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老了,别人往往要花很长时间来介绍他-余光中

2017-12-15 13:51:08         来源: 南宁晚报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享年89岁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成为诗人永远的绝响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的两次邕城行

著名诗人余光中留下的诗作《乡愁》最被广为熟知

对南宁的地灵人杰印象深刻

 “一个人老了,别人往往要花很长时间来介绍他。”听完广西大学文传院院长对自己的详细介绍,余光中的第一句话就引得师生捧腹。这是2001年9月,余光中到广西大学讲座的开场白。16年过去,说此话的大师离去。人们无须花太多时间去追忆,因为老人一首《乡愁》就足够慰藉人的灵魂太久太久。

余光中来南宁的两次主要活动都被媒体记载。2001年9月,余光中到广西大学讲座。很多人还记得,当时老人让工作人员搬开摆在面前的话筒架和大花篮,坚持自己拿话筒讲。“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到我的脸啰,我要像歌星演唱一样演讲。”时年已经70多岁的他如此随和,给现场的人一个不小的意外。那一次,余光中的演讲题目是《诗与音乐》,话题虽老,余光中的精辟讲述与真情演绎却倾倒了师生。两个小时中,掌声不绝于耳,听者受益匪浅。

讲座后的当天下午,余光中与中文系师生进行学术交流。就在那次交流活动后。南宁二中的语文老师张俊秋将师生选编的《校园文学宽带网》选集交给余光中。余光中看了还询问张俊秋选集中选了自己的作品的原因是什么。张俊秋答复,这是大家一起决定的。活动过后,张俊秋还给余光中寄去了《校园文学宽带网》以及刊物《同龄鸟》。余光中亲笔回信,称“……这些高足,个个都展现这么早熟的才情,实在令人对南宁,甚至广西的地灵人杰印象深刻”。

余光中给南宁二中老师张俊秋的回信 余光中的另一次来南宁是在2006年。11月11日,余光中来南宁讲学,和全国各地参加第三届全国校园文学研讨会的教育工作者进行了对话。在此前的10日晚,余光中偕夫人范我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采访时,余光中谈到两岸文化的交流。其中自己的《乡愁》刻在了成都杜甫草堂的石头上。“我们的文化交流将越来越多,我们不会因为几十年的历史阻断5000年文化的交流。”余光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2006年11月10日,余光中曾参加南宁二中百年校庆活动 在第二次来南宁的活动中,张俊秋加深了对余光中的印象。“余光中表达了与南宁师生加深文化交流的愿望。同时,他为连接两岸文脉的根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确实,余光中身体力行,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让张俊秋印象难忘的细节不少,其中一个是,11日当天,78岁高龄的余光中不顾年迈,参加讲座、签名、题词等一系列活动,甚至在下午的活动中,比不少工作人员还提前到场。另一个细节是,他对每个人的要求都认真对待。“一位年轻的老师希望余光中为她签名。余光中仔细考虑了老师的名字后,结合她名字的特点,为她签了名。大师的认真和用心让我至今难忘。”张俊秋说。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今天的天空很希腊”的诗句,已成为永远的绝响。著名诗人余光中于14日上午10时许病逝,享年89岁。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母乡江苏常州,1928年10月21日生于南京,抗战时期在重庆读中学。先在南京大学与厦门大学就读,后在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1959年获爱奥华大学文艺硕士。曾任台北师大、政大外文系教授,1974年至1985年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任教。1985年后定居高雄,在中山大学任教,去年荣休。

余光中早年为台湾新诗流派中蓝星诗社的成员,著有新诗、散文、评论、翻译、编辑等凡五十余种,多篇作品选入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的大学、中学教科书。过世前定居于高雄。

余光中擅诗、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其“四度空间”,出版专书逾60种。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录大陆及台港语文课本。

余光中自1992年起,常回大陆讲学,曾获颁20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并任北京大学与澳门大学驻校诗人、作家。

他一生所获荣誉无数,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台湾政治大学、中山大学、澳门大学荣誉博士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