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展会信息 >

“神秘花园——林芮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先声画廊开幕

2018-06-19 09:21:00 来源:

开幕式嘉宾合影开幕式嘉宾合影

  2018年6月15日下午4:00,“神秘花园——林芮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先声画廊开幕,策展人王春辰,学术主持杨卫。众多嘉宾出席了开幕式并参加了学术研讨会。其中有:中央美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王春辰、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杨卫、著名批评家策展人刘礼宾中央美院美术学研究所所长、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著名批评家四川美院教授王小箭、著名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国际主编吴鸿等。研讨会学术氛围浓烈,畅所欲言,各位嘉宾分别对林芮作品进行了深度剖析,充分肯定了林芮对于艺术执着探索,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王春辰接受媒体采访王春辰接受媒体采访
杨卫接受记者专访杨卫接受记者专访
王小箭接受记者专访王小箭接受记者专访
吴鸿接受记者专访吴鸿接受记者专访

  林芮是四川人,现在常居北京的职业画家。她常常跟朋友们谈起家乡的青山绿水,有一年因为树林被砍伐,她还救了一家四只小林鸮,一直照顾到它们回归自然。她亲近自然,现在的工作室后面也是一片山林,自然林间的小生灵同样散落入她的作品中。但她不是写生,也不是画眼中所见的种种生命物象,而是以心去感知,以身体去体验。她的作品常常出现大片白色的光点或者不同色彩的光斑,并且是相互振颤运动的形态,以性灵的觉受指引她作品的方向。

  研讨会内容:

杨卫:批评家策展人杨卫:批评家策展人

  杨卫:我们在形势一片大好的背景下今天来参加林芮的个展——神秘花园,非常高兴。见到大老远从重庆赶来的王小箭老师,几位重要的批评家,都很难得的。我也是只看过林芮的一次作品,非常小范围的参加你的那个展览看了一件作品,对他并不是很了解,因为是通过网络发达,成为网友微信上有联系。很好奇也想了解一下林芮的作品,她前几天说到她个展的事情,请了王春辰老师作为策展人,希望我帮助她主持一下研讨会。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了解林芮的作品,我不知道春辰,可能跟我都是一样的状态。

  王春辰:都在重新发现、重新看。

  杨卫:今天来看她的展览还是挺独特的,和我们以往看的大部分展览有所不同的,视觉经验比较另类,这种另类我个人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她不是一个对外的艺术家,她不太关注社会,我们刚刚还在说特朗普、金胖子,但是林芮显然她不关心这个。她关心的还是内心的一些经验,内心的一些生命经验,包括自己的意想、梦想等等这样的一些东西。所以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像一个诗人,她的画更像是一个诗人在画画。

  第二,她的语言特征我也觉得很奇怪,所以开始我问她,因为我们看不到她这些元素从哪里来的,但凡我们看到的很多艺术家、画家,川美、中央美院或者不是这个,她的师承关系大致能看起来,但是林芮的作品没有来路,看不出她的来路,当然她的语言特征有表现主义、抽象艺术这方面是有。但是她如何把这些因素综合到她的画面上,她一种非常独特的视觉经验,这是林芮自己琢磨出来的。刚才我跟她聊天才知道她住在上苑,很少跟人来往,很少跟艺术界的人来往,我感觉到她的作品中这种内在的特征,超现实,又有一点点形而上的一种意味,这是我的两个感觉,当然她的作品有两个因素还是很打动我的:她的颜色处理非常不错,尽管很黯淡,但是我依然感觉到很纯,她的颜色非常黯淡,有一种纵深感,是往心里去的,不是表现一个外在世界,所以我感觉这个颜色还是存在于她具体的语言中很微妙,那种龟裂感、用油稀释出来的很奇怪的视觉特征,让人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那种心理会随着她的作品而波动,这些因素都是林芮艺术作品的一个特点,将来如何发挥,将来如何去拓展,我觉得这些因素都有可能,这是我的一点感觉。我作为发言人先说,接下来我就主持了。

  我也想听听各位专家对林芮作品另外的一些更有意思的看法,我就是这么几点。现在把话筒交给王春辰先生,因为他对这个展览至少比我多了解一点点,挂了这个名展览的策展人。

王春辰,中央美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王春辰,中央美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

