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隶和魏碑的变体, 典雅和谐且刚柔并济

2017-12-06 18:50:09         来源:搜狐   

中国书法,美妙优雅,魅力无穷。 生活中,书法处处可见, 小到家中挂件,大到老字号招牌匾额, 皆逃脱不了书法的影子, 这便是书法艺术的动人之处。 的确,书法离我们的生活并不远, 而今天,我们要说的 便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 人民币上的书法。

1904年, 马文蔚先生出生在 山西省阳曲县黄寨村巷道的一户人家。 读完小学后, 精读诗文而又做着小本生计的的父亲, 因考虑到生计, 就希望小文蔚能和自己一样走经商之路, 并早早地安排他到了一家店铺当小伙计。 但马文蔚却没有顺从父命, 而是偷偷跑到太原城报考了山西国民师范。 1925年毕业后,他又考入南京中央大学。

毕业后,出身平凡的马先生, 还曾担任过国民党中央信托局人事司甄核科主任。 不过,这期间,由于生性直傲、不徇私情, 毫无靠山的他,受到了无故的诬陷, 还因此被孔祥熙免了职。 当时,被错划为右派的马文蔚, 不得不携家带口地回到了原籍, 自谋生活,可谓落魄至极。

深陷困境的马文蔚, 面对污蔑与无尽的磨难, 依旧留有着生性的低调与耿直, 在长达几十年的人生低谷之中, 面对世人的排挤与非难, 他也丝毫不气馁, 毅然选择了各地游历山水, 潜心金融研究,期间创作了很多作品。

等风头过了,真相大白后, 孔祥熙便邀请马文蔚回中央银行当处长, 不料却被马文蔚直言拒绝。 马文蔚宁愿失业,也不愿再受他人诬陷, 最终,用惊人的毅力与言行, 向世人证明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北平和平解放后, 仍处于失业的马文蔚一直赋闲在家。 一天在大街上巧遇了时任北京军管会政委薄一波, 薄一波问及马文蔚现在的情况, 马文蔚无奈一笑,摆摆手说,无事可做。 于是,薄一波给了张便条给马文蔚, 推荐他去找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南汉宸, 那时中国人民银行刚刚组建, 亟需各方面的人才。

几天后,马文蔚就去拜访了南汉宸, 当南汉宸看着眼前这个人就是在重庆 顶撞孔祥熙的“老西儿” (当时对山西人的戏称)时, 不禁哈哈一笑,然后说, 明天你就来上班吧。 1949年6月, 马文蔚便正式加入了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 并担任了研究员。

随后,中国人民银行接到了 为第二套人民币征集文字的任务。 按照通常的做法, 行名题字者应是行领导或社会知名人士。 比如,第一套人民币上的行名 是董必武同志题写的, 中国银行的行名是郭沫若所题。 是继续沿用第一版的文字,还是另求新字, 南汉辰经过深思熟虑地考量,还是无法定夺。

焦头烂额之际, 南行长便想到了身边的马文蔚先生。 马先生不仅知识渊博, 还有很高的文化书法功底。 就在1950年的一天, 南行长特意从故宫博物院 借来一支宫廷用笔。 中午休息时, 神秘兮兮地将马文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闲谈几句,南行长便直奔主题,掏出了笔, 问马文蔚是否愿意写几个字,试试笔。

当时马文蔚还没反应过来, 以为真的只是试试笔而已, 就随口问了句:“写什么呢?” 马行长回答:“就写咱们银行几个字吧。” 于是,马文蔚就按照南行长的意思 一连写了好几套 “中国人民银行”和 “壹、贰、叁、伍、拾、圆、角、分”及年号, 共十九个汉字。

最后,总行将设计好的第二套人民币 票样送给了周恩来、邓小平和陈云等 领导同志审阅、确认、修订上报后, 从此马文蔚所写的文字 就出现在第二套人民币上了。 也就是这样, 马文蔚先生在之前毫不知情的轻松状态中, 阴差阳错地写下的 这些字体隽秀、笔力浑厚的国币汉字。

马先生一向不图名利,清风亮节, 30多年都为党和国家 保守这个国币书法的秘密, 且只字未提。 不料1983年, 当某报刊登的一则小资料 “人民币上的汉字是冀朝鼎所写”, 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时, 耿直的马文蔚见报后,便坦然一笑, 才对女儿马眉缓缓谈起了当年写字的过程。

1984年9月, 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特发公函指出: “马文蔚同志是一位对银行建设 有贡献的旧知识分子, 1950年受南汉宸行长委托, 为人民币题写了‘中国人民银行‘等字。” 此函一发,震惊全国, 至此,“中国人民银行”六字之谜真相大白, 马文蔚的名字也与国币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中国人民银行”六个字力足丰润, 为汉隶和魏碑的变体, 典雅和谐且刚柔并济。 虽然基本笔画仍属隶书, 但字形与魏碑相似, 尤与魏碑中的《张黑女墓志》神似,极具风韵。 字确实好,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要知道, 现在我们看到的简体版“中国人民银行”, 并非全出自马文蔚先生之笔!

“中国人民银行”6个字的“国”和“银” 从繁体字改为简化字,却是在1980年。 当时总行决定把“中国人民银行” 的繁体“国”改为简化的“国”、“ 银”简化为“银”, 曾给居住在阳曲县的马文蔚来过一函, 并再次约请马文蔚先生重写简体的“国”和“银”。 可是,当时马文蔚老先生已是80高龄, 又有哮喘病,握笔已不稳,所以, 马老先生未能再写这两个简体汉字。

最后任务就落在了北京印钞厂的专家身上。 他们经过细心临摹马文蔚先生的笔体, 终于临仿出了简体的“国”和“银”。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人民银行”简体版中, “国”字的“口”与“银”字的“艮”字 还是马老的原迹。

而“玉”旁,和“金”旁, 则是印钞厂的同志们在马老的基础上加工书写的, 不过整体的书写风格还是马老的。

现如今, “中国人民银行”, 这六个古雅和美的汉字, 在各大标志、钱币上被广泛使用, 与人民币相关的方方面面, 都呈现出马老笔迹的美妙。 可以说,马先生的书法 是被几代中国人喜欢的, 也是中国书法界最独特、影响最大、使用最广的书法作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