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收藏新闻 >

成都民间藏书家蒋德森

2018-05-08 09:27:18 来源:

蒋德森。

成都民间藏书家②

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说:“一册书的命运就是与收藏者和他的收藏的邂逅。”

一本藏书的全部细节:出版日期、地点、装帧手艺、先前的主人,形成了一部神奇的百科全书,叙述着藏品的命运。

《山中白云词》,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张炎的大作,康熙善本。三百年人世沧桑,此书几度易主。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5月1日,在府青路,成都古籍收藏家蒋德森,说起这本书中隐匿的文士风流,连连称奇。

少年读书之烦恼

通常,藏书目的:一读,二藏。读是目的,藏是便于复读与使用。

在中国藏书史中,最出名的非明朝两位大神莫属。

一是嘉靖年间进士朱大韶,喜欢藏书,尤爱宋版书。

得知别人藏有宋刻《后汉记》,书中还有陆游、刘辰翁等前朝名士的题签手记。

他便心心念念,甚至不惜用极有才华的爱妾换取,这就是闻名的“美人换书”。

二是著名的文学家王世贞,嗜书成癖,曾用一座庄园来换一部宋刻本《两汉书》。

叶昌炽在《藏书纪事诗》中如此评价王世贞:“得一奇书失一庄,团焦犹恋旧青箱。”

蒋德森藏书,比不上这些豪华的收集者,但更接近于收藏的真谛:藏书是为读书。

1955年,成都。

盛夏的热度,与现在相差无几。

暑月蝉鸣,低矮的平房,沁着丝丝凉意。

少年蒋德森,向邻居家的大人借了一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汗津津的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生怕弄脏了书页。

熬更守夜,连看几天,眼看到了还书的日子。蒋德森把书页检查了又检查,生怕有卷角。

“因此,还书,最后一道工序是用凳子把翻过的皱褶压平。”完壁归赵,主人才有二次借阅的可能。

还书时,还得与主人交流读书心得,并在课外活动时将书中的故事讲给同学听。

这样,看一本书的使命才算完成。

在物质匮乏的时代,书卷里的忧乐,占据了像蒋德森这样少年的精神世界。

蹭书,也曾是蒋德森少年读书的烦恼。

那时在书店看书,光看不买,久而久之,营业员是要摆脸色或者骂人。

在西大街新华书店看书时,蒋德森会研究营业员的“脸色”:一个严厉些,另一个和蔼些。

所以,严厉的店员当班时,蒋德森就不去光顾。

蒋德森的藏品中常有这样破损的古籍。

青年藏书之艰辛

零碎的阅读,并不能满足一个嗜书者的愿望。

1957年,蒋德森拥有了第一本线装书——《陵阳集》木刻本,宋代江西诗派诗人韩驹的著作。

“在成都市古籍书店买的,花了两毛钱。当时的两毛钱也不简单:一份回锅肉1角6,米饭4分钱,够人一餐。”

父亲早逝,蒋德森过早扛起了家庭的重担。要买书,只有自己挣。

暑假,他就去工地打工,以贴补家用。当时,班上男同学都在一个工地打工,干些搬砖、拉沙的体力活。

一个星期下来,其他同学都回家了,只剩他一个。

“6毛钱一天,干满一个月,工地老板给我涨薪,7毛钱一天。”干满一个暑假,蒋德森小有收入。

交完学费还有盈余,剩下的钱全部买书了。心仪已久的线装六大本《康熙字典》抱回家。

1962年,21岁的蒋德森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开始上班挣钱。

起初他的工作是拉架车,从府青路煤厂运煤到长顺街。最开始是一次只能运500斤,收入5角8分钱,后来一次运2000斤,就可以收入2块多钱,一天运两次。收入颇丰。

如此拼搏,蒋德森除了为生活,也为满足精神世界的渴望--读更多的书,才有更多的精神财富。

正如法国戏剧家杜伽尔所说:“生活是一种绵延不绝的渴望,渴望不断上升,变得更伟大而高贵。”

平均一个月80多元的收入,在当时算是高工资了(大学毕业生才40多块,教师35块5,普通学工15块),其中大部分交给母亲家用,其余留下买书。

以至于,后来到汽车队工作,驾驶行当的爱好都是烟酒茶,他的爱好仍然是读书、买书。

从1957年到2018年,如今已78岁的蒋德森,60年藏书从未停止。

他家,不说普通的旧书,仅线装古籍近万册,善本上千册。而他经手的各种古旧书更是不计其数。

有人将他视作传奇,称他“书王”。对于这些说法,蒋德森自言愧不敢当,“读书是丰富人生的内涵,不是四处炫耀的资本。”

因为业界名气,有时也有人卖书“吃冒炸”:“这书蒋老师看过,都给了价的。”买书人就说:“我再加点价,你让给我。”买书到手,拿到淘书斋,向蒋老师“炫耀”,蒋老师一看便说:“我没有买这部书,他们打冒炸的,你上当了。”

