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国际视窗 >

青铜器——人面盉赏析

2018-06-06 17:09:21 来源: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有一件久负盛名的青铜器——人面盉,这件商代晚期的人面盉,整体为圆形,器腹外鼓,下垂,有流,敛口,盖作人面形,形制极为独特,风格谲奇怪异,尤其是夸张的人面,格外引人注目,体现出浓郁的神秘气息,为海内外所仅见。

人面盉人面盉

  这件人面盉最早著录于黄伯川的《邺中片羽? 三集》(1944年影印本),陈梦家1944-1947年在美国所收集的殷周青铜器资料中就有这件人面盉。据贾文忠的父亲贾玉波回忆,1940年前后,其曾为通古斋修复过上面这件人面盉。“铜盉是从河南彰德府买来的,系殷墟出土遗物。当时周身布满铜锈和胶泥,纹饰模糊不清,经王德山、贾玉波师徒二人仔细清理、修整,人面盉精美的花纹全部露了出来。由于深埋地下,日久天长,有些地方已经残破,只能重新做地子,再上锈。经过几番整理,原来的生坑人面盉就变成了传世熟坑精品。”近一个世纪,殷墟也进行了数十次的发掘,但始终未再发现与人面盉相类同的器物。“而这件器型特殊、纹饰精美且设计风格又极为怪异的人面盉,成为中国青铜器文物家族里绝无仅有的国宝。”据说,人面盉修复后,由北京“同益恒”古玩店的萧延卿、陈鉴塘卖给了上海古玩商叶叔重(卢吴公司合伙人之一吴启周的外甥),经卢吴公司远销美国。

  王德山、贾玉波翻制了模具,从多个角度拍摄了照片,以备复制。以该件为原型,民国时期做了一批仿制品,有三件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其中一件尺寸与该件大小相当,另外两件略小一些。这三件仿制的人面盉,盖上和器内均有铭文。从仿制的特点来看,器形仿得比较逼真,而纹饰线条呆板不流畅,人工做旧,锈斑的颜色与分布不自然。这三件人面盉中,有两件原为冯公度所藏,一九五六年,其长子冯大生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另一件原为收藏家普劳德收藏,后也转交给故宫博物院。

  盉,水器或调酒器。出现较早,相当于夏代二里头遗址就出土有陶盉,商周最多,精品也最多,秦汉以后还有。盉一般作硕腹,腹部一侧斜生长出一个管状的流,另一侧有鋬,三足或四足,有盖,盖多以链索与鋬相连。盉有自名,但是关于其用途,历来说法不一。《说文?皿部》称“盉,调味也。”容庚云:“董逌盉铭引《说文》下加‘器’字,谓‘即煮荐体之器也,升食器自盉以升于鼎’,而不知其为酒器也。”王国维曾作《说盉》一文,考证其用:“盉之为用,在受尊中之酒与玄酒而和之而注之于爵。或以为盉有三足或四足,兼温酒之用。”有自名的盉出现于西周,西周中期盉的别名又称为蓥,也有铭文以盘盉并称成为组合,则盉又担任了匜的角色。由此,马承源推断,盉本身就是盛玄酒(即清水),用来调和酒味浓淡的器物,并非是把酒与水在盉中调和后再注入爵中。从盘盉组合考虑,盉主要是盛水,它与酒器组合,用水以调和酒;它与盘组合,则起盥沐作用。

  这件盉之所以珍奇,就是因为造型,盉的盖子是一个人脸,装饰有人脸这种纹饰的青铜器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很多,如人面方鼎(高38.5厘米,口长29.8厘米,宽23.7厘米,1959年湖南省宁乡县黄材寨子山(炭河里遗址)出土,湖南省博物馆藏)商器,体呈长方形,立耳,四柱状足,为商代后期鼎常见的样式。鼎腹的四面各以浮雕式人面作主体装饰,面部较为写实,特征突出,十分醒目。还有湖北安居羊子山出土的大量装饰有人脸的铜器,我们已经做过讨论,大家可以参看《香港大唐国际春拍所见真卣研究》一文。

人面方鼎人面方鼎

  那么有没有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这件人面盉造型或纹饰相似的铜器呢,过去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发现,非常难得的机遇,最近出现了一件。2018年香港大唐国际春拍,上拍了一件商代晚期人面纹矛头,编号LOT78,宽13.5, cm长(h): 28 cm,估价:HKD150,000-250,000。

人面纹矛头人面纹矛头
人面纹矛头局部纹饰人面纹矛头局部纹饰

  不难发现,人面纹矛头的局部纹饰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这件人面盉盖子的人面完全一样,由此就说明这种纹饰有着特殊的含义,这种人面的形象可能是固定的,它们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在与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部周亚先生交流时,他提示我“请注意这件盉的器身后面有一条蟠卷而下的龙体,和妇好觥盖作圆雕虎头形,器身作平面虎躯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这个人面上有角,简单称之为人面是否妥当。”周先生的提示非常重要,人面盉盖人脸的后脑勺有一条蟠卷而下的龙体(或蛇体),与盖子的人面联为一体,盉的颈部两侧我们可以看到两个龙爪,所以人面盉的整体造型应该是“人面龙身”。

