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藏趣逸闻 >

烽火戏诸侯这事是真的吗?

2018-07-11 17:34:41 来源:

西周/匈奴

为了讨好笑点极高的冰美人褒姒,风流天子周幽王把诸侯们当做快递小哥一般戏耍,等他们把货送到了又要求退货。最后喊狼来了的孩子最后被狼叼了。幽王有幸成为了因为女色亡国的反面典型。

故事本身有一定的史实背景---周王威信大跌、失信于诸侯。但是考虑到西周末年的种种情况,故事本身的可信度就不大了。

烽燧本身是怀疑的起点

烽燧作为一种古老的预警系统使用了很长时间

今人所熟悉的“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出自太史公撰写的《史记-周本纪》。

他写这段故事时,可能参考了前代的有关材料。

《吕氏春秋》

当然有!幽王戏诸侯的故事还见诸战国末期的,只是此版本与太史公的版本的最大区别在于,两个文本记载了不同的传令方式。

虽然《墨子》的部分篇目提到了烽火,但从考古发现来看,

我国年代最早的烽燧遗址是西汉的遗物。所以,除了司马迁的《周本纪》之外,

现今发现的最早烽火台也是汉朝的

倒是在西汉时代的在汉匈战争中,烽火台是汉代边防体系的重要设施之一。

史记中有例如的记载。一旦匈奴入侵,前方的烽燧可以及时预警并略微迟滞敌军,长城边墙则能阻断匈奴小部队的袭扰与侦查,后方的屯兵要塞则根据烽燧、前哨提供的情报组织反击。

“举烽传警,乃汉人备匈奴事耳”。司马迁有可能在叙述西周末年戎狄入侵的历史时,想到了自己所处时代的边境烽火,

于是“关公战秦琼”式地将烽燧移植到了西周末年。所以故事里,幽王戏弄诸侯的重要道具--烽燧是不存在的,这个故事的可信度如何,也就一目了然了。

司马迁的失误经常给后人带来巨大的麻烦

远水不解近火的诸侯

西周分封诸侯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话虽如此,

但西周的王畿实际上接近帝国版图的西部、靠近周后期的劲敌戎狄。这一点可以通过文献中记载的行军时间来判断。就算有烽火戏诸侯这码事,

西周早期的主要敌人是东方的商人、商的盟友们,以及各种各样的夷人部落。

所以西周在关东的封建就是为了巩固对殷商故地的统治、防范夷人的叛乱与入侵,肥沃土地、战略要地与要道都有同宗把守。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江汉、淮河流域缺乏有实力的诸侯国防御南方。

西周后期,由于种种原因王室实力下降,而距离王畿较近的西戎的威胁就体现出来了。

西周前中期对西、对北外战虽有不少胜利,但即使追奔逐北,也只是对于侵略的反击,而猃狁的进犯却可以深入王幾附近。在诗经中有许多关于玁狁入侵的诗歌,它们遥相呼应着青铜器的记载。

多友鼎及其上的铭文

玁狁从位于太原(今宁夏固原,《诗经》中的“太原”,区别于后来的山西太原)的基地出发,长驱直入泾水谷地。他们攻破京师后他们又东进了约25公里,洗劫了旬地,捕获了当地居民。也许是察觉到周军出动,猃狁于癸未日(20日)开始后撤。

多友鼎中记载的战斗示意图

甲申日(21日),贵族多友带领的周军在豳地附近的漆(距离丰镐120公里)追上猃狁并与之开战,猃狁200人被歼灭,117辆战车被缴获,旬地居民也被救。随后,周军又在距离漆地约70公里的龚地追上敌军再败之。然后周军继续西进,在杨冢三败之。多友于丁酉日(34日)在周都献俘。

也就是说,有一支规模不小,害装备了战车的玁狁突入王畿,还攻破了周人在泾河上游的防线。

周军从反击到凯旋持续了13天。理论上周军从王都出发,大约会在行军6天后到达前线。但是由于军情紧急,周军出击时的行军速度肯定比返回时的速度快,而且周军又多打了两仗才返回,所以周军只用了6天不到的时间,就从首都赶到了第一个战场。

这样的规模不小、惊心动魄的战斗并不见于史书记载,而且青铜礼器是用来记功的。

牧野之战

参考其他文献,

武王伐纣时于一月癸已(26日)从关中出发,于二月癸亥(26日)行军至中原的牧野,大约用一个月的时间走完约400公里。根据西周铭文的记载估算,周王师从关中到达位于天下之中的洛阳,大约要走40日左右。

更何况各路诸侯组织军队、集结人马、收集粮草还要花费更多时间。

此外按照周朝的礼制,军队出战之前还要“省道”:出征前派人清扫道路,整修行军路线、侦查路况,以便车兵通行。

周天子与几大诸侯分布

而且从地理上看,西周时代蕃屏中央的几个大国,

齐(山东半岛)、鲁(山东南部)、晋(早期中心位于山西南部运城盆地)、燕(燕山南部)、卫(山东、河北、河南交界处)、郑(西周末期才出现,西周灭亡前夕,郑桓公将国民从陕西地区迁到洛阳以东地带)根据后来历史的发展,当秦晋卫郑联军真的赶到时,战斗早已结束、戎狄正盘踞周故地。

