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业界之声 >

我替作伪的画家可惜 书画造假门道深

2018-03-21 21:05:34 来源:美术报

陆俨少 井冈山朱砂冲哨口 收录于《陆俨少全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

陆俨少 井冈山朱砂冲哨口 收录于《陆俨少全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

无功不成 无德不昌

我替作伪的画家可惜

美术报:作为艺术家,您如何看待现在艺术市场的伪作现象?

曾宓:随着科技的发展,作伪的手法很多样,对艺术的冲击是很大的。前段时间,有人委托我来看一张仿造我的画,我一开始都以为是真的,可见伪作的水平相当不错。对艺术史来说,文艺本来是高雅纯洁的,虚假的东西当然是对艺术的伤害。我是1957年考取的美院,1962年毕业的,那时候潘天寿、吴茀之、周昌谷这些老先生都健在,班上才两个学生,童中焘和我。我们在画的时候,老师都在旁边指导,而且还坐下来示范画。如今的美院扩招了,学纯艺术的人很多,还有没有这样的教学条件?中国现在经济很发达,科技也在进步,但是现在一部分画家却向“钱”看,自己画的画、写的字不能很快有市场,竟然走上冒充的路。有一些画得很好的画家,天分也不错,他却“高仿”,水平不比我差,我很佩服这些人,更替他可惜。为什么可惜啊?有这么好的本事,为什么自己不画不写?要去模仿人家,多可惜。但是他模仿的如果混得过,就有收入。他自己的画,画得再好,价格也卖不过模仿我的作品,所以是把钱看得太重。

打假,要懂得艺术规律

美术报:如何去改变这种现象呢?

曾宓:最近有人告诉我个好消息,有关部门在做“艺术打假”,不打假是不行的。如果这个现象不阻止,对艺术的影响不可想像。但是要想纠正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解决这个问题,管理者要懂得书画艺术行业的特殊规律。美术的标准是相对抽象的,幸好中国的传统艺术博大精深,一直都有人在坚持、探索,让传统文化充实发展,走在正道上。中国古代的大书家,每一个人都是大学问家。人的气度在书法里面最容易表现出来,一个人气质很好,不管是简单的字、繁复的字,都能安排得很舒服,看上去很美。

要把中国书画艺术真正搞好,需要把最有传统修养的好老师集中起来,像师父带徒弟那样,亲力亲为带出好画家,不能“炒大锅饭”。我在美术界已经60多年了,时常思考,到底画画是怎么回事。我总结了几句话,文艺之道,无功不成,无德不昌。

用假画进行学术攻击更悲哀

美术报:您如何看待书画艺术造假的现状?

孙永:艺术品造假贩假,是古老之业,并不是现在才形成的利益链,古代也存在造假的作品。我觉得造假分两种,有一种是不单纯为了获利,还是追求艺术水准的;还有一种是不管质量好差,纯粹的利益至上,这种造假冲击了市场,也把我们的艺术作品,尤其艺术大师作品的含金量降低了。如果只追求利益,除了我们画家、藏家深受其害之外,文化产业也很难真正发展。

举个例子,前几年我们给陆俨少先生编了全集,花了四五年时间,相当于重新学习了一遍陆老的艺术。那几年,各种各样的真假作品都会汇总到我这里,就发现关于陆老的造假市场,基本集中在香港、上海、浙江这3个区域,因为陆老在这些区域的影响力最大。有人专门仿他中早期的,也有专门仿晚年的,各有造假的门道。赝品也是分高中低档次的,现在在浙江,陆老的低仿已经基本没有市场了,因为浙江人对陆老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低仿在浙江没有生存空间,就转移到北方。但是,同样的,如果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到浙江来,看懂的人就相对较少,而北京一带看懂的人就相对多。所以贩假也有异地销售的特点。

