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里中国的艺术珍宝竟绵延了一个边廊的展厅

2017-12-05 16:22:52         来源:大洋网   

 

大英博物馆显然是不能不去的,里面的藏品几乎是世界文物的总动员,而且价值都是倾国倾城的,一直以来都在被不同的笔墨渲染着,艺术的含量在这种渲染背后,似乎不那么的纯粹、光彩,那样的显赫、辉煌、无与伦比,进入的过程好像是去窥探一个陈年的秘密,而不完全像是去朝谒艺术的圣殿。这种心境让人的感觉有点奇怪。

 

丰富的馆藏,尤其是关于东方艺术的,让人目瞪口呆。

 

中国的艺术珍宝竟绵延了一个边廊的展厅,假如仅盯看展品,我恍疑是置身在国内的博物馆里,根本没什么暗示,脚下的板块已经飘移到大西洋这个岛国来,在别人家里浏览自家祖辈的传世珍玩。尤其是明清的文物画作特别多,我们的很多东西都被巧取豪夺到这里了,在异国他乡遭遇这些国宝,背后所演绎的两个国家与一段历史,竟是如此的让人沉重。难得在国内窥见的珍宝,在这里琳琅满目地迎脸扑来,叹为观止之余,祖先的辉煌,却掩映在硝烟背后,情绪不知不觉就混浊起来。

 

转到另一个展厅,恍惚东方的远古文明就在眼前,整个古埃及的珍品好像都给搬到这里来了,那些高可盈墙的雕塑俯视着我,东方的艺术之巅君临头上,我在想,我还要去印度吗?

 

差点就错过了国家美术馆,地图上介绍说这是个画廊,门面不算气势堂皇。从唐人街兜兜转转绕出来,是一个小型的广场,人行道上有个美女画家趴在地上的画布上,入神地仿作名画“维纳斯的诞生”,任由我捧着相机在她跟前左拍右拍,还不时抬起头朝我嫣然一笑。我蹲在她面前看着,其实心思在走神,无端地想着美与艺术与女人的关系。闲散的人不断地从面前走过,这仿佛是一樽街景的艺术摆设。阳光、笑脸、艺术,人在其中多美好啊,这是来英国后第一次感到放松和怡然。

 

国家美术馆里的珍品,密集到让人喘不过气来,堆砌丰富得无法从容了,曾经翻阅过的各宗各派的名作,竟然都在其中,指认,成了我在马不停蹄的参观中,在各个展厅里持续的智力游戏。

 

我所熟悉的油画,全在这里向我意味深长地回望。从莫奈的到梵高的,从列宾到列维坦的,欧洲的顶级高手全在这里挤挨着,如此密集让我惊惶,而时间又这么匆忙。

 

去温莎的路途,几近是从繁嚣的现代化向正在逝去的过往行走。汽车穿过伦敦的闹市,走过高楼林立的街巷,越往外走,大都市的痕迹慢慢淡去。强烈的阳光下,又一座古堡在树梢上屹立,离老远就看到了雄踞于丘陵地带上的古堡群。

 

温莎的宝藏让人惊叹,精警和隆重会把创造与奢华推向极端。什么叫眼花缭乱,人的智慧与用心,竟然是可以用这么奢华的不真实的形式还原出来、爆发出来,日常生活在艺术创作中处处留痕,俗常的器具被设计得如此精妙绝伦,真是不得不叹赏内中的用心和寄寓。

 

历史擦肩而过,我只是被艺术撞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