  王春辰:为杨老师鼓掌。对,挂了一个名,首先是没有想过这个展览,很多事情没有想就出现了,因为林芮在美院上过易老师的批评班,是这样认识的。我们也知道在北京居住着成千上万的艺术家,从四面八方来北京都是为了梦想,其实是一样的,如果讲背景都是一样的,林芮是攀枝花四川来得。来北京这么多年,当年她上批评班学习学习、交流交流,也想了解一些信息,获得一些资讯或者是多了解了解到底现在大家在谈论什么,作为绘画可能不直接了解这些事情。至于这些批评家对她有什么作用,是否对她的创作产生影响不得而知。但是她前段时间说要做一个展览,发一些作品让我看,王老师你一定要做策展人,我说这怎么办呢?是不是小箭老师,只好就答应了。说实话好多情况也是不了解,虽然是知道。她的作品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原作,本来要去她工作室看看原作,确实是没有时间,后来说通过直观的了解写一个序,当然看看原作再谈会有更多的想法。当然这个艺术家不是画我们日常的世界,不是画我们眼前看到的世界,当然世界的来源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核心点是充满想象,这个想象像我说展览叫什么名字,一系列的作品名称叫《神秘花园》特别吻合,整体的思路,而且这个展览再拓展一下会放的更大。作为一个画家她可能没有想那么多,但是我们看了想的就多,当然历史上更不用讲,森林、花园做创作主题太多了,非常多,但是今天还是有,虽然现在讲形式、抽象、观念、叙事性,但是今天有一大批画家,包括大卫霍克尼,他近期作品画的都是森林、花丛、草木,其实这是反映了他的想法,因为他老了,不需要画早年的人物、叙事,需要回到比较朴素的,像中国人老了就画点儿水墨,这是骨子里有那种情结,人的梦想就是跟自己的童年有关,这个童年是人类的童年,最大的童年我们都愿意到森林里去玩儿,一说到森林里开心死了,其实什么也没有,“花园”,家里居住的环境有花园,阳台放几盆花也是“花园”,反映人跟自然有一个天然的情境,来自人潜意识底层的东西,其实他想画的,也许是主观意识,由衷的一种喜欢和不喜欢花卉、树林,也许成长的地方漫山遍野就是自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积淀,当你转化成画面不是具体某一个风景,树或者是森林,她是融合了。她的元素里面有草丛、树木、各种各样的东西,她不是一个景观的描述,而是一个平面化,在叙事的逻辑上是无序的,看起来是很乱的,但是乱中有一种有序的关系,反映内心对世界的想象、对世界的好奇,甚至不乏某种对自我的要求,有鱼,有草本,有植被,有树叶子,这些混合到一起构成了一个当下人的一种情境或者是状态。

  像我也举了好几个画家的例子,美国也有荷兰画家也是画的丛林,国内曾梵志也转向画森林了,到一批这样的画家,但是怎么画不一样,她的特点是内心自由的发挥,她的画面看起来构图不是与先设定的,而是随机的,当我画的时候随机形成,没有预制的构图,像礼宾一样随意的,那条线不知道上哪儿去了,随心所欲,随心所欲不逾矩,达到一种自由。当然她的自由是以看起来天真一般的画面,像简笔画,甚至还有粉笔画的效果,第一趣味上不是我们现在流行的色彩单一、统一,视觉效果极好,看起来很纯粹,也就是说景致很美、很漂亮、很清雅、很淡雅,摆在家里美不胜收。这样的倾向最近这几年特别严重,已经到了泛滥的程度,需要有一种不走这个路的创作风格,有一点非逻辑化,非秩序,就是在无序当中反映内心的丰富、泼洒、杂乱、甚至不可名状,谁的内心是可以一笔书写很清楚的,没有那么清晰的东西,但是画面又构成统一体,世界再怎么样也是一个世界,没有说四分五裂,就说特朗普、金正恩委员长一样,中间一定要插这个话,正好那天是12号,当地也是搞宣传的领导可能退休了,特别会讲,他说你看我们今天的开幕特别重要,上合青岛峰会刚刚结束,新加坡举办了会议,我们今天又开会,一定要这样说搞笑一下。

  但是在这个实际上,我们要有一种不要过度甜和腻的作品,不是看起来很甜很腻,甚至有一点迎合人的一般审美,非审美化。你说好看也好,说一般的漂亮也好,美妙审美化,有一点杂乱的感觉。我想“杂乱”又有她自己的秩序,这个角度,当然画法上走朴实、不太雕琢,虽然画面丰富但是不雕琢,这也很好,恢复到一种简单、重复的技术上也是有追求的。