最后,历史上周天子带兵征战,通常是让战地附近的诸侯就近增援。

在周厉王镇压鄂侯叛乱时,在王师作战不利的情况下,周王派出了井叔禹率武公的贵族私兵“兵车百乘,斯驭二百,徒千”前去助战,击败了叛乱。

西周贵族战车兵

制度缺陷

虽然号称天下之主 周天子实际上并不能掌控一切

就算周王想戏弄诸侯,他能号令的应该是王畿附近的各种小国封君。因为西周的王畿不是铁板一块,那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势力。

比如在陇山以西有秦人为周天子“保西陲”,在关中盆地的西部,还有与周王室交好的一些独立的小国或者外族小邦,其中一些不见于史书中,是考古发现才让他们重见天日。

矢国位于宝鸡县贾村至陇县南坡,其君主为姬姓,称王,理论上与天子地位对等!

鱼国位于宝鸡市南,把守川陕、甘陕的交通要道。

豳以旬邑为中心占有今天的彬县与长武,是横在西北敌人进入渭水流域的防线,在矢国、豳国以西还有一个外族的乖国,其君主也称王。

这几个国家沿着子午岭、陇山至秦岭一字排开,也构成了一道防线,把守后来唐代的萧关道与陇关道。

丰镐以东,还有芮国、虢国、韩国、魏国等同宗小国把控晋南与渭水流域间的交通要道。

但这些小邦要么实力无足轻重,要么不见经传。而且到了西周末年,一些有先见之明的君主们和贵族们已经预感王室要遭灾,或者在政治斗争中失意,于是他们进行了东迁。

比如郑国先君郑桓公见王室多有变故,祸患将至,于是迁徙其国民到中原地带躲避,以保存宗嗣。

在实力虚弱、山河日下、人心惶惶之际,天子怎么有权威、底气去戏弄诸侯呢?!

西周的制度注定了这个王朝的衰败。

迄今为止尚无证据表明,西周王室对诸侯领地有着中央集权的财政体制,土地一旦被分封给了自己的亲属、臣子,就对于周王而言,意味着永远失去了价值。

随着代际的延续,当初开国元勋的后裔们早就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刀兵相见,血亲意识也日益淡薄,地方越来越游离于中央。

所以西周封国在对外开疆扩土的同时,同时也在压缩王室。没有种种构想出来的妖孽灾变,这个王朝也难逃衰败。

在古本、今本《竹书纪年》这样更接近事发年代的文献中,对于周亡国的描述十分简明:

幽王九年,申侯公开联络犬戎与缯国,书中用了十分正是的“聘”字,足见其明目张胆。周幽王十年,幽王前往中原的太室山与诸侯盟誓,天子不能让诸侯来朝反而前往地方,

这一局面是西周中期以来地方诸侯离心力渐强、诸侯与天子关系恶化的结果,也能从侧面说明天子毫无戏耍诸侯的可能性了。

最后幽王十一年,王师主动讨伐申国但被击败,最后平王的外公申侯和缯国联合犬戎颠覆西周政权。

首都直接暴露在边境附近是迟早要出事的

烽燧的弱点

烽燧在气象条件不佳时效率很低

虽然烽火这种声光信号远快于车马传信的速度,但烽燧本身也有种种缺陷。

周幽王就算有烽燧,也未必能有效地传达命令。

烽燧本质上属于接力式的传信方式。

烽燧用不同数目的积薪、苣火、烽火、旗帜表示不同敌军的规模、不同敌情,然后按照烽燧的顺序,将前线的敌情逐步传到后方,从而给将领们以参考,他们一般会派出2-3倍于来犯者的军队还击。

汉代边军烽火信号级别。烽分为草烽与布烽,布烽是标帜物,草烽是点燃的柴草。白天举烽;苣用芦苇扎成,长度不一,夜间点燃,有时汉军要准备大苣彻夜长明;积薪是柴草堆。

根据《汉书》的叙述与有关测算,

居延塞烽火传令的速度是每昼夜1280——1440汉里(汉里约合400米),或是每昼1600——1800汉里。《汉书》中记载,

但与烽燧传信的快速形成反差的,是其不佳的稳定性、准确度和保密性。

首先燃料受天气、季节影响大,“胡骑凭陵杂风雨”的攻势,可能与牧民趁着天气恶劣、传令不便的机会进攻有关。

其次,烽燧的各种信号敌我双方均可目睹。

根据东汉建武五年的EPT68简记载,在一次边境冲突中,匈奴骑兵在日落时分攻击木中燧,燧长陈阳发出信号,城北燧开始接收信号。但由于天色变晚的原因,城北燧的人员只看到了烟,而没看到木中燧举起的烽帜。城北燧候长周褒派属下骑马前去木中燧侦查,结果被埋伏于道上的匈奴人俘虏,最后这些匈奴伏兵还全身而退。最后周褒被免官治罪。可见匈奴兵长期与汉人交手,不仅注意到了昼夜交替时有信号混乱这一问题,还识破了烽燧间传信的顺序与方式,最后还活捉了汉军官吏。

