 13:18:01 来源:

  中国服装史一直以来较为忽视服饰中的挎包装饰,本文利用新出土的中古壁画和唐代各种挎包女性陶塑,对中古艺术中的挎包女性形象进行了初步分析。作者认为,“挎包女性”图像赋予了女性非凡的人性精神。同时,作者还对外国该类形象的出现和流传进行了梳理,依据现存图像资料,指出中国古代女性挎包要比西方早出现几个世纪。挎包、拎包具有时尚和实用美观的意义,折射出古代女性鲜明的超前意识和服装审美。

  如果说女性服饰在某种程度上是衡量人类文明的历史标尺,挎包则可以说是反映女性欲望的一面镜子。

  无论挎包还是拎包,提包还是背包,都是时代历史演变语境下一种与服装服饰相关联的载体。“包”的出现体现了对身体制约的解放,女性的双手从搬运中解脱出来,增加了新的可“置换”的空间,成就了新的面貌。而且,“包”被纳入到服饰的范围里,成为服饰史上一个代表性的见证者。

  

  为什么自古以来女性“情有独钟”地爱包?是日常使用还是特定场合使用?是衣服搭配包还是包搭配服饰?从北朝到隋唐,正是外来文化传入,求异心态强烈的时代,包的出现也许就是一个见证吧。

  〔图一〕 山西忻州九原冈北朝壁画墓中的挎包女性

  〔图二〕 山西忻州九原冈北朝壁画墓 (局部)

  北朝隋唐的手提袋、挎包、背包,应该是中古时代出现较早的一种生活时尚的代表。有研究者称挎包是为上流女性服务的,是奢侈服装的延伸符号,但是挎包也有可能来自平民的简约生活,又或是侍女或奴仆为负担、伺候主人而使用的。我们无法查阅到“包包”的起源与雏形,但到了北朝隋唐时期,挎包女性的形象已经十分成熟了。忻州九原岗北朝墓葬壁画女性背的挎包〔图一〕,似乎是现代手包的鼻祖,这个被画家所画上的华而不实的小包,为何会受到当时女性的追捧?这引发了笔者的诸多思考:它是用什么材料做的?从长方形且质地较硬来看,似为皮革制作的。中古时代女性肩背的小小的挎包,是装女性化妆品还是装绢帕?是夸示性还是实用性?恐怕不只是为了实用。与她并列的各色人物是胡汉均有〔图二〕,北朝太原、忻州均为多民族混杂之处,其中“胡风”劲吹,曾有学者指出,陶俑中的挎包女性形象或许与唐代胡人的影响有关,我们不知道“挎包”是否与游牧民族有关,是否起源于骑在马上的人放开了双手,是不是胡汉民族服饰的边界标识。令人惊喜的是,考古学者早已发现胡人斜挎背包的陶俑。1988年西安东郊韩森寨红旗电机厂盛唐墓葬中出土的鼓目鹰鼻胡俑,身穿窄袖袍,脖颈围有狐尾,从右肩至左肋斜挎一个半圆包,包被垂下的左臂夹在腋下〔图三:1-2〕。如果这个解读无误,那么挎包真是全面继承了北朝以来胡人的服饰风格,证明“包包”也与中古时期胡汉服装文化交流密切相关。

  〔图三:1-2〕 唐代胡人背包俑 西安博物院藏

  此外,新疆地区出土了一些锦袋。从1995年新疆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出土的汉晋“帛鱼和虎斑纹锦袋”〔图四:1〕和“缀绢饰晕繝缂花毛织袋”〔图四:2〕观察,袋子内衬毡,内装有铜镜、胭脂、线团、绢卷、木质绕线板等女红用品,袋体还缀有彩色绢带。这应该是女性的小“袋”,锦袋小的长12.5厘米、宽10厘米,大的长17厘米、宽12厘米,可能是束带携挂在腰间,还不是后来出现的“包”。尼雅1号墓地出土的另一部分锦袋〔图四:3-4〕也与“包”有所区别。

  〔图四:1〕 帛鱼和虎斑纹锦袋 1995年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8号墓出土

  〔图四:2〕 缀绢饰晕繝缂花毛织袋 1995年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5号墓出土

  〔图四:3〕 “金池凤”锦袋 1995年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1号墓出土

  〔图四:4〕 蓝地瑞兽纹锦栉袋 1995年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8号墓出土

  挎包的使用打破了贵族妇女繁文缛节的社交属性。这些女性挎包而不是拎包,减轻了负重压迫之感,使出行如同松弛走秀,反映了当时女性的风尚。挎包彰显了当时女性的风度气质,成为现代“包包”的远祖。

  包的外形进化,在敦煌莫高窟第17窟晚唐壁画中出现〔图五,图六〕,北壁西侧画有在家受五戒的“近事女”(又称优婆夷)来寺院侍奉高僧,旁边画有一棵叶茂老树,树枝悬挂一个挎包,这个挎包应该是手工缝制的布包,包上有三叶形翻盖,绣有穿环图案,从样式来看非常时尚。这个挎包是“近事女”使用的还是云游僧人使用的?需要思量。我倾向于是这个“近事女”使用的,她挎着包来寺院拜见、侍奉高僧,左手持杖竿,右手拿有巾绢,故先把挎包挂在树上。若是僧人所用,也有可能,宋代佛教中“布袋和尚”以“布袋”而闻名,其布袋应该源于唐代。 