  另外值得鼓励,画看起来不太那么完善的绘画反而构成人的内心的一种真实性,我觉得这样会好一点,像审美观一样,绘画越是重复、越是简单可能带有某种神秘的地方,我想也是多一点这个方面,从这个角度我们鼓励林芮、支持她,同时另一个层面,我们从四面八方会聚到北京都是有点儿梦想的,折腾,不管是折腾到体制内,找到一个饭碗,还是自己在这儿,还是为了那点儿梦想,这个梦想就像一样,像小箭一样草场地天喝酒多幸福!还是梦想多鼓励、多努力,包括我们自己也为了梦想而努力,这个梦想就跟画画,要做诗人之梦一样。

  杨卫:谢谢春辰兄,他说的非常好,几个点都说到了,要素性的东西,林芮的作品花园脉络里边在历史上确实有过几个阶段都是在逃离都市,巴比松画派、卢梭等等都是游离出来营造自己的梦想,也影响到后来的现代主义艺术中的一些风格,所以追溯艺术史的脉络,我们也能够清晰地看到有这样的一个因素始终穿插在我们艺术史的进程当中。林芮尽管没有刻意在艺术史里面工作,但是她的感受性的东西还是跟艺术史的某些结点有一些契合,她更重要的是春辰兄说的观点,我也很同意,那种带有一点反绘画的景象里面包含的丰富性,可能也是今天绘画的一个可能性之一,可能会打开更多的可能性,释放更多的可能,这一点非常重要,林芮的作品里边有这个因素,如何把这个因素再拿出来放大,可能就要艺术家自己去好好地消化一下。谢谢!

  裴刚可能了解一点,你先说。

裴刚: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

  裴刚:林芮我去过她的工作室,在那个村里头。她喜欢上山、林子里面去坐着或者是看山,她和自然特别亲近,这个我的感受比较深。有一次她孩子从老家带回来几只小猫头鹰,她为了保护猫头鹰和关卡上的保安还产生了一些斗争,她很动情,她对于弱小的动物有一种怜悯,真性情。

  刚才王老师说林芮作品里面有一些向内心的真实,她的作品里边这种图像也好或者是画的这种像能量体的震动的光也好,包括动物、人物、花草,她着眼于灵性的真实,走向了现实,走向了现实之外的灵性的部分,而不是眼睛所见的,当然眼睛所见的那些里面的具象的东西,是她绘画里面的一种依托,她要依托我们熟悉的这些图像来说事,我觉得林芮她并不是为了画这些现实中的动物和人,她就是在画她感受到的,还不是说心里面带有逻辑性的思考得到的,她是直接用灵性去体验到的,无论是和自然的体验也好,包括她自己有时候她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她体质敏感,她能感觉到一些超时空的能量对她的干扰,因为她跟聊过这些东西,就是一些灵性的东西。觉得这个可能是跟一般艺术家不太一样,很多艺术家可能她有一个美术史的逻辑,美术史的语言、技法、图像,对现实的介入,都是来自于我们司空见惯的现实,但是林芮她的着眼点不是,她的真实是她用心或者是用她的身体感知到的那部分真实,可能这种“真实”是真正的影响人类的东西,她倒不是说一杯水我们喝下去,怎样补充能量,不是那样的,她可能不需要这个。实际上林芮不需要真正的去表现一个人或者是动物把它的体积画出来、形画出来,她想表达的是影响了所有生命能量的那个振动,那种振动又是模糊的。像王老师说的不能一言道尽,说不清楚的那个模糊的东西。那个模糊的东西确实是真正影响整个宇宙、整个世界的东西。这个你要说给画出来是很难的,从佛陀讲的空性、中观的道理来讲,不是无也不是有,这个“模糊”的东西是什么,林芮她用她的灵性去感知的那个东西,她在画那个,我觉得是这样的。

  杨卫:谢谢裴刚。因为你比我们更了解她一些,去过她的工作室,给我们挖出来林芮真实的一个状态。我也是见过一两次,从感觉她身上有一种不太一样的东西,类似于像三毛那样的一个女性,内心很丰富的。早在圆明园时期,当时有一个女孩叫艾莉很像她,头发也是这样,看不见,中间一体缝,很神秘,信印度的一个什么教,见到很多灵异的现象,经常跟我们说,虽然我们没有经验,但是经常听她说也觉得很有意思,这种东西,把这种经验带到创作当中可能也是我们纵观艺术史的进程,虽然有一个线形的逻辑史,但是在特殊的阶段总有某些人把灵异经验带到艺术表达里面,我想作为林芮一个个体的艺术家正是她的意义或者是她到798做这个展览也是跟观众交流她的这种灵异、独特的一种生命经验,但是更多经验不需要语言来传播,她的经验转换为她的一种比较有意思和独特的语言,使我们感受到了她的特殊性,可能这是林芮艺术的魅力之所在。谢谢裴刚。