显然匈奴对烽火的认识非常深刻

由于传播环节并不十分机密,敌我双方都能看到旗帜、鼓号与烟火,一旦这套符号系统被识破,就毫无保密性可言了。

汉简中记载,汉军发现匈奴人会用洗劫堡寨时缴获的烽具、积薪等物品,按照汉人的传令体系制造假烽火,玩起了声东击西之计,原因就是烽火系统的保密性不佳。

汉代积薪遗迹

最后,任何传播方式都无法做到瞬间送达信息,信号从发出到被接受仍需一定时间,而且烽燧发出的代码是十分模糊的信息。

根据汉简的记载,在边境冲突中,灵活的匈奴骑兵会派出数目不等的小分队,多地点、多批次地攻击边墙与烽燧,使得汉军将领就在短时间内接收到混乱无序的信息,难以判断其主攻方向。

模糊的信息能否被接受者正确解读也不一定----汉简中不乏燧卒操作失误、误传信息、受到惩罚的记载,这说明传信迅速的烽火一旦操作失误,可能会铸成“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大错。

能否不受干扰、准确无误的传达信号是要打大问号的,诸侯未必能准确地从信号中提取有效情报、作出正确反应。

在西汉末期中原混战之际,北方的长城亭障的防御功能必然大打折扣,而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在西周晚期。国防弛懈,政令混乱,就算周幽王有烽火台,

假若周王真的用烽火将敌情、敌军规模告诉东方诸侯,且不论东方诸侯能否收信,进攻周王畿的西戎部族反而会比关东诸侯先看到烽火、进而警觉起来、及时作出相应部署,天子有可能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

而西戎的盟友、带路党申侯、缯国正是周的诸侯,他们熟悉周人的制度文化,而且在西周后期,戎狄长期进攻王畿,与周人拉锯,可能识得周人的信号系统。他们释放误导性信号、阻碍信息的传达也并非没有可能。

所以周都告急时向其他诸侯求救的传令方式,应该还是周代礼制里有着明确规范的、相比之下不那么容易暴露的邮驿系统。

总结

中国历史上的女人总是扮演背锅侠

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仅仅出现在《史记-周本纪》这一孤本里,并无其他有效的证据。而且周本纪在讲述褒姒的身世时,采用了神话出身的描写----褒姒是龙涎所化。

明显的神话叙事和汉高祖是人蛇杂交混血的身份一样值得怀疑。但是“赫赫宗周,褒姒亡之”这样的咒骂出现在了诗经里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而且夏商两代都有君王因为女色亡国的传说,司马迁结合这些材料编一个道德寓言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代的开国先贤们在南征北战之际,也用心良苦地落下一颗颗分封的棋子,希望它们能蕃屏王室,但没有一个帝国的缔造者能为政权的衰败事先做好准备。

热门新闻
烽火戏诸侯这事是真的吗?

烽火戏诸侯这事是真的吗?

西周 匈奴为了讨好笑点极高的冰美人褒姒,风流天子周幽王把诸侯们当做快递小哥一般戏耍,等他们把货送到了又要求退货。最后喊狼来了的孩子

2018-07-11 17:34
曹操和刘备临终前,都后悔未用此人,若重用恐将改写历史

曹操和刘备临终前,都后悔未用此人,若重用恐将改写历史

三国时期,曹操、刘备、孙权作为真正的天下英雄,都坐稳了三分之一的江山,而曹操更是早有名言: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可就这两个大英雄

2018-07-11 17:30
血雨腥风:东汉末期宦官与朝官兵戎相见

血雨腥风:东汉末期宦官与朝官兵戎相见

在东汉末期的汉灵帝建宁元年(公元168年),东汉宫廷发生了一场十分惨烈的重大事变,朝官和宦官兵戎相见、武力相向,经过殊死搏斗,在一片

2018-07-11 17:29
赵云在长坂坡之战中七进七出,一共打了多久?

赵云在长坂坡之战中七进七出,一共打了多久?

赵子龙长坂坡之战提起长坂坡之战,我们首先会想到曹操,然后就是赵子龙,作为一名常胜将军,赵子龙一直都能够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不退不缩。

2018-07-11 17:29
顺治皇帝有六个儿子,老三康熙为何能获得皇位?

顺治皇帝有六个儿子,老三康熙为何能获得皇位?

顺治皇帝这个问题,我读大学的时候,我们经盛鸿教授就已经绘声绘色地告诉我了。我至今记忆犹新。经老师上课的时候,告诉我们,就因为玄烨得

2018-07-11 13:36
一个骗了两个国家的骗神,一个坑了姐夫的小舅子,宋亡实亡于此人

一个骗了两个国家的骗神,一个坑了姐夫的小舅子,宋亡实亡于此人

宋朝,一个只占据半壁江山的皇朝,其实连皇朝都算不上,特别是南宋,南北朝时期的小王朝都比他大。因为领土面积小,所以宋面对的强敌也多,

2018-07-10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