还有一些做法,是把一套画,真的假的掺在一起卖,一套作品就变得越来越假。有一件陆老的作品请我们鉴定,颜色很火气,一看就不是陆老的水平,但是水墨是陆老的笔意。市场上设色的画卖的比黑白水墨的贵,这件作品是在陆老的水墨基础上后加的颜色。这种半真半假的“假画”,真的是毁了一张好画。现在科技发达了,造假的手段也多样化,鉴定越来越难。比如一张画,可以全部扫描、打印,再仿制,仿真度很高,一般人看不出来。陆老的一件作品就被人扫描,放得比原作还大打印出来,进行复制,因为作品越大价格就越高。

还遇到过一种情况,人家有争议,把我的作品拿出来和一些大师比较,故意选假画,说我画得差。利用假画来攻击我的学术,我们从学术上也是受害者,我觉得这个事情更加悲哀。

公检法机构需要艺术鉴定人才

美术报:对于这样的现状,您有怎样的建议?

孙永:我们现行的管理规则是存在一定的漏洞的,艺术品销售的平台有没有责任把关,买家买到假画与平台有没有关系,这个始终是有争议的。

在去年的政协会议上,公检法有关的同志都在场,我就谈了一下这个问题。书画方面的制假贩假其实是很专业的问题,我们没有一个能够“艺术打假”的专门机构,公检法其实也缺乏这样的专业人才,艺术品在鉴定方面是存在一定难度的,不像其他商品有质监局的管理。 (下转第11版)

作伪的尺度有待考量

美术报:作为艺术家,您如何看待现在艺术的伪作现象?

鲁大东:伪作这个问题其实挺复杂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伪作本身也有高低层次之分,它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为艺术市场增添了一些“独特”的色彩。或许对于普通人,说某个作品有多好,他不一定有感觉,但是说这个作品的鉴定故事,比如过去可能被调过包,哪个鉴定家走眼了,这些戏剧化的内容反而有很多人感兴趣,这也许是艺术传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我觉得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艺术品的真伪问题,就像徐小虎曾经讲过一句话——“任何的作品都是真迹”,伪作也是作假者的“真迹”,因为伪作也有自己的时空和故事。像张大千作过石涛的假画,不仅骗那些不懂的人,甚至连吴湖帆和叶恭绰都被骗了。一个高水平的作伪者,也会增加艺术史研究的难度,还好这样的人出现得不多。

艺术史中也有存疑的作品,像书法史上,王羲之、王献之、张旭、怀素,这些大家的作品部分仍存讨论。历史上还有,有时候画家本人亲自参与“作伪”,画家本人精力是有限的,像文艺复兴时期,乔托的绘画有一部分是他起大稿子,其余找弟子代笔。又比如董其昌、金农,也有很多代笔。这些算不算“伪作”呢?因此,我觉得关于“伪作”的尺度可能有待考量。

现代人的伪作问题其实不用太担心,因为研究的材料很多,越来越多人的研究只会越来越精细,剔除假的东西。但古典作品的伪作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关系到艺术史的书写。拿吴镇的作品来说,元代所遗留下来的艺术品本身量就少,那伪作出现以后势必就会造成他的真实艺术面貌难以判断的情况。经过现在几十年来我们对艺术史的研究与讨论,慢慢地把一些不属于那个时代的作品剔除出去。

名声与价格不匹配的

艺术家易受伪作影响

美术报:是否担心作品被作伪,影响到艺术家本人在艺术市场的价格?

鲁大东:伪作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市场有它的消化能力,其次价格的低廉吸引着特定的消费者,比如说有人就是想买一件作品回去挂在家里做装饰,他不关心是不是真迹。所以所谓的真伪问题,与市场发不发达、现代社会人的心态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像日本或者欧美的现代化水平尽管比较成熟,但在利益的驱动下还是有很多假东西,就是这个道理。

艺术家的作品被人作假,实际上要到一定的级别,证明作品在业界得到承认。好的艺术家其实是不太受影响的,除非艺术家的名声与价格十分不匹配,很好模仿又价格很高。我们看启功先生,他在世的时候,在路边摊儿上看到署着他的名的伪作,他看了半天说,你这笔写得不对啊,你到我家来,我给你教教。那个时代,他不在乎艺术品价格的高低,所以他不担心伪作。