中央美院美术学研究所所长批评家策展人刘礼宾中央美院美术学研究所所长批评家策展人刘礼宾

  刘礼宾:林芮给我发了一个图片,以前见过。其实我挺有感觉的,我从几个方面说:

  一、我一直想做一个展览,前几年我还想来着,叫“如果奥基弗在中国”,这个展览我一直想做,当时中央美院有一批这样的学生,甚至80%都出来了,我们知道比较有名气的倪迪、罗伟都是那个过程中发现的,还有一个叫蘑菇的女孩。这个现象我在想为什么中国男性也有,特别是一些作品。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创造这样一个世界的没有明确叙事和题材的画,为什么在策展人眼里不受重视,当时想这个事?这些人很丰富,今天林芮主要是在架上,各种材质、各种色彩,各种状态的画面,那个女孩更猛,用泥、纯泥塑,一做就是一片一片的,但是这种作品无论在学院还是策展界一直没有谈论。我当时想如果奥基弗美国画家生活在湖边上,这样的人出现在中国2000年市场活跃时期可能完全没有意义。我想这个背景是什么?这个背景就是我们以前的讨论“意义明确”。当代艺术有一个层面是反对以前的某种艺术,在我看来,甚至杨老师参加的政治波普都有一个“符号明确”以后进行意义批判、意义反攻的过程,但是在这样的一个语境里面再架起一个理由“图像时代”,四川新卡通的学生都是这样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这样一个符号化的创作。我不是说这些艺术没有价值,而是说背离这样方向的一批艺术家,这几年好好了,包括倪迪展览也很多了,其实我觉得这样一个丰富的多义指向性的,甚至无论是套上什么样的名字,超现实主义、田园等等,这种意义的多维性都给艺术家一个空间。

  二、当时徐冰提了一个问题,我也特别想提,我代表中国代表艺术界提一个问题,中国当代艺术特别强调问题的指向性、倾向性,为什么你爱呀爱呀的,从60年代一直到2017年还爱。你对中国的当代艺术这个现象怎么看?这是有一个关联。

  还有一个微观上,每次看画我都特别受启发,春辰也说到,我是受到批判的,批判的人主要是我们学校的两个老师,当然也有很多支持的了,李帆对我的刺激特别大,他说礼宾你越画越纯粹,形式感特强,这个有问题,我说成形了,有符号化倾向我就出来了,他说不是,礼宾我跟你说句话,当年陈凯歌和李安聊天,李安说你知道为什么你拿不到奥斯卡奖吗?李安说因为你特别想拿奥斯卡奖所有永远拿不到,因为你创作模式化了,整个架构冲着那个目标去的。从微观层面讲,以前意义明确的绘画装是集中在题材上,其实仔细想也是集中在语言上,包括里希特的平平画法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到后来是画风有利,极艳色彩的图像的绘画现在在流行等等。其实这里面说好听点儿叫“纯化语言”,但是纯化语言的过程中把很多丰富性模糊了。这里面包含很多层面、构图、形体的成形、色彩的应用、材质的多媒体,各种各样的材质,我不知道你画面里的白色什么?

  林芮:丙烯加墨。最开始的想法是想把东方的和西方的彩墨结合,搞不好,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这批彩墨把墨汁往上喷,在温度不一样的情况下……

  吴鸿:不能讲。

  王春辰:不能讲。

  刘礼宾:你的画面在整个细节里都表现出和别人的不同和唯一性,或者是自动的反馈的唯一性。

  还有一个朋友,我说我这个不是美院的,你画也画不出来,他说你在美院呆十八年了再说你不是美院的,也受美院影响,所以你还是保守的,不放松的。其实仔细想一想,这里面是有点儿向金字塔式的感觉。

