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吴守军:在顺境时低头做事,逆境中昂头挺胸

2017-12-07 16:02:11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到了陕西,记者准备去采访宝鸡市守善管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守善”)吴守军总经理,几家企业同行充满惊讶:“采访守善?守善还在生产?”守善怎么了?记者带着疑问,来到守善,见到了其总经理吴守军。

遇到问题不要回避,采访也不用拐弯了,直奔主题。

阵痛的眼泪

顺境时低头做事,逆境中昂头挺胸。

记者来到守善,看见车辆进出运货忙,机器声音入耳旁,偶尔还能感觉到眼前厂房有焊光在闪。与吴守军握手,落座,沏茶后便打开了采访的话闸。记者开门见山直接将外界对守善的传言和盘托出。吴守军也没有遮遮掩掩,讲述了守善的阵痛。

他说,2016年底守善遇到了一棘手的问题,设备、产品都被运走了,厂房空空,企业一下子全面陷入瘫痪状态。吴守军接着说,自己也出了一些问题,导致企业雪上加霜。说到这里,他声音多少有些低沉,但能感觉到他眼晴里透出来的坚韧。这次阵痛让守善明白了许多市场规则的道理。

吴守军说,从2004年一路走来,守善躲过了融危机的灾难,从2009年销售收入过千万到2014年破5000万,走得顺风顺雨。于是,在求“量”的市场预判中,2014年投入装备1000多万元,2015年现货交易平台投入3000多万元,两年累计投入5000万元左右,但万万没有想到,2014年~2016年是化工行业极不景气的3年,导致守善经营出现严重的资金短缺等经营性问题,加上对一些突发性问题缺失预判能力与解决能力,致使企业如履薄冰,设备、产品统统被运走,逼迫企业全线停产。

吴守军说,2016年12月,守善上上下下已经一片混乱,直到今年5月份才开始有了机器转动的声音。对于停产关门这几个月的阵痛,他说,看来是守善需要一次这样的阵痛,个人也需要一次这样的阵痛。只有经历了这次阵痛,重新洗牌,在阵痛中站起来,守善才会好好地去善待未来。

复产的苦涩

心若在,梦就在。

2016年12月,守善在一片混乱中关停了,吴守军因此而沉默与反思。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停产,市场不相信眼泪,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不要再去找什么客观原因,把关停的阵痛视为一场生动的市场经营课,把其作为日后一面对照的镜子。吴守军心里装着满满的钛情怀决心在艰难中复产。

记者问,设备没有,产品没有,怎么复产?吴守军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既充满难言之痛,又储存着一个男人不服输的坚毅。他说,是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守善这次肯定倒了!肯定死了!连自己也没有想到守善奇迹般地硬撑了下来,活了过来。他说,守善关门3个月后,今年3月初,守善坚持“站起来”,开始向外发布消息,与客户开始建立联系,告诉外界守善开门迎客了,没设备没产品那就从贸易做起。就这样慢慢地熬,慢慢地挺,后来在几家国企不再做现货仓储的夹缝中,守善抓住了一点点机遇,一点点通过贸易聚集资金,一点点通过合作商洽让生产设备到位。熬了两个月后,关门停产近半年后的5月份,守善又开始生产了,产品出来了。

吴守军说,感谢一些国企经营策略的改变给守善等民营企业带来了一个喘息的空隙。他说,有企业技术欠缺,不愿意做标准件,不愿意接小订单,守善接单。因为守善的优势就是做钛金属管件、管道等“全”系列产品。就这样,阵痛中复产的守善慢慢地缓了一口气,慢慢地“活”过来了。

记者问守善复产后产品销路如何?吴守军说,尽管经历了停产的阵痛,但守善的管件、管道等系列产品在同行中质量依然靠前。他说,守善有进出口经营权,因质量口碑良好,今年复产以来守善产品80%销往国外,是历年出口最好的成绩。国内价格战太激烈,守善过往的产品品质在国外拥有良好的信誉,因而,复产后守善选择“轻量重质保价增效”,获得了良好的品质效益。

