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一批年轻人致力于大漆艺术在时尚生活中的实际应用

2017-12-27 17:22:57         来源:美术报   

 

大漆莳绘螺钿工艺梳子
大漆莳绘螺钿工艺梳子

 

追溯中国漆艺的发展,一条“从跨湖桥出发”,历史悠久,纵横长江、黄河流域的漆艺母源文化血脉,清晰可见。它还将源源滚滚向东流,流向更为远方的大海。

我们提出主张“制器尚象”,首先,是指模仿自然现象,所谓具象。如中国人设计制作的漆勺子(2007年,江西靖安李洲坳李家村出土东周漆勺),那是从夜幕星空北斗七星连接的形状“勺星”而来。其次,是指借鉴自然规律,所谓抽象。如中国人创造“河图洛书”,周易八卦,那是从黄河与洛水的交汇相容中得到太极图像的启示。“漆弓”(将人体脊椎伸展收缩的作用力附着于桑木藤蔑皮筋及和其胶漆之上),“髹饰车舆”(御马车辕的曲线与王者乘坐的斗状方形空间即是北斗星之斗)等诸多“礼器”和“地动仪”“罗盘”等等,都是“制器尚象”的结晶硕果。关于生活设计美学的话题,设计界常有讨论,而传统工艺美术,特别是在漆艺界涉及得不多。这一点日韩漆艺界做得好,或许说是走在我们的前面。现代生活中日本人还坚持使用漆器,韩国的情况也好于我们,虽然现在韩国新娘出嫁不用贴满螺钿的家具了(此风俗有如中国浙东地域曾经的嫁妆“十里红妆”和日本曾经的金莳绘家什嫁妆),但是,于韩国统营漆艺美术馆中,我确实见到金圣洙所设计的髹漆杯子。我们中国其实也有一批年轻人在做着这样的事情,致力于大漆艺术在时尚生活中的实际应用,只是这样的展览推介和关于生活设计美学的讨论在中国漆艺界还是凤毛麟角。

所谓“用”加“美”,用,即使用(指材料的有机运用,如大漆在餐具上的使用优势是可以杀死大肠杆菌等),实用(指造型要符合人体的使用功能)和更高境界的精神(中国传统的礼,所谓礼器)上的用。所谓美,是指愉悦视觉,触觉等人的感受器官,令人有生理上的快慰和情感上的触动。由此创作出的艺术品既可陶冶情操,又可在生活中起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这正是提高全民族生活设计美学素质的一个卓有成效的形式和方法。(作者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