  三、我最近在想一个事,你这样一个充满灵异世界的现象,其实是灵异世界,这个事情我没有想明白,他和基督教,他和佛教,甚至和伊斯兰教,甚至拜火教、佛教,他们的语言叙述体都是不一样的。因为你无论《圣经》还是佛教,最明显是和尚跟法禅、沙弥什么,但是整个构图还是一层一层,一直到天堂的构筑模式。这样的一个构图方法要不要和神学连接?我酸根佛教有关系,但我不是佛教徒,我发现他构建的世界模式和想象方法是一样的,方方面面的构图。当然这个我也没有想清楚,如果你真的是那样去做了,可能有的艺术家冲击力特别强,你这个就没有,基本上是在一个平面空间,空、透视,不知道是向上的金字塔形还是西方透视的焦点型,都是格式塔的语言,无非是纵向格式塔还是横向格式塔。千万不要归于一种理论体系的约束性,无论是来自于西方理论的,还是来自于神学或者是某种视觉模式的,这个问题非常麻烦,因为我发现很多,我看了很多基督教和佛教的画,我们还是人类,如果你想去做一个《圣经》的插图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杨卫:谢谢礼宾。他自己也是灵异绘画的创作经验,所以他分享的是他的经验,当然他也从艺术史里面概括了一下意义的明确,成为90年代以后主要的系统,你显然不在这个系统里面,那样是逻辑性的,非常有必要。能够把这个前提,我们把这个前提先摘出来,你们自己再对号入座可能就更清楚,知道自己的工作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工作,有助于将来创作这样的灵异,带有灵异色彩的作品会更加清晰一些。非常有必要。谢谢礼宾。

  吴鸿,你是最后来的,你没有听到前边的,这些人都说完了。

吴鸿:艺术国际主编批评家策展人吴鸿:艺术国际主编批评家策展人

  吴鸿:艺术家我不太熟,作品之前也没有怎么看过,看了你几张比较小的。刚才几位从艺术史的角度,我也是觉得中国现当代艺术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大致的过程是“新潮美术”,80年代初叫反文革艺术,小箭是参与者,现代艺术也好,实际上是一个庞杂的系统,所以不同于文革艺术都称之为新潮美术,甚至拉斐尔前派也作为新潮美术,文艺复兴前带有象征性意味的样式,基本上还是写实的,还是焦点透视的,人物形象比较符合科学结构这种防止。

  到90年代一直到2000年之后这几年,基本上是带有政治批判性的观念艺术。基本上也都是以明确符号,明确意义传达为主要的这么一种样式。这里面我觉得之前也有一些人,中国当代艺术实际上从图式上,从绘画性方面,这些年反而没有共性,反而时间还是一种倒退,有一些这样的说法。在市场化之后过分的把这种符号,某些符号化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主导样式,近些年实际上又开始,因为市场可能也不太好。主导样式对于整个艺术风格的影响力,这些年之前对作品的方式和样式慢慢多样化,大致的二十几年是一个反文革艺术的艺术。

  林芮的作品我刚才大致看了一下,首先是极度个人化的,杨卫提出有一些灵异的东西,自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我身边的朋友声称他画面的东西是只能自己看得见,没法去分享。对于一个以视觉传达为职业的艺术家来讲这样的作品确实很难找到一个突破口,观众也好,我这种职业做艺术批评的人也好,似乎很能找到一些入口,我们试图从你的作品里边找到一些解读的入口都会进入到更远,你已经规定好有一些东西只能属于你的,我们肯定是依据一个比较群体式的方式去解读。你试图进入到你作品内部变成一种方向,似乎本身是一种悖论的关系。我们现在也只能是按照这种所谓集体经验来分析你这种极具个人化的视觉的结果。

  首先我觉得她的空间肯定是一种和焦点透视是没有任何关联的,这里面有一些象征性的图式,她还是有象征性的,不是意象的。意象是你画面里主观创作的东西不多,还是既有的形象上的一种改造或者是一种重新的组合。但是她的意义的传递,可能是和我们通常在视觉艺术作品里边这种传递的逻辑关系有一些不一样,这种象征性是有一些自己的象征性。

  这里面作品的意义逻辑,她既有女性艺术的一些特质,之前说的一些灵异艺术也有一些。另外是西方比较时髦的拉康之后的一个环保主义的女性艺术,她的作品似乎应该是女性艺术的一个分支,似乎有一些关系,她里面传递的是一种众生平等,所有的生命是有机的和谐的一个整体,她的画面非常有整体性,虽然是一种无意识的、无序式的,但是她还是有她自己世界语言的整体性,这种整体性建立在所有生命互为存在的理由,互相众生平等,互相之间的个性建立在整体的和谐基础之上,似乎你的画面是要传递这么一种关系。

  另外还有一些生命的起源,生命的成长等等这些隐喻关系在里边,但是这个可能要跟你熟悉以后,长时间交谈以后才能比较清楚的了解你的艺术,她的作品仅仅是看作品,特别是像我迟到的这种是很难理解的。

