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谱的价格呈现上升趋势,成为古籍收藏中的新兴力量

2017-12-07 16:35:58         来源:搜狐网   

▲明末 胡正言《印史初集》

10月4日,香港苏富比举行了中国书画秋拍。在本次秋拍中,香港苏富比推出“梅洁楼”旧藏民国书画及印谱,其中的印谱更是首次在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上拍。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表示:“本次上拍的齐白石及徐悲鸿的印谱,稀有难得,整场拍卖可说是书、画、印的完美结合。”本次拍卖结果,证实了市场对印谱这一小众拍品的认可。徐悲鸿《自用印谱》估价25万港元至35万港元,以110万港元成交;齐白石《赠胡宝珠印谱》估价12万港元至18万港元,以75万港元成交。

印谱虽属于古籍善本部门,但其自身的艺术特色跨越了书、画、印,集鉴赏、临写于一体,是研究史学、文字学、篆刻发展史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随着市场对印谱的重视,印谱的价格也呈现上升趋势,成为古籍收藏中的一支新兴力量。

学术与市场价值兼备

印谱始于宋代而盛于明清,它汇集了历代印章和篆刻家的篆刻作品,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印谱可分为原印钤盖、木刻翻摹、摹刻、影印等不同种类。从收藏角度看,其中较珍贵的当数原印钤盖印谱,原因就在于其能较真实地保存原作的风貌和神韵,且存世量稀少,十分珍贵。摹刻印谱是后人对古印或知名篆刻家作品的仿制,摹刻者大多也是在当时比较有造诣有名气的名家,这类印谱收藏价值也较高。影印印谱是把原印印拓,经照相制版钤印,或者是胶印珂罗版方法印制,其中优秀的作品可以和原印相差无几,但收藏价值低于前两类,精品同样难寻。

在本次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上拍的印谱包括徐悲鸿的《自用印谱》原拓本一册和齐白石的《赠胡宝珠印谱》原拓本三册一函。张超群表示,齐白石印谱是原拓本,由齐白石本人亲手制作并题赠夫人。此外,印谱中多为齐白石为他人治印,如于右任、马廉等。而徐悲鸿的印谱,则是当年徐悲鸿在新加坡为抗战募捐时所作。其特别之处在于,由徐悲鸿亲笔写序,且每页都亲笔注明印文、金石名家的姓名。两份印谱都是十分稀有的研究资料。

张超群介绍说,此次香港苏富比推出香港知名藏家罗仲荣“梅洁楼”旧藏中的印谱,主要是由于“梅洁楼”旧藏里有小部分关于印谱的收藏,这部分收藏并不是单一的门类,而是作为书画的配合,印谱与书画相辅相成,呈现出艺术家完整的创作面貌。

与书画、瓷器等热门收藏品相比,印谱仍属于小众收藏门类。张超群认为,就印谱收藏来看,如果单纯收藏印谱,其范围相对较窄;若将印谱与书画相联系,作为整体的收藏方向,则收藏范围、潜力都较大。他表示,印谱收藏不仅有着经济价值,其学术价值更是不可小觑,“印谱除了可研究金石家本身的刻印水准,也可作为书画鉴定的参考、借鉴。印章本身的艺术风格,能够为考证某些作品的真伪提供依据。”

价格上涨投资价值显现

2010年春拍,上海朵云轩推出了国内首个印谱专场,成交率达77%。其中,明代万历年间吴迥所辑《求定斋印章不分卷》,成交价高达起拍价的22倍;而民国年间方节庵所辑《古今名人印谱》此前在西泠印社拍卖时5万元起价就已流拍,在本场拍卖中却一举拍得30万元。而明末胡正言的《印史初集》,以15万元起拍,78.4万元落槌,此印谱堪称“海内孤本”,成为当时国内罕见的印谱拍卖高价。

2014年秋拍,嘉德举办了“印薮大观——金山铸斋藏中国集古及流派印谱”专场,汇集了日本已故藏家金山铸斋所藏的176部印谱,总成交额2275万元,成交率达100%。在2016年春拍中,中国嘉德古籍部推出了两个专场“古籍善本”“笔墨文章”,拍品时间跨度历经唐宋元明清。其中,金山铸斋旧藏《十钟山房印举》稿本,印谱的编纂采用了举类分列的编排方式,开集各家收藏古玺印于一谱的先例,辑录古玺印之多之精,前所未有,被誉为“印谱之冠,印学之宗”,是中国印学史上一部空前的巨著。围绕这部印谱,中国嘉德通过专家研讨会、讲座等多种方式加深业内及公众对其的关注及研究。最终这部印谱中的鸿篇巨制以690万元成交,该古籍善本专场的总成交额达2717万元。

中国嘉德古籍部高级业务经理宋皓说:“自从中国嘉德古籍部2014年秋首次推出‘印薮大观——金山铸斋收藏印谱专场’,并以100%成交之后,市场上印谱的价格确实有明显的增长,尤其是稀见的印谱,涨幅更是惊人。”她表示,印谱拍卖一直是中国嘉德古籍部门中的传统项目,“今年秋拍,中国嘉德还会继续推出印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