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旦宅的绘画作品中,书法无疑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2018-01-08 21:56:11         来源:文摘报   

 

刘旦宅《奔马图》

刘旦宅曾经说过,中国绘画的确有着写实和写意两大类,一般理解是写实的比较工整,讲究形式;写意的比较粗犷,不拘形式。他指出这种理解是不全面的,写意的不等于粗犷,粗犷的也不等于写意,“你看陈老莲画的就很工整,他的画是写意的;吴伟的画就比较粗犷,但他是写实的。写实的主要表现客观对象,而写意的则是通过客观事物来表现画家主观的、感受到的东西,抒发感情。”

在这幅《奔马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刘旦宅对于奔马的处理,与传统的写实画风有着很大的不同。他用简洁遒劲的勾勒准确地“写”出马的轮廓,形态的拿捏显得恰到好处;以干湿互见的笔墨皴擦出马的形体,马的色彩、肌肉,以及神态更是用“墨分五彩”的手法表现了出来,墨的浓、淡、焦、渴都在表现马的“神韵”。奔马突出其动势,肌肉的画法虽然稍显简略,看似寥寥几笔扫出,但繁简得宜,重点突出,使观者如闻奔马嘶鸣腾跃,轰然作响。

在刘旦宅的绘画作品中,书法无疑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著名画家江宏先生曾说,现存刘旦宅的书法作品里,很少见到篆书和隶书。在正楷、行书、草书之中,行书、草书应该适合刘旦宅的个性与情趣闻,但刘旦宅的行、草书中往往在不经意出现楷法,而且这种偶在行、草里露峥嵘的楷书笔法,力拔千钧,犹如定海神针般弹压了某些躁动。

在这幅《奔马图》中,刘旦宅题跋:催榜渡乌江,神骓泣向风。君王今解剑,何处逐英雄。神骓得遇英雄,惜其不终逢时之难也。故髻伤之。此上老杜真堪共死生同一慨矣。丁卯秋,刘旦宅并识。

“催榜渡乌江,神骓泣向风。”这两句,写的是兵败后的项羽把乌骓送与他人,而乌骓马却依恋故主,故而“泣向风”。“君王今解剑,何处逐英雄。”这两句表达了对乌骓马今后状况的同情,是作者李贺代替马说出辛酸的话,充满着无限悲情。

李贺以乌骓马自喻,名为咏马,实是写怀,借马发言。他以历史上的乌骓为主角,通过乌骓马的内心活动去表现它的际遇和周围复杂的环境。而通过刘旦宅的书法表现出来,无疑更具有冲击力。

20年前,曹可凡因为《诗与画》的电视栏目认识了刘旦宅,并和刘旦宅成为忘年交。曹可凡表示,“刘旦宅对自己的作品很自信,同时也非常钦佩谢稚柳、陆俨少、程十发等画家,尤其是程十发和他一样都是画人物见长,但我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见过‘同行相轻’一说。他喜欢有风骨的人,欣赏有骨气的人,他本人又何尝不是有风骨的人物呢?”

(《新民晚报》12.16 王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