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艺术评论 >

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

2018-05-10 14:54:55 来源:

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

  文 / 诗人鲁橹

雷玲雷玲

  某日去南国,在茜子客厅的墙上,见一工笔墨迹,虽木框镇住,心底却是有着凛然的一颤:要怎样的一双素手,方可调动大海,云翻波卷,每一朵浪都像一道门槛,海底的暗流和天空的暗流都是阻力,潮浪似剑,危机重重,却又似盛开的诱惑之花,指引一颗勇决毅然的心,那只蝴蝶,那只瘦小而又苍白的蝴蝶,用翅作桨咳血一般,她该是拿出赴死的心在渡,像我们的某种人生,必得决绝,必得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口不择言的说出自己的喜欢。不管懂和不懂,懂了多少,觉得是击中眼的,击中心的,想这世总得要几分任性所为,心性之灵巧,天然来作合,由着一根柔力善见的线牵引,心底驰骋,万物变幻,只为这一遭,有人拥有了一双转物手,果不其然,此画题名:《蝴蝶也可越沧海》雷玲。

《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系列《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系列

  雷玲,画人。画中人。13 岁始学画,师从邓能湘,尹少淳,王铮,廖代月,刘向东等先生, 李魁正先生入室弟子,善国画工笔和国画水墨,画高调,栖居湘南,从容出没于水色烟光里。赖是丹青无画处 , 画成应遣一生愁。虽然说艺术都是相通的,但让一个外行来说内行的东西,是切不可从理学技术上来评论的,扑鱼者不能仆射,我一个写三句半的诗人敢于拿画家说事,其实也需要勇气。见过弄国画者,若是山水,总见泼墨时堆积,山石湖亭,大开大合,硬朗中有疏密,那墨,好像要浸透宣栏;若是花卉芝草,彩笔轻巧,勾浚洒脱,用笔用墨都有大张旗鼓之势。其色彩亮丽,具象,仿佛可触可抱可得。所以当我看《赖是丹青无画处 , 画成应遣一生愁》时,知道自己遭遇的是另一段情缘。

  不管是诗人还是画家,抑或骨子里有着一点另格的,其一生都喜欢耗在路上,就是原地踏步,心下里想的都是一段远方,不要以为没出门就无壮志,精神免不了一番羁旅,这大概就是从艺人的一份弱弱的高贵,一份虚虚的浪漫,真不知拿什么词来描摹凡此种种。如果是一只蜜蜂呢?周遭诱惑太多,春季的故事仿佛传说,它也只踩本份的花蜜,奈何大地炫彩,高枝着色,它的小地盘上也有地球的心脏砰砰跳的厉害,竭力飞翔,绕三匝兮,还是眼前的一小片锦绣,脚力征程,已是不易,外面的世界那么花哨那么横无际涯,埋头的时候,别人的地球已飞速转达,人情已隔三秋,日子里,每一个人都在行旅中,蜂如此,人如此,万物如此如此。不明白我看此画,画笔纠缠,作者的心意也是纠缠得高蹈:何以把肥皂的泡泡一忽儿鲜丽,一忽儿滞瑟,大地越画越小,最后小到那只小小的蜜蜂脚前,成为一个把玩件,这是要说自己有一颗戏耍之心,有一颗转物之心么?

《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系列《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系列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想这世间,人被万物转,念头昏乱,烦恼生生,作力劳心,大都是为物累,被物转,虽少有觉悟,却下不了决心,终日转战彼地,无暇习得真知。我曾在给人作文时,谓诗人该是良善之人,学佛之人,诗人即佛家,心性所至,方不辜负。雷玲此画,我就习得了这些。微微一笑。上善若水,水利万物不争。 老子此言,就不仅仅是颂赞水有着最高的德行。最高境界的善行也是大智慧,利万物,首先肯定自己的生存,以及生存的普世意义之所在。这个世界明里暗里的袭击那么多,我们面对、微笑、歌唱,桃花敷面,在诗经中祈祷,而不是在一杯浊酒里苟且,做自己, 兼济天下。