  提一些建议:

  有一些带有流行式的象征图式可能对你这种作品来讲尽量减少使用。比如你后边右下盖女性的头像和树枝、树叶的组合,这种还是在理性范畴之内,大量使用的图形相互之间的关系,对你这种是极度个人化,或者是存在的理由就是要反对明确传递意义的这种方式,我建议这种图式关系还是要个人化的。这里面有一些元素尽量减少去使用。

  材料制作方式、画面的视觉效果还是非常不错,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从材料方面能够尝试各种不同的手段,有一些现场的,我看展厅里边有一张大画我想起当时云南画派蒋铁峰,80年代云南画派也是新潮画派,后来变成装饰艺术了,这可能也是你作品下应该注意的地方,这种装饰性的东西,装饰画的东西慢慢要减弱或者是慢慢会从一种规律化的,很多图形的组合方式,包括技法的运用模式,你这种作品立足的基础可能要避免这种东西出现。绝大部分艺术家是慢慢形成自己风格的前提是要把自己的风格、图式慢慢形成,但是对你来讲要避免,所以我举蒋铁峰为代表的云南画派,你这种做法和艺术创作的风格很容易会划入到装饰型绘画现象里边,你下一步可能要注意一下这方面。

  另外有一些刚才讲的龟裂的效果,你运用的是非常好,但是避免炫技型的,部分炫耀的效果。我觉得有点儿多了。

  林芮:每一幅画都有这个。

  吴鸿:我不提哪个艺术家,包括老艺术家也会有炫技的层面。先说这些。

  杨卫:谢谢吴鸿说的很到位。虽然没有听前面说的,基本上是一致的。尤其是提到的这几点意见很珍贵,因为前面基本上没有提到画面这么具体的建议和意见,特别到位的是避免,因为你的这个东西避免现成符号,你要重新架构起你的自身符号,成为你的符号,成为你的识别系统,成为你的作品。

  吴鸿:她的这种方式不能以符号作为识别。

  杨卫:视觉经验吧,将来别人一看这是林芮的。这一点我想也是值得注意的,这个展览之后更加清晰的一点,非常好,非常到位。

  林芮:丁力老师说两句,他很远的地方过来。

研讨会现场研讨会现场

  丁力:大家好!我和大多数的人都不认识,这里边是王老师和吴鸿是16年我的个展认识的,已经过去两年多,时间非常非常快。林芮是参加联展,当时我很忙,没有参加,见了一面。当时研讨会我简单说了几句话,过后她加了我微信,她说你说的比较简短,但是很有道理,所以希望这次展览你能来参加我的研讨会,非常有诚意地邀请我,我就来了。

  来了以后,看她的画面刚才各位专家都已经说了,我站在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刚才您说的这个画面是存在着一些“设计感”。完全可以看出来她是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边去寻找自己的一种自由。

  从个人语言上、个人符号上,比如说各种动物、人,这个永远形成不了个人的语言符号。在这个方面上更随性一些、更自由一些,我觉得绘画就是一个削减的过程,不是加法,有很多艺术家不断地加,把所有的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反而没有语言,失去力量。我觉得你消解到一定程度达到一种极致的时候完全可以形成自己的风格。

  我觉得当代艺术在中国来讲目前的发展方向很迷茫,很多人没有方向。本来林芮这个展览,我因为没有见过她的作品还以为是抽象的作品呢,我本身是做抽象的,所以我来了,来了一看这个应该算当代范畴之内的,我觉得当代也是一样,现在大多数人对当代前景趋势和定位很迷茫,有很多人所谓的当代,你现在画的作品,有的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样,你怎么能称之为当代呢?由于你今天画的画它就当代了?艺术家有很出名的艺术家,跟十年前、二十年前的作品没两样,一直在重复,在克隆。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家的生命力是在不断地创新,如果光是考虑过去的名气很大,天天在重复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意义。我觉得艺术家在这个阶段,这个时代是一个大洗牌的时代,过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你还一味地去体现传统,传统已经成为历史,你再去重复没有任何意义,你说你表现时代,现在的时代瞬息万变,一天一个样,去体现时代也不可能,艺术家真是给自己的定位和方向的确是非常难。包括抽象也是一样,很多中国的抽象艺术家实际上别看他画抽象,真正他自身根本或许不懂什么是抽象。

  首先画抽象具备抽象思维,不能为了抽象而去抽;很多是为了抽象而去抽,为了迎合这个时代,比如这几年抽象热就抽了。我大体可以给抽象可以分为三类,目前搞抽象的艺术家:

