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收藏新闻 >

《你,就是我—我的生命观、材料观、艺术观》

2020-07-29 14:45:59 来源:

我的生命观

白天,我动手劳作,早上和晚上,我读书与写作。二十余年来,创作和写作,是我艺术表达的“双生”。

每日清晨,当东方粉色的朝阳徐徐洒向书桌、映在脸上,我大口呼吸着空气,努力打开每一个细胞来感受这个世界,心中都会溢出不可抑制的幸福感。

书桌上,放了一些我从世界各地捡来的石头。最近所得的几块,出自敦煌雅丹地貌。这些黑色的岩石,不知被什么力量分散开来,沉寂亿万年,有些棱角可能是经历了几千万年的风蚀水磨,如今略有一些温润。石头的棱角被早晨的阳光照出了五彩的光芒,映射在我的眼中。

与自我对谈,与所有外在世界对谈,是我这些年的生活方式,也是我对待艺术的态度。我非常珍惜精神的蓄积和思想的领悟,希望在艺术作品、文字作品中表达出看不见、摸不到的精神世界——虽然艺术必须以物质的方式来呈现。

我也珍惜自己的肉身。我明白我身上的所有物质,与这岩石、动物、花草并没有什么不同。谷泉先生对我说:这些现代化学的名词,钙、碳、氢等等,这些知或者不知的物质在没有命名以前早已存在亿万年。我深以为是。这些元素在组成我的肉身之前或许沉寂在水泊之内、或许隐遁在草木之间、亦或活跃在飞禽走兽身体之中,他们有各自的一段段历史、故事和灵魂。我不知他、他不知我,也许事隔万年,抑或咫尺之间。

我是一个反应慢、成熟晚的人。十年前,在而立之年的某一天,我才突然开始试图理解物质的世界。仿佛这是一个起起伏伏、聚聚散散的物质世界。这些物质在某一刻聚拢成为一个东西,有它的形态、材质、灵魂,他们可能会存在一段时间,也可能瞬间即逝,但这个存在无论是刹那间或是亿万年,都终有一刻要离别——会散开来,和其他东西再次相聚,成为另一个东西,形成另一个形态、材质、情感、灵魂、命运。

这,就是我的生命观,也是我创作《万象》的由来。

我的材料观

从1993年算起,我运用陶瓷材料进行艺术创作已有23年。在2004年开始创作《双生系列》之前,我尽力体验中国陶瓷的烧制方式,随着自身成长和阅历增添,逐渐产生我自己的材料观。

在我看来,地球内部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窑炉。而地球,是最伟大的雕塑之一,也许还包括宇宙中所有的星星。

所谓雕塑,既是造物,物从何来,从自然中来。

地球就是窑炉,它对所有物质进行烧造。那些涌出表面的一切都可以看作是烧造的结果,所有的山石、所有的矿脉。

矿脉,是全世界陶瓷来源的根本。

矿脉就这样静静的等待人类的出现,这一等就是亿万年过去了。

直到人类文明的火花闪现,逐步凝聚人类智慧。人类开始用泥土进行最本真的塑造,并成为文明发端的行为之一。人们从山上采出石料,将石料打成粉末,这就形成了可以烧制的土。在土中再掺入水,具有可塑性的泥料就开始形成。人们借助泥料的柔软性来做成各种东西,可以是实用器物,可以是信仰图腾、雕塑、建筑材料等,也可以是任何其它东西。当风吹过,或温度上升,水开始从泥土中蒸发,热量和风带走了泥土中大部分的水,泥又变成了土——只是这时的土已经介入了人的参与,或者说创造力的参与。

虽然所有材料都是上天的赐予,但是陶瓷与纯天然的石材、木料不同,它是人类的智慧参与自然再造的结晶。我们当然可以把山石看做陶瓷,但那是上天之作,能够模拟上天的手法,却是人类智慧发出了闪光的行为——烧造。

烧造,如同深山幽谷中的一声长啸,仿佛可以划破创造力的天幕,触探到新的世界。烧造,跨越了文明史和文化史,见证了人类演化的一幕一幕。烧造,是一场洗礼,是“天人合一”的艺术行为。泥土终将面对火的洗礼,物质在火焰中等待能量转换的聚变。

就这样,自然和自我在缠绵与搏杀中,开始初步融合。

土和釉料都是不同成分的硅酸盐矿物质;铁、镁、钴、铜、钛等金属为溶剂和成色剂;再加上木头或者是煤炭来烧制——煤炭是木的转化,如今陶瓷烧制大量使用的天然气是石油的伴生品,同样也是动植物的能量转化;就这样,金、木、水、火、土共同创造出天人合一的陶瓷。

在我的材料观中,物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如同黄金与塑料,它们因为不同人群的参与、演变时间的长短,逐渐开始拥有了文化属性。埃及的花岗岩、希腊的大理石、罗马的青铜、中国的陶瓷,都已经从单纯的物质,升格到文化讨论的层面。陶瓷在进度不同、地域有差的人类文化进程中至关重要,礼器、乐器、饮食工具、工业配件,到祭祀器物、陪葬明器等等,从人生的此岸,到人生的彼岸,时刻伴随着我们每一个人。

