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举凡名垂青史的书画家,无一例外不是创新型的艺术家

2017-12-01 14:37:36         来源:美术报   

不可否认,相对于社会变迁,如经济、科技、信息等的迅猛发展,特别在改革开放之后的最近几十年,艺术的发展,尤其是传统书画的发展(注意,指的是传统一路的书画创作,当代艺术、实验水墨、新水墨等不在此次讨论范围)则显得严重“滞后”“落伍”,无论是欣赏习惯,还是创作者的审美与创作理念、水平,似乎并未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生相应的变化,其创作思维及对作品的评价标准等,基本还停留在旧形式、老观念上,很少有新的、实质性的突破和发展,也很难真正反映出作品的时代审美、时代风格。

实事求是讲,几千年的中国传统社会发展,除了政治风云不断变幻、朝代的不断更替外,经济、生活、文化、艺术等的发展,整体来说传统文脉的变化并不太大,反映在书画上,则有着大体相同的文脉显现,其中包括基本的价值观、审美观、创作观,如欣赏把玩的方式、品评收藏的习惯、技法技巧的表现,等等。

而进入工业社会以后,尤其是现代科技、信息时代的到来,则完全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衣食住行,以及交往的手段、生活的习性、审美的取向等,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变化。那么当下传统一路的书画创作,就不能再完全按照几千年来所形成的那种审美定势、评价标准来进行,而无所实质性的发展,显然已不合时宜。务必要建立起符合当下、吻合时代的审美标准、审美体系,要有属于这个时代的表达方式、创作面貌与风格特点,无论在技法技巧上,还是在题材的选择、主旨的挖掘上,甚至作品的尺寸、装裱的工艺、审美的视角等众多方面,都要有新的改变、新的体现。要与当下社会、当下生活发生更为紧密的介入和融合,而不是有意回避、疏远,或因循守旧、自我满足。

须知,古人的作品,从形式到内容,均是其对所处时代的真实反映,他们笔下的绿水青山、房舍篱墙、花鸟鱼虫、车马人群,等等,无一不是他们当时生活环境、生活场景的真实写照,他们平常就是那样的一种状态:那样的着装打扮、那样的风俗民情、那样的生活节奏、那样的抒情特点……而今人,如果还像古人那样,画着与之相同的题材,发着与之类似的情感,显然是伪传统的体现,缺乏真情实感的表达,以及时代元素的注入,那么作品自然也就很难具有当下意义、时代意义。

首先,从创作本身上看,如果纯粹以传统的方法来写、来画传统的题材,进行传统形式与内容的创作,或者说重现、重塑所谓的传统,今人无论如何是写不过、画不过古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并非厚古薄今,而是有自知之明。传统经过几千年的发展,经过历代众多大家、大师们的苦心经营,早已自成体系,十分完善,今人很难再超越。毫不客气地讲,目前传统一路的书画创作,基本还处在学习、照搬古人的阶段。一些所谓的创新之作,不过是对传统的“乔装打扮”,或七拼八凑,或局部放大,或细节粉饰等,实际上还是传统的那些东西,没有真正的新突破。

其次,从艺术史的发展看,不同时代的作品理应要有不同时代的风格特点,倘若今天的书画创作还完全随着古人的步调,依着古人的创作方式、评判标准、审美习惯等,那么当下的这段历史等于没有存在过,等于没有自己的时代表达,也没有自己的审美特点。那么,未来的美术史又如何记录当下,又怎会记录当下呢?

因此,我们务必要结合时代背景,用发展的、辩证的眼光来看待传统,要让传统书画创作真正融入到时代背景里去,要积极反映当下生活、呈现当下信息,要多“往前看”,而不是一味地“往后看”,一味地怀旧、恋旧,那样不过是在为传统殉命。也一定要清楚,随着时代的发展,真正的传统也是在不断变化发展之中的,它应该是“活的”,而非静止的、一成不变的。

其实,今人过分强调传统或依赖传统,从某种程度讲,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创作者在认识本身上存在问题,认识水平不够,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才是传统,以及学习传统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真正的传统其实应该是对古人笔墨语言的内在消化和对其人文精神的内在继承。仅仅反映在笔墨形式和书写绘画的技法技巧上,显然是不够的,更为核心与关键的是要继承和发扬古人身上所具有的那份自觉自信的文化品质,以及流淌在他们血液中的清晰可见的人格精神。”我们不能只浅显地学习传统的皮毛,还要深刻地去领悟传统的精神实质与文化内核。而且倘若没有足够的底蕴、修为、学识、涵养,想真正理解古人作品中的境界气象,具备他们身上的那股神采气质,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在当前书画界普遍轻文重墨的现实状况下,更是如此。很多所谓学习传统,走传统一路的书画家,甚至耗费一生,其人其艺也不过是在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却又浑然不知。

二、也是惰性、讨巧,以及创新力不足的一种表现。众所周知,“守旧”相对容易,毕竟传统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已经有着它相对固定的创作模式和参照标准,所以容易学习,也相对稳妥、安全,不需要煞费苦心去探索,更不需要承担因探索而带来的任何不确定的挑战及风险。而创新则不同,创新则意味着没有导航,没有参照和标准,它需要自我摸索,需要另辟蹊径,需要足够的才情、胆识,以及披襟斩棘、攻坚克难的勇气和能力等。所以创新的付出和代价要远远大于“守旧”,远远困难于对传统老老实实的继承。

但举凡名垂青史的书画家,无一例外不是创新型的艺术家,他们均有着极强的创新意识,其作品里也都带有极强的时代气息与个人风貌。的确,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就不可能为所处时代带来有别于前人的新的创作高度和艺术成就,这一点毋庸置疑。也由此可见,结合时代背景的创新对于艺术发展的重要性与关键性!当然,也是每个时代所赋予艺术家及其艺术创作的新任务、新课题、新要求和新内容。

(作者为艺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