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乡愁的质朴描写中,透着对两岸统一的渴望

2017-12-14 21:02:14         来源:搜狐网   

著名诗人、台湾文学家

余光中在高雄病逝,享年89岁。

余光中先生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

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

"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余光中先生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热爱中国。礼赞。他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他是中国文坛杰出的诗人与散文家,他仍在"与永恒拔河",他的名字已经显目地镂刻在中国新文学的史册上。

"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

从诗歌艺术上看,余光中是个。他的作品风格极不统一,一般来说,他的诗风是因题材而异的。表达意志和理想的诗,一般都显得壮阔铿锵,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作品,一般都显得细腻而柔绵。

其中最著名有《乡愁》。

因为《乡愁》,我们认识了余光中,认识了一个一心牵挂着大陆,盼家盼归的游子。

事实上,余先生的乡愁早已贯穿整个人生。

余先生一生漂泊,从江南到四川,从大陆到台湾,求学于美国,任教于香港,最终落脚于台湾高雄的西子湾畔。往返于两岸多国,他却依然从未有过“归属感”。他诗文的主题,多离不开“离乡”“乡愁”“孤独”“死亡”,读他的诗,迎面而来的是一种入骨的苍凉与顽强。

于是,怀着两岸同胞对统一的渴望,《乡愁》一诗从先生笔下呼啸而来!

余老先生亲自朗读《乡愁》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该诗情深意切,对乡愁的质朴描写中,透着对两岸统一的渴望。正像中国大地上许多江河都是黄河与长江的支流一样,余光中虽然身居海岛,但是,作为一个挚爱祖国及其文化传统的中国诗人,他的乡愁诗从内在感情上继承了我国古典诗歌中的民族感情传统,具有深厚的历史感与民族感。

余光中作为一个离开大陆三十多年的当代诗人,他的作品也必然会烙上深刻的时代印记。

《乡愁》一诗,侧重写个人在大陆的经历,那年少时的一枚邮票,那青年时的一张船票,甚至那未来的一方坟墓,都寄寓了诗人的也是万千海外游子的绵长乡关之思。有如百川奔向东海,有如千峰朝向泰山,诗人个人的悲欢与巨大的祖国之爱,民族之恋交融在一起。正如诗人自己所说:“纵的历史感,横的地域感。纵横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现实感。”(《白玉苦瓜》序)

先生说:

“诗比人先回乡,该是诗人最大的慰!”

先生没能有回乡的归属感,实在令人惋借,而他对两岸和平统一的渴望也令人动容。

他在《当我死时》中说道: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今天,先生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是躺在“黄河长江之间”,而是在浅浅的海峡另一端。这位一生历经漂泊的老人离去了,留下了满满乡愁。

只愿天堂里没有乡愁,只愿两岸和平统一,只愿今后的所有乡愁者,都能在最美最母亲的国度听两侧长江、黄河的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