  人面龙身这种形象,孙华先生认为是中国古代传说中常见的神祗,在《山海经》中有很多这样的记载如: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烛龙。《山海经?大荒北经》

  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山海经?海外北经》

  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山海经?海外西经》

  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山海经?海内东经》

  女娲,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变。《山海经?大荒西经》郭璞注。

  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面蛇身,长如猿,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山海经 海内经》

  除了山神,雷神,女娲,伏羲等为人面蛇身外,《山海经》中还有共工,贰负,相柳等。人面盉到底是指的那个具体神,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它一定和《山海经》记载的这些人面蛇身的神有关系。

  与人面盉造型非常类似的一件器物是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作宝彝簋,商晚器,簋高21.3厘米,腹深13厘米,口径14.9厘米,底径17厘米。铭文一行三字作宝彝。器作圆形,下有高圈足,旁有耳,耳上端作兽首形,并有云纹装饰,盖上饰两兽面纹,作相对相,兽面之耳,角翘起颇高,器上以宽条菱形纹,组成三角形装饰面,菱形纹内填细线云雷纹,长三角形装饰面之间,各饰两三角形夔纹,夔纹以耳上端之兽首为中心,作对称安置,圈足饰长条变形动物纹一周,动物纹中间嵌一目纹。以细线云雷纹填地。

作宝彝簋作宝彝簋

  人面盉的时代属于殷墟晚期,与殷墟甲骨文的时代同时,用《山海经》与殷墟甲骨文来比较进行研究,前辈学者作出来了巨大的贡献,如胡厚宣先生在回顾其治学生涯时说,他“受王静安二重证据法之启发教育,用甲骨文结合商史与商代遗迹 ,来解决甲骨学殷商史上的重要问题。其中撰于抗战时期的《四方风名考证》一文 ,举出《山海经》、《尧典》及其他古书中有一整套的古史数据 ,与殷武丁时代的甲骨文字完全相合 ,这在当时颇引起一般学术界的注意。因为当时据‘疑古学派’看来《山海经》是伪书,有人说作于东汉时,《尚书?尧典》亦后人所作 ,顾颉刚先生甚至认为作于汉武帝时。换言之,一些疑古史家认为后出甚至可能是伪造的史籍,经此文使用地下材料印证 并非荒诞不经之作 ,而确实保留有不少早期史料,因此颇引起时人注意。影响胡先生的王国维本人在其“二重证据法”的示范中已先使用了《山海经》来考证殷王世系。王氏本主张“传说之中亦往往有史实为之素地”,  故他认为 :“虽谬悠缘饰之书如《山海经》、《楚辞?天问》,成于后世之书如《晏子春秋》、《墨子》、《吕氏春秋》,晚出之书如《竹书纪年》,其所言古事亦有一部份之确实性 ;然则经典所记上古之事 ,今日虽有未得二重证明者 ,固未可以完全抹杀也”。

  综上,我们认为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人面盉与《山海经》记载的很多人面蛇(或龙)身的神祗有联系,与上面胡厚宣先生和王国维先生用甲骨文来和《山海经》相互印证具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山海经》可以和殷墟时期的甲骨文青铜器相互印证,说明了这本书确实有着古老的来源,希望引起大家对于这本书的重视,用出土文献来研究《山海经》。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青铜器——人面盉赏析

青铜器——人面盉赏析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有一件久负盛名的青铜器——人面盉,这件商代晚期的人面盉,整体为圆形,器腹外鼓,下垂,有流,敛口,盖作人面形,

2018-06-06 17:09
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照片公布

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照片公布

5月底,水下机器人拍摄的一些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的照片公布出来了。  据美联社,这艘在哥伦比亚附近海域找到的沉船上的金银珠宝,按今天

2018-06-06 16:41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人面盉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人面盉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有一件久负盛名的青铜器——人面盉,这件商代晚期的人面盉,整体为圆形,器腹外鼓,下垂,有流,敛口,盖作人面形,形

2018-06-06 16:39
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的照片公布

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的照片公布

5月底,水下机器人拍摄的一些西班牙圣荷西号沉船的照片公布出来了。  据美联社,这艘在哥伦比亚附近海域找到的沉船上的金银珠宝,按今天

2018-06-06 16:08
韩国第一夫人出席 “韩美林全球巡展”

韩国第一夫人出席 “韩美林全球巡展”

 今天,韩美林全球巡展·美林的世界在首尔于韩国首尔艺术殿堂隆重开幕。韩国总统文在寅夫人金正淑出席开幕式,欢迎韩美林全球巡展来到首尔

2018-06-06 13:37
“第三届中韩文化名人之夜”在首尔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举行

“第三届中韩文化名人之夜”在首尔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举行

韩美林全球巡展·美林的世界在首尔开幕前夕,第三届中韩文化名人之夜在首尔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举行。  出席今晚中韩文化名人之夜的嘉宾,有

2018-06-06 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