讲到这里,表情一直沉寂的吴守军终于舒展了一下眉头,今年守善在经历关门阵痛、复产后,销售收入将超过2000万元。不管什么原因停产带来的阵痛,复产如何艰难如何煎熬,吴守军的眉宇间都刻下了钛业人不畏艰难的品质,浓缩了这些年钛业人苦苦挣扎的硬汉形象。据悉,这几年因市场诸因素影响,宝鸡周边也有上百家大大小小的钛加工企业关门和转行,说明了钛业之路的艰难。守善能在人去楼空的逆境中重新开门实属不易,阵痛的眼泪流得值得。

启航的希望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2004年,吴守军曾经在一家温州老板的家族企业做事,因家族企业的利益纷争,当年他在上海自立门户成立了守善公司——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启航,主要生产钛的管件、管道等系列产品。在2005年~2006年钛市场的井喷中赚到了第一桶金。后因环保问题等诸因素交织,2008年,守善搬到了宝鸡市。没想到刚入宝鸡便遭遇全球金融危机。以前客户都是现款现货、滚动付款,搬到宝鸡后欠款客户慢慢增多,没遭遇过金融危机的吴守军不知是咋回事。他说,只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后来,一些客户订的货不要了,甚至违约说预付款也不要了,这让守善产品几乎全都压到仓库。吴守军说,他当时甚至把金融危机面临的问题埋怨为是从上海搬到宝鸡的错。

金融危机中,刚启航的吴守军说,在自己忧心产品积压、资金短缺时,国家出台的一个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让宝鸡钛市场出现了逆转,2009年守善不但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反而销售收入在上年基础上翻了三番,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他说,这对守善的发展是一道坎,随后销售收入年年递增到2014年突破了5000万元大关。

市场有一只无形的手,既要善于分析冷下来的市场,也要善于分析热起来的市场。2014年销售收入突破5000万元后,守善的理念过于重“量”,于是巨资添置设备,巨资搭建现货仓储平台,却忽略了对化工主市场的分析与研判,导致守善在“热投资”中遇到了化工业的“冷市场”,加上一些市场突发事故处置不当给第一次启航埋下了阵痛的伏笔,给吴守军狠狠上了一堂风控之课。其实,守善面临的是自己一手导演的“守善金融危机”。

吴守军对此说,现在总结那3个月的关门停产,教训十分深刻。如果待守善销售收入突破1亿元大关后才摔上一跤,恐怕守善摔得会更惨,或许就真的难以爬起来了。看来坚韧的吴守军头脑被摔清醒了,摔出了“天下可守,惟有至善”的哲理。

面对2016年12月关门停产带来的阵痛,2017年复产启航带来了希望,看到眼泪、苦涩、拼搏之后逆境中销售收入超过2000万元的风雨彩虹。吴守军说,一路前行一路熬,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真的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感觉。他说,现在员工精神面貌与以前都不一样了,自己好像也受到了一次人生的洗礼。相信守善会慢慢好起来!

采访后记:

吴守军的钛情怀宛如那句歌词,心若在,梦就在,看成败,人生豪迈,守善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阵痛中的守善含着眼泪启航了!记者采访中细观察,发现守善的底子并不差——生产系列拥有“全”的优势,不同角度的钛弯头、銲管、异径管、三通、四通、翻边、管帽、钛板、钛棒、管道、坡口管、焊环、法兰以及钛设备等;拥有《外径168.3mm以下小外径钛三通制作方法》《钛翻边的搭接直径直接翻压制作方法》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钛及钛合金管等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制造许可证;先后获得中国和化工“优秀民营企业”“中国化工装备优秀配套供应商”殊荣……

生产系列“全”的优势、发明专利特有的优势、市场认可度极好的优势等等只是守善在逆境中再度启航的敲门砖,而不是启航成功的“硬通货”。守善只有把阵痛的眼泪、复产的苦涩当作一面警醒守善人前行的镜子,努力提升技术水平,做到精益求精,发挥全、特、好的品质优势,严格现场管理,强化市场分析,提高风控能力,真正做到“天下可守,惟有至善”,才能确保逆境启航中的守善走得更稳、更好、更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