世界范围的陶瓷历程,无一不是当时代对材料驾驭,生活方式的佐证。使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各地域的地理环境、采料方法、交通运输方式、矿石冶炼技术等一系列的经济、科技、文化的成果。陶瓷,是人类参与和认识自然的产物。

中国,一个集合了陶瓷极大丰富性的国度,在世界范围内,无与伦比。幸运的是,我行走其间。这并非因为我是中国人,而产生的臆断。

陶瓷的丰富性,需要两个条件的支持:

其一,需要地理条件。只有地理风貌足够丰富,矿脉资源差异足够大,而且版图足够辽阔,才有可能形成更为丰富的陶瓷文化的基础。

其二,需要时间。有了地理条件的可能性,还要花很长时间来培育和丰富它——这,也许又是几千年过去了。无数代的智者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实验,向未知进发,才能够呈现了如今所见的、瑰丽丰富的中国陶瓷文化。

时间,是一个“要命”的东西,时间仿佛可以“要”所有东西的“命”,也可以“给予”所有东西“命”。时间决定了一切,它是陶瓷的根本,也是一切的根本。

在时间老人面前,所有的事物自有规律,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却都充满诗意。物质的进程仿佛并不能通过科技的发展而出现多大的改变,如同水分从坯体中散去,或者婴儿在子宫中生长一样,一切不动声色,又意味深长。

最后的母体,是恒星,是太阳,是宇宙。

它们有可能是地球能量的终极来源。它们才是烧造的原型、才是陶瓷的原型。当人类开始领会自然之深意的时候,开始模仿太阳,开始以燃烧的方式来创造物质,才开始漫长的陶瓷之旅。光芒的太阳以及无尽的宇宙是强烈的象征符号,不断提示人们,地球是一个活物,并且仍然在不断地烧造之中。

我的艺术观

艺术,是人类参与讨论世界的一场行动。

雕塑,是人类参与探讨世界的一团物质或能量。

这块物质,可以是任何形式,也可以是任何状态。它们都来自于自然。

自然之造化,人类遥不可及。

山、石、树木、云朵、流水,各种生灵,包括人类自身,自然中的一切在我看来仿佛都是上天的雕塑作品,显现出无比丰富的形态,是艺术家取之不尽的资源。

但这些都还不是艺术,是自然。

艺术不是自然。艺术,是这些物质、能量与艺术家创造力的合一。

点燃艺术的,是人的创造力。

艺术是人类参与自然、讨论世界的结果,是人们参与寻求真理、向往光明的痕迹。自然自有规律,面对上天的启示,人类可以膜拜、学习、领悟和超越自我。艺术,可能存在于每个人的体内,是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是人类在天穹之下追寻日月之光的见证。

艺术的终极目的,是关于爱和光芒。

“我”,是此刻凝聚的一团物质与灵魂,“你”,是大千世界、无尽宇宙。我的艺术来自于“我”与“你”的对谈。

我爱你,并不一定是因为你爱我。

可是我面对的那个“你”,又是谁呢?

你,是山石,

是飞鸟,

是南山的菊,

是抓不住的雾,

是看不见的光。

你,是星辰,

是青春,

是看不透的历史,

是无尽的爱,

是一切。

可是我想融入你。

那么请允许我说,

我爱你。

你,就是我。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世界杯、波普与当代艺术

世界杯、波普与当代艺术

2018年6月,又是一年世界杯,人潮涌动,天台湖边,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爱球的、不爱球的以及假装爱球的,都在这场

2020-07-29 14:45
“现在,世界上正兴起风暴”

“现在,世界上正兴起风暴”

Secure for Now 目前安全,黎薇798是北京著名的游客观光地。那里越来越华丽,只是我觉得和自己并无多大关系,所以很少涉足。不过,听说在欧

2020-07-29 14:44
用艺术作品呼喊和平——安奇帮

用艺术作品呼喊和平——安奇帮

书画艺术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对提升民族文化自信,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着积极作用,对实现人民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有着深

2020-07-29 14:42
美国社会边缘的黑暗

美国社会边缘的黑暗

目前人们对美国文化的看法存在一个分歧,有些人认为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已经使这个国家黑暗、敌对和可悲的性格特质达到了顶点,另一类

2020-07-29 14:37
我国古代艺术品中的靓丽一景

我国古代艺术品中的靓丽一景

中国象牙雕刻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至七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之后,象牙雕刻一直传承在七千年的历史当中,连绵不绝。而实际上,由于地球气候

2020-07-29 14:34
砚,浓缩了中国千载文风,蕴藏了历代文士之雅好

砚,浓缩了中国千载文风,蕴藏了历代文士之雅好

砚为古人文房必备之物,秉四方灵气而写千古文明。文人以砚为田,以石为友,宝而藏之意犹未尽,或诗歌以咏,或铁笔以铭。砚,浓缩了中国千载

2020-07-29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