  在“中国梦 - 乙未楚风”2015 年湖南省工笔画学会年度展中,雷玲的这幅无疑是抢眼的,胸襟、视界、取寓,别开这些字眼,回归到绘画本身,我是更加清晰地对墨线艺术有了一种热爱,在黑白的虚线之间,人生某种命定的暗喻让人陡生崇拜和敬畏。展开一副画如同朗读一首诗,在倾心之际还该对它有着由衷的赞美和认可。墨线艺术是一条通道,在勾连中国传统属性之际又有着出走的西方范式,看似平面的构架却有着立体的多维倾向,不固定于某点、却又从某点中延伸甚至衍生开去,在雷玲的工笔水墨画中,观者的视域突然扩开好像要贮备多只眼才能沿着这些折痕找到变相的表达,而最终的表达又回归到传统的表现主义:尊重绘画本身的美学,体现画者的机巧之心。

  无论是《观沧海》,《庄周梦蝶》,还是《换此十顷玻璃风》等等一系列的画作,都是以上所说的实例。再说到水。“人与仁相通达”,画者如此,笔下万物,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下面该说说雷玲这个人了。倚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记得曾写下一段话,录于此:幸喜去了番禺,感谢茜子不私藏,有了个美好的际遇,相会雷玲,虽未见其人,但其作,已足够收获我的心。先将宋·秦观的《踏莎行·郴州旅舍》录如下: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秦少游写了好诗,据传苏轼先生为此诗写了好跋,米芾更是情深意重,笔墨过处,又留下书法一绝,故此,郴州的“三绝碑”留到如今,是为佳境美景。这诗中的郴州即为雷玲出生之地。

《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2001-16 水墨 72×76cm 2001 年《看山还是山 看水还是水》2001-16 水墨 72×76cm 2001 年

  雷玲在父怀抱时,用手触过此碑,天地玄玄,冥冥中。我曾在电话里与其有过简短的交流,除了互相的问候之外,她莺莺呖呖的话语也是围绕诗画,似乎这美好的人儿,是为美诞生的,是来记录美,创造美的。在微信的空间,我见过这画一样的人,她着青衣,点缀的花色是民间的红或蓝,裙袂翩翩,喜欢在紫色流光的山间和溪流出没,总有一种仙巫之气,弥漫于我眼前。这湘南的女子,倘若不借诗书画,我肯怕难与其一聚,只是我这人,对相聚也没有什么大的喜好,想这人世,有那么几人相惜相知已经足矣,已遇上比之谋面也许更加神驰飞夺。只是我低头,落下处都是她的:戏台优伶,帷幔奁盒,屏山扇叶,窗棂楼台,……这一应物什,纸表方寸,如丝如缕,错落曼妙,那画命名也是何其雅致:《纵步曾游小小家》,《老屋茅生菌》,《虚应空中诺》等等。倚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全然是因为易感之心,应万物之邀,而不得懈怠。

  是以。我停下笔来,去楼台,眉月在天,雷玲,我们暂且歇上一歇,关山飞渡,你的那双转物之手且接了我这一盅好茶吧。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

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

素心真如,换得人间转物手  文 诗人鲁橹雷玲  某日去南国,在茜子客厅的墙上,见一工笔墨迹,虽木框镇住,心底却是有着凛然的一颤:要

2018-05-10 14:54
2018 A+国际艺术家驻留项目

2018 A+国际艺术家驻留项目

  前行美术馆?58小镇  2018 A+国际艺术家驻留项目细则  在艺术史的发展过程中,几乎每一次重大的科技变革或广泛应用,都会对艺术行业产

2018-05-10 13:11
毕加索绘画3D仿造重新营造视觉体验

毕加索绘画3D仿造重新营造视觉体验

  Omar Aqil  奥马尔·阿卡尔  工作、生活于巴基斯坦的文化和艺术中心拉合尔  学习  很多时候  都是在练习一种思维方式  创

2018-05-10 11:26
小谈“古”如何为“今”所用

小谈“古”如何为“今”所用

  想观察历史的方向  重点在于要用哪种高度  如果是普通的鸟瞰高度  看着几十年或几世纪的发展走向  可能还很难判断历史趋势究竟

2018-05-10 11:02
珍珠选购鉴别

珍珠选购鉴别

 珍珠,作为唯一一种有生命的珠宝,千百年来一直备受女性的喜爱,上至王室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对它温润优雅的气质所打动。戴安娜王妃佩戴

2018-05-10 10:24
艺术评论的标准在哪里?

艺术评论的标准在哪里?

廖上飞批判探求艺术作品的真理内容,而评注则探求它的题材内容。——瓦尔特·本雅明作为艺术评论工作者,经常碰到有人问这样的问题:你评判

2018-05-09 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