  第一类是挪用,挪用西方,完全借鉴。

  第二类是解构,传统解构,本身是画传统的,而且没有做出成就来,这几年抽象热,把传统的解构再去重构;

  第三类是微观放大。把正常人捕捉不到的东西放大一两千倍的时候别人不知道什么,这类抽象在我认为根本不是抽象,严格来讲这都属于“伪抽象”,耍的都是雕虫小技。我觉得艺术家生命力是在于他不断地创新,要想作出成就来,他得不断地推翻、颠覆自己的视觉气氛,以及你的思维系统,这样你才有可能爆发,才能创造奇迹。

  杨卫:谢谢!从艺术家的角度讲了一下,谢谢!最后请王小箭先生做总结性发言。

王小箭:四川美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王小箭:四川美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

  王小箭:大老远从重庆跑过来做总结。艺术知识共同体,知识共同体轮到最后就是你没话说,以前在不同的部落中央美院部落,川美部落,环境等等是不一样的,现在经常在一起说,只要前边说了,后边基本没有说了。

  我也宏大一把:

  第一,中国批评圈有一个大好事,当时应该是80年代的时候有两句绝对真理是宇宙真理,第一是古已有之,第二是西方文化。只要沾这个你就别说了。现在这些不要再说了,到底作品先看作品,先那些所谓真理放在以后。我觉得今天大家说的非常好。

  抽象这个事礼宾说了一句,跟毕加索说话是差不多的,我雪地告诉我刘礼宾说了这么一句话特别牛B“你吃了一辈子饭你懂吗?”学生告诉我的,还有一个是方力钧说的一句话“你爷爷奶奶做过爱,你爸爸妈妈做过爱,你做过爱难道你的儿女就不再做爱吗?”古已有之,西方文化,我们今天避讳,我们针对面对作品,无关乎美术史和书本,不是说我没有看过书。

  春辰的前言我看了,根据我们面对的作品,甚至重新,我原来没有注意过这个事,不是不知道,没有当过事,后来一想真是这样,巴比松画派为什么画这些东西,中国的古代山水,枯枝败叶,西方的蓝天白云,到底花园,只不过中国文人面对的“花园”和西方面对的是不一样的,蓝天白云不一样,但是没有想过,这次春辰这个前言的问题大了,面对我的作品提出一个西方人都没有好好思考的问题。这是我们的问题,而且对号入座能对上,不是说什么意派、什么物派,一下子把外国标签贴上了,有人贴标签就是古已有之,西方文化。具体到作品,学生我跟他们说,象征和符号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一定能说清楚,但是我总认为不太一样,有关系但是不太一样,学生的问题是对的,我觉得象征更多是宏大叙事,比如说马象征了什么,是英雄的象征;符号经常是私秘的,比如说美国老鹰,埃及蛇等等,比较凶猛的队伍,或者是猛兽,或者是训兽,总之比她这个蛇、青蛙都低调,我觉得符号化是更低调一点,我也是通过她的作品比较我们曾经经历过的象征,镰刀斧头,镰刀锤子,都是宏大的一个对应关系。

  小鸟,她可能没有回避,狮子、森林之王,但是她是私秘性的东西,她是自然选择了和私密性对应的东西,私密性是什么呢?情色,按照弗洛伊德的解释蛇、蜥蜴、传统这些东西如果在梦境中都和性有关系,这是人家的科研成果,但是也有人说佛罗伊德是符号分析学家,不是心理学家。今天我们要不要陈述这些事情,这是他们国家提倡的风格吗?很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你提倡中国梦,我当然是中国梦,这是主流的说法,但是今天没有个体的梦哪有整体的梦,中国按照笼统地说法。

  最近我和春辰讨论,从民国才有“中国”,以前只有朝代这个词。我爱国,我是爱秦始皇的国,你说他不是中国吗?统一文字他比你不如?他比你还不如?我相信那个;书法我认竹简的书法,还没有纸呢,就是捣乱,到底什么是中国可以暂时不去说,今天口径变了,什么厉害了,我的国!说法一天一个样,我们没有必要陷在里边。