康熙年间的善本《山中白云词》,书中朱批为晚清浙江名士顾元熙批注。

康熙年间的善本《山中白云词》,书中墨批为晚清名士顾复初批注。

《山中白云词》的命运

古旧市场多年浸染,蒋德森也有些宝贝。

其中,他最爱的收藏是康熙年间的《山中白云词》,由宗主张炎的当时久负盛名的浙西六大家词人--朱彝尊、李良年、沈皞日、李符、沈岸登、龚翔麟在刻集时同时刻印。《山中白云词》,正是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张炎的大作,存词302首。

5月1日,蒋德森把这卷珍藏拿出来细细研究,古朴的气息中,品味书卷遥远的过去。

张炎,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浙江杭州人,贵族后裔。早年为承平公子,过着休闲而富有艺术情趣的生活,其词注重格律和表现技巧,内容多写湖山游赏的贵公子生活情趣。

张炎二十九岁时,宋朝亡国,痛受家破人亡之惨后,词风渐变,盛衰之感,忘国之痛和江湖漂泊之苦,成为词的主调,格调凄清,因他精通音律,审音拈韵,细致入微,遣词造句,流丽清畅,时有精警之处。张炎的创作和词论对后世均有深远影响,清代许多词人都尊崇张炎,把他和姜夔并称,为浙西六大家词人所宗。

1962年,蒋德森在成都古籍书店买下这套《山中白云词》,仅仅花了两毛钱。

“可能是这套书后面有两页残缺,古籍书店就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了。”购买后,未来得及细读,他就放进旧书堆,尘封了26年。

1988年,他退休后,整理古旧书籍,才发现这书大有来头。

根据书中的题跋、印章,查阅相关史料发现,这套《山中白云词》至少历经三个清代名士:符曾,顾元熙、顾复初父子。

符曾,清代浙派著名代表诗人,官至户部郎中。符曾是这套书的第一个拥有者,至于为什么流转到顾元熙手中,就不得而知了。

蒋德森展示的三卷《山中白云词》,为金镶玉,保存完好,字迹清晰。

书页有两种批注:朱批和墨批。“长幼有序,父子相承。朱批是顾元熙,墨批是顾复初。”

此书由顾复初入蜀带到成都。现在很多人对顾复初不是很熟悉,成都杜甫草堂楹联就是他所写:

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

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

咸丰年间,顾复初以七品州判的官阶入蜀,最初在成都将军完颜祟实府上充当幕僚,后升为光禄寺署正。历任晚清四川总督吴棠、丁宝桢、刘秉璋的幕僚。顾复初的诗词文章样样俱佳,光绪年间还被公推为蜀中第一书法家。

此外,顾复初还与新繁县龙藏寺的高僧雪堂是好朋友。顾复初因爱妻范氏病逝,为安葬事宜,囊中羞涩的他到龙藏寺请求雪堂帮助,雪堂当即承诺由龙藏寺提供墓址安葬,让顾复初感动不已。

1894年,顾复初去世。雪堂遵其遗愿,将其葬于龙藏寺,与其夫人范氏同墓穴。

顾复初去世后,这本《山中白云词》此后几十年流落于何家?已成永久谜团。

所幸,好书有缘,如今再到珍爱之人手中。

赵尔丰的石头奇缘

赵尔丰,晚清军政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虽有“屠户”之称,但并不妨碍他的附庸风雅:酷爱冰冷坚硬嶙峋峥嵘的石头。

赵尔丰有本著作《灵石记》,叙述他在川边寻觅搜集有字的石头,绘印成册。赵尔丰自幼喜石,宣统元年(1909)奉命督师今西藏昌都,即察木多,见河边彩石“水日相映,五色必备,辉耀眼木”,遂取石收藏,“日相研究,得真草篆籀各体二百零四字”,编成此书。

此书收石图众多并有文字注解。为藏石赏石的重要典籍。

蒋德森说,目前流传出来的《灵石记》,成都有两本,一本在他手中,一本为另一藏家所有。书中213幅灵石图,既有参互错综之妙,也有解析反正之奇,说明赵尔丰藏石已达很深的境界。

