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临摹都是画家们登堂入室的途径之一

2018-01-30 10:41:18         来源:中国文化报   

随着农历新年的临近,各大美术机构也将迎新年特展提上了日程。本周,就有不少美术馆和博物馆举办了迎新展。最为引人关注的是,1月25日中国美术馆三个新年展同时开幕,分别是“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花开盛世——中国美术馆藏花鸟画精品展”“笔墨当随时代——弘扬新金陵画派精神江苏美术采风展”。尤其是国内外第一次围绕徐悲鸿大型美术主题创作进行的全方位策展,也是徐悲鸿美术精品近十年来首次大规模地集中展示。花鸟画精品展则汇集了中国美术馆藏花鸟画精品100余件,将宋元以来的花鸟画发展脉络通过具体作品集中展现与梳理了一遍。

此外,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张大千艺术展”也值得关注,共计展出100余件(套)张大千作品,以“集古得新”“临摹敦煌”“大风堂收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系统展示了张大千一生的创作历程。其中,既展出张大千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如《龙泉寺检书图》《华山云海图》和《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等,也展出他收藏的陈洪绶《右军笼鹅图》、石涛《长安雪霁图》等重要的古代绘画藏品。通过此次展览可以对张大千的艺术道路有更为全面的认识,进而理解其在20世纪中国艺坛中的独特价值。

上述展览中展出的很多经典作品,可以说是我国文化历史上的瑰宝,值得我们去学习和体味,其社会价值不言而喻,更难以用价格来衡量。绘画可以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享受,也可以带来物质上的富足,这是艺术市场繁荣发展带来的结果。然而,或许是这个市场诱惑太多,使得假画充斥市场,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近期,就有两则关于假画的新闻被人们关注。一则是国内的《名家书画“李鬼”横行,谁是乱象幕后推手中?》,这篇新华社的文章被国内不少媒体刊登。贵州省遵义市公安机关在公安部指挥下,历经半年多时间,成功破获一特大制贩假冒启功、齐白石等名家书画作品案,摧毁3个犯罪网络,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可谓是集团作案了。另一则新闻里制作和贩卖假画的主人公是一个名叫Wolfgang Beltracchi的德国人。令人震惊的是,他曾因为伪造名家画作入狱6年,不但没有被艺术家唾弃,反而被无数人当作偶像,被称为大师。实际上,在中国也有这样一位制作假画的大师,就是张大千。张大千已经被国人公认为艺术大师,这位画家不仅会“画”,更是精通鉴定、善于模仿。如此“造假”高手,让他的仿古书画在书画界、鉴藏界也很有名气,成了公开的秘密。他主动承认很多画是自己仿制,也使得画假画成了一件无伤大雅的事。笔者相信,如果Wolfgang Beltracchi愿意努力,也可以成为一个有所成就的画家。但是,制假画终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古往今来,临摹都是画家们登堂入室的途径之一。然而,只是将制作假画当作谋生途径,不仅扰乱了市场,更让被仿的画家和买家的利益受到损害。如今的书画市场上乱象丛生,比从前更甚,制假售假之风却难以遏止。一些不法之徒通过展览等途径洗白、通过拍卖的渠道售假几乎成为常态。《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第61条第2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这种“不担保真伪”,被大多数机构钻空子,变成了一个合法销售假画、假艺术品的平台。这是书画市场乱象的根源之一。鉴古识今,对于普通人而言,多到博物馆看看精品、真品,倒不用那么担心,对于相关机构而言,则还需有更多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