当然,伪作的出现涉及到人的品质问题,做市场的人尤其痛恨这件事。艺术市场出现伪作,说到底还是存在着暴利,当作伪的人自己创作的作品没有他作伪的利润多时,他们可能会选择这么做。作假画有一个好处就是成本低,书法可能就更简单了,笔、墨、纸,最多做做旧,而且风险也很低。油画就稍微难一些,因为成本高了,技术上也更复杂。我还看到有些网络的艺术品交易,卖家、伪作和名家合成一张合影,过几天人没变,再换一张画卖。做得太不专业了,但是成本很低,卖家本身也不指望卖高价,但至少比自己的作品价格高。

说假容易说真难

美术报:大众如何判断作品真伪呢?对于艺术市场的真伪问题,有什么建议?

鲁大东:有时候艺术家自己都不一定能做自己作品的真伪判断,齐白石看木版水印印刷他的作品,一开始也以为是真的。我前些时间遇到过作品被作伪,朋友微信上问我的时候,发来是小图,看上去是没问题的。我点开了大图之后,看了很久才发现问题,那个作品是双钩填墨的,就是所谓摹本,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只不过印章上面出现了破绽。作假同时代的人的作品,因为时代气息接近,一般是很难辨别真伪的。而对于古代作品还有“到代不到代”这一说。所谓科学的艺术品鉴定一定要建立在大量个案研究的基础之上,像“徐半尺”徐邦达那样打开一半或三分之一画便可鉴别真假的“望气”鉴定之人是极少的。大名家出了一件作品,大家趋之若鹜,但是说是假的很容易,就说觉得“气息不对”就行了。到底怎么“气息不对”,这很难理性地解释。想把它判定是真的比较难,因为要说服别人这件作品是真的,要提出很充分的理由。除此之外,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可以被他人鉴定,首先要有这个艺术家足够多的作品,其次就是他具备强烈的个人风格,对他作品的分析就可以建立在一个比较理性的基础上。

所以我觉得与其打假,不如让艺术家更多地和大家交流、办展览,让公众更多地了解艺术家。有一个方法,就是让每个艺术家都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档案。每创作一件作品,就把它拍下来发到公众的平台上去,这样自然就形成了一个自己的资料库,每件作品全都在里面。别人想要知道作品的真伪,只要到资料库去调阅就可以了。我现在习惯做了作品,拍张照传朋友圈或者微博这样的公众平台。这算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但是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还要培养大众对艺术品理性的观察、分析,建立大家认可的逻辑思维的、可以交流的平台,一同探讨和研究。我觉得这是现在这个时代赋予的,博物馆、美术馆的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拍卖会的展览也可以去看,还有网络那么便利,一个普通人如果感兴趣,可以自学,也可以参与买卖,积累经验。要树立一个对真伪的道德观,是不容易的,但还是要做。

尤其是书画逐渐与市场接轨之后,由于很难管理,从中获利的制假贩假的始作俑者被法办又是少数,在丰厚的利润驱使下,有人选择铤而走险,这些利益链要斩断就显得相对困难。往往一张假画,是经过几道手续来完成的,比方说有刻章的、有专门落款的、写书法的、画画的、销售的,都有分工,涉及面比较广。几百块钱生产的东西,出手甚至可以到几十万、上百万,所以说这个暴利行业,如果相关部门不直接干预,就没有办法控制。

精益求精的作品很难被仿造

美术报:作为艺术家,遇到自己的作品被仿冒,能做些什么呢?

孙永:在1990年左右就开始陆陆续续有我的假画了,这么多年过来,假画可能会越来越多,我存了很多仿造我的假画的资料。有时候这边作品刚刚上展览、出画册,那边假画已经出来了。

作为画家对于自己的画,现在只要有机会,我尽量很主动地免费鉴定,认真负责地对待藏家。但是,艺术家不可能一直做鉴定,我们也是业余给大家掌个眼,所以很有限,因为可能在市场上有一定数量的作品流动,我能看到的就只有几十张、上百张。让画家自己跑到一线去打假也不现实,画家通常是很矜持、斯文的。

绘画界如果越来越讲究速度,对造假者来说就是个好事。技术难度偏低的画,其实对造假者是有利的,一些十分复杂的、讲究技术含量的作品,仿的相对少,因为不好把握。所以,现在尽量让自己每一张作品,更加地精益求精,让人家仿起来不是这么容易,在更高的艺术追求的同时,等于说是增大了仿造的难度。

怎样鉴别书画真伪 ?

