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英雄形象,彰显时代精神是中国文艺的一个优良传统

2018-01-11 22:22:58         来源:光明日报中国青年网   

英雄是时代的楷模,文艺是时代的先声。塑造英雄形象,彰显时代精神是中国文艺的一个优良传统。今日之中国已全面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如何塑造与新时代相匹配、与时代精神相契合的英雄形象,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重大美学命题。

从站起来到强起来:找准新时代英雄塑造的历史方位

英雄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和时代而存在。不同的时代必然产生与其相称、铭刻着鲜明时代烙印的英雄人物。检视当代中国文艺打造的英雄画廊,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英雄形象都是革命英雄或与中国革命历史命运息息相关的民族英雄。前者主要有两大类:一是“红色经典”中的英雄形象,如《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红岩》中的江姐;二是新时期以来文艺作品中的平民英雄,如《闯关东》中的朱开山,《大染坊》中的陈寿亭。尽管他们的出身、身份和性格各有不同,但却有着共同的精神标识——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民族的希望,慷慨赴死,舍生取义——这种精神正是中华民族从血泊中站起来年代的最鲜明、最集中的性格写照。

今天,我们已经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历史方位上。新时代必然会诞生无数新英雄。作为中华民族的先进分子,新英雄身上必然更鲜明、更集中地彰显出新时代的精神特征。新时代的新英雄更多的是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实践中涌现出来的改革英雄、创业英雄、科技英雄、创新英雄。他们的精神标识不再是革命年代的慷慨赴死和舍生取义,而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征程中的攻坚克难和改革创新。

新时代的中国文艺应更加自觉地深入生活,从中发现、挖掘和塑造彰显着新时代中国精神的英雄形象。这才是新时代中国文艺的崇高使命和重大责任,也是新时代中国文艺塑造英雄形象的主要历史方位。这样说绝不意味着新时代的中国文艺就要放弃或弱化革命英雄性格的塑造,而是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顶层设计出发,努力填补现实英雄形象严重不足的短板,形成革命英雄、建设英雄、改革英雄、创新英雄等各类英雄形象百花齐放、相映生辉的当代英雄审美格局。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满足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的更高需要。

从市场趣味到人民中心:找准新时代英雄塑造的价值坐标

一段时间以来,受经济利益的驱使,一部分文艺作品开始偏离人民中心,走上了片面追求高收视率、高点击率、高发行量或高票房的歧路,它们也塑造英雄人物,但这些英雄人物往往被刻意涂抹上匪气、痞气、流气等另类特征,如《民兵葛二蛋》中的葛二蛋、《红娘子》中的梅贤祖等;还有一类就是近年备受诟病的“抗日神剧”中的英雄。这两类英雄形象在性格特征上各有侧重,但在创作机理上都是按照商业美学和市场趣味进行的。这些另类英雄塑造打着艺术创新的幌子,解构了英雄的本质内涵,亵渎了英雄的光辉形象,严重误导了社会大众的价值观、历史观和英雄观。

繁荣社会主义文艺,要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原则。这说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新时代中国文艺创作及其英雄塑造的正确方向。新时代恪守以人民为中心这一英雄塑造的价值坐标,需要正确把握三个理念:第一,坚持人民创造历史、英雄源于人民的唯物史观。英雄是从人民中间成长起来的优秀代表,而不是一类脱离人民生活的特殊群体。任何脱离人民、脱离人民生活的英雄塑造都是背离以人民为中心的。第二,坚持人民利益与个人利益高度统一的新英雄理念。新时代的英雄绝大多数都是改革创新英雄,衡量他们的英雄本色不一定是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而更多是为社会、为国家、为人民作出多少贡献的创新本领,这是新时代中国文艺必须建构的新英雄观。第三,塑造更多闪烁着人性光辉的英雄形象。这就要求艺术家在符合生活逻辑和人性逻辑的典型行动中建构英雄性格,赋予每一个英雄行动强有力的社会动机和人性动机,充分展现英雄性格的多元性、丰富性和真实性,这样的英雄形象才会最大限度引发人民的共鸣,感召人民的灵魂,激励人民的奋斗精神。

从成龙式英雄到战狼式英雄:找准新时代英雄塑造的美学尺度

同样处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在塑造英雄形象方面,成龙是一位与众不同的中国艺术家。他的《警察故事》系列、《神话》、《十二生肖》、《功夫瑜伽》、《英伦对决》等影片,每一部都是在讲一个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得懂的当代中国英雄的故事。这些英雄形象几乎全都是当下社会中的普通平民,但他们的行动却彰显出中国文化的独特风采,以此构成了这类当代英雄塑造中的一道独特而亮丽的风景,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当代中国文艺历史英雄塑造有余、当代英雄形象不足的缺憾。

成龙式的英雄形象既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历史英雄,也不同于美国大片中的“超级英雄”。在刻画这些英雄的性格上,成龙既能将人类共有的普遍人性如喜怒哀乐、善恶美丑等高度逼真地表现出来,又能将中华民族特有的内在思想文化性格精准地展现出来,达到了高度的艺术真实,产生了强大的艺术感召力。诚然,成龙式英雄往往具有一定程度的夸张、戏谑等喜剧风格,但这些喜剧元素并非是为了神化英雄或拔高英雄,更主要的是基于大众审美心理的需要,且总体上较好地控制在主观真实的艺术框架内,这样的艺术设计可谓是成龙在打造英雄形象中的一大创新。

不同于成龙式的平民英雄叙事,电影《战狼2》采用宏大叙事,塑造了冷锋这样一个彰显着新时代中国精神和中国价值的当代典型英雄形象,堪称当代中国文艺英雄叙事中的标志性成就。首先,冷锋的英雄行为建立在专业精英主义与团队精神相结合的基础上,这一点不同于以往主要依靠某种崇高的意识形态信仰或桀骜不驯的另类性格而成就自我的英雄成长路径。其次,冷锋的英雄行为既符合普遍的生活逻辑、情感逻辑和人性逻辑,又彰显着鲜明的当代中国精神和中国价值。比如,他一身正气,但也会因捍卫真挚的战友情谊而失控伤人,犯下大错。最后,冷锋这一英雄性格是人性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共性与个性的高度统一。如果没有冷锋这个典型性格,我们就无从同时领略到人性中的正义与善良、亲情与友情、爱情与仇恨、倔强与柔情的相映生辉;如果没有这个典型性格,我们也无从同时领略到人性中的大爱与小爱、大我与小我、大家与小家的矛盾冲突。正是如此逼真的人性再现,才让我们对英雄产生了感同身受的强烈情感共鸣。这就是恩格斯所说的处在“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综上所述,从成龙式英雄到战狼式英雄,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恪守艺术真实这一美学原理。只要新时代的艺术家正确把握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找准英雄所处的历史方位,牢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方向,始终恪守艺术真实这一美学铁律,就一定能够塑造出一大批彰显新时代精神的丰富多彩的当代中国英雄形象。

(作者:马立新、洪文静,系山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