此外,蒋德森还藏有金圣叹《唱经堂外书》顺治年间版本,乾隆年间刻的李调元《涵海本华阳国志》,清初刻的《崇祯遗录》等。

置身于成堆的卷帙中,你才会发现这些历史人物的奇异,而旧书才会在拥有者手里得到新生。

这是蒋德森的体会,也是读书人应有的境界。

古籍修复。

古籍修复后。

他与补字匠人的友谊

在府青路玛塞城,蒋德森的书斋旁,有一个专业修书的摊位。

一页页边缘破烂成蜂窝状的古籍,经过专业的处理后,重新焕发生机。

古籍的各种破损、污渍等被修复艺人叫做书病。古书艺人视书为孩子,所以修复如看病,也有望、闻、问、切。

古籍修复,大江南北有各派绝技,所存在的派别和书画装裱的派别大体一致。分沪派、蜀派、徽派、岭南、鲁派、津派,但大部分在1970年左右消失。

蜀派曾有绝技“借尸还魂”,可以把整个旧书纸更换,让原来的墨迹附着在新的纸张上。可以大大延长书的寿命,但因为不符合修旧如旧,这项绝技已随蜀派的消失而消失。

蒋德森所藏的古籍,也有部分需要修复,比如《山中白云词》残缺的两页。

修复容易,补字高难。补字的人,不仅要有《水浒传》里“圣手书生”萧让的绝活,善写苏、黄、米、蔡四种字体,还要会篆书,燕楷,行草等。

蒋德森就托人找了原成都刊刻厂老艺人陈定钦,没想到,陈定钦是个中高手。精研各种字体,书法水平也很高。

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好朋友。可惜的是,陈定钦前几年去世了,种种原因,他的绝艺并没有传承下来。

所以,如今成都的古籍修复市场上,懂修复的大有人在,但补字已是“一匠难求”。

蒋德森察看收藏的古籍。

收藏心得

抽印本极具参考价值

古籍收藏,不仅要了解其价值,更要善于研究、总结,物尽其用,才是古籍最好的归宿,更是藏书人的责任。

“抽印本多半是著作的第一次印,最接近作者的原稿,极具参考价值,但目前还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蒋德森聊起自己的藏书心得。

“比如郑振铎的《世界文库》,他把部分文章分期刊登,这在当时是一种营销的手段。不过后来发现,更早以前就有这种形式。邓实、刘光汉当时与章太炎一道办《国粹学报》就是采取这种方式。比如某位学人的学术论文,本期刊出第一部分,下一期再刊第二部分,没准第三部分隔了几期再刊出。所以,对做学问的人来讲,要将这些文章都收集齐很不容易。用现在的话讲,必须是他的忠粉,一期不落地买,才能集齐。”

“虽然收集很困难,但做学问的人对此情有独钟,会在这上面花很大的功夫。自己做学问,写成文章发表,向刊发单位要一点自己写的那篇文章,这就是‘抽印本’。这些文章,后来有的重印时做了改动,有的家人、子女在整理时做了修改。而抽印本全都是按照最初刊发的原文如实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从原始版本到修订本,从中就可以进行对比,归纳出其中的学术含量及差异,也是一种变化的体现。”

“事实上,目前一些爱好者不知不觉会收集到抽印本,但都没能引起注意。同时,抽印本的存世量也不是很大,因为抽印本一般都是送人的,送给师友商讨、研究。更有部分老一辈学人,书再版机会少,所以他们的抽印本就更显珍贵。”

热门新闻
PCGS打造专属特别标签来纪念第四版人民币退市

PCGS打造专属特别标签来纪念第四版人民币退市

第四套人民币已于5月1日起开始停止流通,这也意味着四版币从流通货币变成可收藏的纸钞,目前各类四版币已成为市场中的热门品。近日,PCGS特地

2018-06-25 09:32
关于扇面的保存与赏玩方式

关于扇面的保存与赏玩方式

傅抱石、郭沫若《观海·草书七言诗》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拍品截至到2018年春拍,藏家朋友们目睹了书画市场的不断调整,近现代很多大师的作品

2018-06-24 16:41
拉缅甸抹谷鸽血红红宝石及约5.0克拉D色IF净度内部无瑕净度钻石配钻石戒指以2162万元成交

拉缅甸抹谷鸽血红红宝石及约5.0克拉D色IF净度内部无瑕净度钻石配

 2018年6月19日下午,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瑰丽珠宝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239件精品上拍。其中,本场的封面作品——同心同德约5 0克拉

2018-06-23 16:40
“雍正过枝八桃五蝠盘”在秘藏百年后首次华丽现身

“雍正过枝八桃五蝠盘”在秘藏百年后首次华丽现身

日前,保利春拍古董之夜可谓精彩连连,继成窑三清斩获白手套后,本季的重点拍品雍正过枝八桃五蝠盘终于在秘藏百年后首次华丽现身。对盘作为

2018-06-23 09:29
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景元(二)——斯彼尔曼等典藏西天梵相三尊”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

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景元(二)——斯彼尔曼等典藏西天梵相三尊

2018年6月19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景元(二)——斯彼尔曼等典藏西天梵相三尊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3件精品上拍。其中,十四世纪马

2018-06-23 09:29
常玉现存着录作品当中惟一一幅以墨混合油彩的裸女作品《双裸女》以1840万元成交

常玉现存着录作品当中惟一一幅以墨混合油彩的裸女作品《双裸女》

2018年06月20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41件精品上拍。其中,常玉现存着录作品当中惟一一幅以墨混合

2018-06-22 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