1、书画家的艺术风格。一个书画家长年累月所形成的笔法习惯,无论其作品题材如何变化,总能看到他的笔法轨迹和风格特征。所以要熟悉主要书画名家的艺 术、师承渊源、作品境界以及创作笔法、用墨用色等独特之外,这样尽管一些伪冒品极其相似,仔细端详也能看出破绽。因此,了解和掌握书画大师的艺术风格和特 征有利于辨别真伪。

2、书画的时代风格。书画作为文化艺术,既有其自身的积累和师承,也有自己发展的历史,是历史文化演变的结果,同时,也受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物质条件及生活习俗的影响和制约。不同时代的绘画有不同的风格特征,如果一幅绘画不符合时代特点,那很可能是赝品。

3、书画的落款和印章。书画作伪者常常利用无款字画或残破字画,在落款和印章上做手脚,有的伪造签名,有的伪造印章。对签名真伪的鉴别,一是从笔法和 书法功力上辨认;二是从书画家名、字签署习惯辨认。对印章的鉴别也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是看印章。不同时代印章的形状、刻法、篆文以及印章的用料质地多有不 同。二是看印泥。另外,也要注意落款年月与作者出生年月是否相符,与事实有无出入。

4、画纸画绢。书画所用的纸和绢,因朝代不同也有所不同。宋、元所织的绢无论精细、色度都有差别;而一些朝代的造纸用料也有不同,如书画上落款的朝代与绢、纸的朝代不符,也可断定为赝品。

5、画面表现的内容。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的审美标准不同,如在人物画法上,唐代仕女多体态丰腴,而明清仕女多弱柳扶风、典雅清秀。另外其服饰、发 式、摆设、器物式样等也有明显不同,如果一幅画落款是元代,而人物的服饰是明代才有的,那这张画肯定是伪品。所以,熟悉各时代的服饰、器物等知识,对鉴别 古字画也是十分有益的。

热门新闻
我国和乌拉圭建交30年 大使馆举办瓜拉尼艺术展

我国和乌拉圭建交30年 大使馆举办瓜拉尼艺术展

2018年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乌拉圭东岸共和国建交三十周年,由中国美术馆、乌拉圭前哥伦布土著艺术博物馆和乌拉圭驻华大使馆共同主办的乌拉圭

2018-04-20 17:44
江口沉银化身“金银宝地” 再出水1万2千余文物

江口沉银化身“金银宝地” 再出水1万2千余文物

石牛对石虎,黄金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关于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的传说,一直都离不开金银财宝。4月20日,封面记者获悉,该考

2018-04-20 17:38
北京发现汉代窑址32座:青砖摆放极为整齐

北京发现汉代窑址32座:青砖摆放极为整齐

副中心考古新发现汉代窑址摆放整齐青砖极为少见 另发现汉代至明清墓葬338座昨天,市文物局发布北京城市副中心考古工作最新进展。在北京城市副

2018-04-20 15:08
平遥国际雕塑节在北京举办全球发布会

平遥国际雕塑节在北京举办全球发布会

平遥国际雕塑节组委会19日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宝蕴楼举办全球发布会。 胡健 摄北京4月19日电,平遥国际雕塑节组委会19日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宝蕴楼

2018-04-20 15:05
故宫文创体验店入驻北京前门大街

故宫文创体验店入驻北京前门大街

故宫文创研发交流中心正式落户平遥如今,位于前门大街54号至56号的ZARA门店里,所有服饰都已不见,只剩下少量衣架靠在墙边。而在清明节期间,

2018-04-20 13:30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出水文物三万余件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出水文物三万余件

4月20日,澎湃新闻记者位于四川眉山市江口沉银遗址现场,参与发掘考古工作人员正向记者展示出土的文物。江口沉银遗址:考古为证确认了张献

2018-04-20 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