  其实今天依旧有一句话是“中国你慢点儿走/马儿你慢点儿走,等等你的人民;”还有一句话“姐喝的不是酒,姐喝的是寂寞。”我参加佛教两次活动,成都一次、北京一次,佛跟焦虑有关系,这和80年代小飞的动物之类的很像,顾德新的画,但是顾德新在当时80年代理想主义在那个语境下有一种很亢奋的,很阳光的感觉,他这么说这个画给80年代的顾德新画绝对非常黑暗,我们面对的就是个体生命里谁不焦虑,不焦虑都不好意思上街,谁不失眠,你不失眠你都不好意思上街。我从来在道德、国家主义面前忽略了个体是什么,忽略了生命体是什么,看米开朗基罗的雕塑,谁跟你讲国?马克思人是动物,我们还是一帮亲手,按照西方美术史的逻辑米开朗基罗雕塑的主要是一个动物,当然他要把气息雕出来,还戴避孕套,你见过戴避孕套的牛马动物吗?动物的性别是自由的,是自然。我们被自我屏蔽了,弗洛伊德讲为了自己的安全,要讲道德,不摸女的怎么怎么样,但是你不摸女的,女的不想被人摸吗?所有女子都是好人,所有卵子都是狐狸精,所有男子都是好人,所有精子都是流氓,这是动物行为,动物性的一面,只不过没有把这些画得更细,我们应该正视这个问题。把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变成是真正的科学,把马克思说人是什么什么动物真正变成动物,当然他这里面动物生命本能被压抑之后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今天这个是不说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虽然没有像我们面对中国的政治问题、中国的历史问题、中国的现实社会问题,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中国问题。谢谢!

研讨会现场研讨会现场

  杨卫:谢谢王小箭先生,研讨会很紧凑,差不多时间刚好。4点开幕。

  林芮:非常感谢今天那么多的老师来支持林芮,我个人走的路应该是一种力量,今天各位老师都太累了,开幕式合个影就OK了。谢谢,再次感谢大家!吴老师和刘老师一会儿去进行一下专访。

  吴鸿:你的小画画的不错,梦境或者是灵异状态下看到的对象和形象也好,我是没看过,肯定还是一些细节,具体的形式,应该是没有,可能还是一个大致的轮廓,这是灵异状态下能看到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构建起来还是要通过理性构建起来,在你的画面里边尽量把这些东西解构或者服从于于灵异。

  林芮:这些东西也不是灵异看到的,蓝色那系列是我画面的形象是一个小故事。我画的肌理是后面才发现,我的作品好像是表达了我的内心。

开幕现场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 
热门新闻
“神秘花园——林芮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先声画廊开幕

“神秘花园——林芮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先声画廊开幕

开幕式嘉宾合影  2018年6月15日下午4:00,神秘花园——林芮作品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先声画廊开幕,策展人王春辰,学术主持杨卫。众多嘉宾

2018-06-19 09:21
“形式逻辑——陈劼艺术作品展”于艺术国际美术馆开幕

“形式逻辑——陈劼艺术作品展”于艺术国际美术馆开幕

开幕式嘉宾(右起)策展人吴鸿、艺术家陈劼、中捷当代美术馆馆长覃琨英、艺术家吴以强、批评家栗宪庭、艺术家杭法基、收藏家黄粤燕  2018

2018-06-19 09:20
“守望人间三千年”何文豪胡杨魂绘画专题展在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开幕

“守望人间三千年”何文豪胡杨魂绘画专题展在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开

守望人间三千年何文豪胡杨魂绘画专题展在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开幕。活动由上海市政协书画院、中华儿女艺术研究院支持,石河子大学文艺学院、新

2018-06-17 17:29
“墨分五色——师法宾虹金陵雅集十人书画展”在南京理工大学崇艺轩开幕

“墨分五色——师法宾虹金陵雅集十人书画展”在南京理工大学崇艺

 6月16日上午,墨分五色——师法宾虹金陵雅集十人书画展在南京理工大学崇艺轩开幕。本次展览展出郜科、赵绍龙、尹最良、潘小庆、陆华、金

2018-06-17 17:28
台北故宫博物院“天香茄楠——香玩文化特展”正在热展

台北故宫博物院“天香茄楠——香玩文化特展”正在热展

烧香点茶,挂画插花是古代的文人四艺。台北故宫博物院天香茄楠——香玩文化特展正在热展。展览聚焦清宫沉香的使用及鉴赏等,百余件展品中有

2018-06-17 16:17
中国足球文化收藏专题展北京通州宋庄艺术区举办

中国足球文化收藏专题展北京通州宋庄艺术区举办

来源:国际在线  原标题:庆祝俄罗斯世界杯举行 中国足球文化收藏专题展在京举办中国足球文化收藏专题展现场  为庆祝俄罗斯世界杯举行,

2018-06-17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