  〔图五〕 敦煌第17窟北壁西侧壁画晚唐近事女

  〔图六〕 敦煌第17窟北壁西侧壁画树上挎包

  唐墓中的挎包女俑近年也屡有出土〔图七〕,2014年3月陕西考古研究院在华阴市夫水镇连村抢救性发掘了唐咸亨元年(670)沙州敦煌县令宋素与夫人王氏合葬墓,该墓出土有武士俑、文官俑、胡人俑、骆驼俑等,其中挎包女俑形体完整,制作精美。

  〔图七〕 唐代挎包女俑 陕西华阴市唐宋素墓出土

  挎包毕竟不是艺术家的凭空想象,而是当时社会生活的再现。有人说包“以身体为切入点,以人为最终目标”,“包”是一种解脱身体负担的载体,象征了古代女性双手的解放,因而被艺术家关注而留下艺术形象。而这种形象之所以得到塑造,应当与男性对女性挎包姿势的欣赏有关。

  

  传说远古时候女人采集野果和收获果实时,将它们放入竹藤编织的篮中,久而久之,篮子或许在不断的演进过程中变成了“包”,形成了一种穿搭习惯,成为了服饰的一部分。然而,这一传说既没有文献记载也没有考古印证,唯一期望就是能有远古文物被发现。

  但是合理的解释是,挎包的使用解放了人的双手,迎合了女性追求美丽的心态,特别是身穿全摆裙,可以充分释放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愉悦”。挎包成了女性服饰的一部分,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内化到女性心里,这就大大超出了一般层面的服装风俗改革,融入了自身的审美追求。

  包的起源是服装的补充,因为衣服没有口袋,包是衣服的“外挂”,是挂篮式的延伸。应该说从古至今,包饰的兴起与服装的演变有着密切的联系。但从世界服装史上看,包的线索却是蛛丝马迹、凤毛麟角。4世纪罗马壁画上出现过庶民斜背一个小网袋似的包,但这和中国汉魏的鞶囊或囊袋差不多,还不能肯定是后世概念的包。那么,西方最早使用挎包是什么时候呢? 女性用包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是属于上层还是下层的配饰呢?

  芭芭拉·伯尔曼(Barbara Burman)所著《袋史》中说,在几百年前,手提包表现的是一个女人的窘境,因为自己提一个较大体积的手提包,向人暗示的是自己没有女仆相随或没有雇佣女仆。这位研究者称,15世纪人们开始提到的“包”,即是衣服外挂的口袋。经过一个世纪的进化,16世纪初,欧洲皇室贵族夫人们流行举办舞会,为了能随身携带胭脂、口红等化妆品而不影响舞步姿势,便让裁缝们制作精致的小口袋挂在手腕上。但名媛们不愿公示手袋,选择将其缝在裙服内侧或是内衣隔层,外面完全看不到。17世纪开始,手工业的丰富使得生活零碎用品装入衣服口袋的风气开始蔓延。18世纪末,女性讲究裙服雅观,附有衣带的波浪型裙子被修身的衣服取代后,女士们便纷纷去寻找可以装载个人物品的袋子或是搭配服装的包饰,开始流行用网袋装扇子和香盒以搭配裙服,手袋才真正“登堂入室”,而挎在肩上的“包”也随着旅行风靡一时,如果内有隔层就可以装更多的东西。

  中国古代服装史似乎一直没有关注服装上的口袋,也未关注挎包,这是刻意隐藏还是忽略不计,无从查起。春秋战国以后“荷囊”作为装细微物品的“小袋”,又称“持囊”,到汉代则有佩挂的“腰囊”、“旁囊”。南北朝诗人庾信 《题结线袋子诗》写道:“交丝结龙凤,镂彩织云霞。一寸同心缕,千年长命花。”诗中讲到了“袋子”,但不是后世理解的“包包”。除了前举新疆民丰县尼雅墓葬出土文物中的“栉囊”、“栉袋”外,这种女性腰间束带系结的服饰附属物,在西安、洛阳等中原唐代墓葬中出土的女性陶俑腰间也较为常见。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女性对挎包情有独钟的原因是什么

女性对挎包情有独钟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服装史一直以来较为忽视服饰中的挎包装饰,本文利用新出土的中古壁画和唐代各种挎包女性陶塑,对中古艺术中的挎包女性形象进行了初

2020-02-14 13:18
艺术批评家意外打碎一件价值2万美元的艺术品

艺术批评家意外打碎一件价值2万美元的艺术品

  据外媒报道,近日,艺术批评家阿维林娜?莱斯珀在墨西哥的一个博览会上无意间打碎一件艺术品,据悉,该作品是块玻璃,玻璃下面放着一块

2020-02-14 13:08
青铜时期文物展览在伦敦举行

青铜时期文物展览在伦敦举行

  当地时间2020年2月10日,英国伦敦。伦敦码头区博物馆将举办青铜时期文物展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20年2月10日,英国伦敦。

2020-02-14 12:48
裴休的唐碑珍品

裴休的唐碑珍品

  裴休,字公美,能文,工正书,晚唐著名书家。此碑笔笔谨严,清劲潇洒,结构精密,取法于欧、柳,是唐碑珍品。

2020-02-14 12:45
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最年轻的设计师来了

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最年轻的设计师来了

  近日,2020年伦敦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亭的设计者公布,南非建筑事务所Counterspace将以伦敦各地的社区为灵感,用不同的材料创造出一个丰富

2020-02-14 12:20
线上淘珍唤醒生活“艺蕾”

线上淘珍唤醒生活“艺蕾”

  时光急短,2019时间进度条只剩1 24  回望这一年,艺术全方位沁透生活日常  打卡沉浸式艺术展成为新风尚  品牌X艺术跨界联名打造新潮

2020-01-22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