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在上拍前数月便吸引到无数人的注意力

2017-11-30 17:10:40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7年佳士得香港秋拍“乐从堂藏明代宫廷珍器”专场的传世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在上拍前数月便吸引到业界内外无数人的注意力。11月27日晚,这个2017香港秋拍最后的悬念终于揭晓,第6件出场的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最终以2.1385亿港元成交。在这件重器的带动下,佳士得当晚的两个夜场——“乐从堂藏明代宫廷珍器”和“御苑·文心·匠艺——明代器物书画”也取得超过3.25亿港元的成交额。

鱼藻纹盖罐2.1385亿港元成交,身份象征大于市场意义

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原为“暂得楼”胡慧春旧藏,市场地位历来十分显赫,曾先后于1992年和2000年两度上拍,分别取得286万美金(当时折合2230万港元)和4404.48万港元的佳绩,而2000年由乐从堂主人曹兴诚拍下时,还刷新了当时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时隔17年后再度问世,佳士得为其造势可谓花费心机,作为重要标的,无论是财力还是物力都在所不辞,此前鱼藻纹盖罐和达·芬奇《救世主》并置的图片曾一度刷爆朋友,因此这件作品堪称本季佳士得秋拍最大看点,而当晚现场也不出意外地引来了水泄不通地围观和屏息凝神地期待。

▲佳士得曾安排达芬奇《救世主》和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一同展出

当拍卖师喊出1.2亿港元的起拍后,竞投者并不多,或许这种级别的拍品也注定不应该多。经过场内和电话委托席加价至1.8亿港元后,只剩下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和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的电话委托,在各自加价一口后,最终由魏蔚的电话委托赢得了竞投,1.88亿落槌,加佣金后2.1385亿港元成交。场内顿时人声鼎沸,这一结果也在预料之中,正符合曹兴诚此前透露的1.8亿港元估价。而这件嘉靖鱼藻纹盖罐也成为继成化斗彩鸡缸杯和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后,第三件破两亿港元成交的明代珍瓷。

▲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由魏蔚的电话委托竞得

▲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落槌时刻

对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及宣德青花的大名很多人或许耳熟能详,而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又是凭何能够与它们等量齐观?从中国瓷器烧的技术革新方面来说,在嘉靖年之前,御窑制作的彩瓷均以小巧易携的物件为主,然而到了嘉靖年间,御器厂由于制瓷技术的突破而开始能够烧制大型瓷器,此鱼藻罐可谓是中国最早出现的大型多彩御制瓷器。而在彩瓷的独特性方面,嘉靖五彩虽然没有“永宣”、成化御窑瓷画笔触的那种灵动自然,也不及“清三代”那般纤巧精细,但是其独特艺术格调却难以取代,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主任吕成龙以“拙”来形容嘉靖一朝的五彩瓷器。

▲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 高46cm 成交价:2.1385亿港元

除了这些特点,五彩鱼藻纹盖罐与嘉靖皇帝之间的个人联系,也是其重要的软实力。佳士得香港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专家陈良玲表示:“嘉靖皇帝不但爱好文艺,更非常崇奉道教,他曾经为自己起了一个号,叫作‘天池钓叟’,所以这件鱼藻罐上面的鱼藻主题,就像嘉靖皇帝自己的天池一样。”

这件鱼藻罐的构图,虽然“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其中却藏有玄机。”陈良玲补充道:“我们不管怎么看,如何去把它截图,它都可以在视觉上达到很好的平衡,特别是在色彩上的运用,譬如说红色,绿色的对比,还有橘色和蓝色的一个对比。”而在原主人曹兴诚看来,“嘉靖鱼藻纹盖罐的纹饰展开后,与马蒂斯的金鱼图意趣何其相似。而鱼藻纹饰之雍容华贵、自信安详、动静相应、色彩和谐等皇室气质,则非马蒂斯的金鱼图可比拟。”

▲大罐腹部通体绘制有八条鲤鱼

这件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高价成交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因为经过500年的流转,能带原盖的五彩鱼藻纹罐已如凤毛麟角。佳士得高级副总裁暨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主管曾志芬接受采访时表示:“全球存世带盖的鱼藻纹罐仅10余件左右,大部分在博物馆。本品之外,市场中流通的带盖的嘉靖五彩鱼藻罐仅有三只,其中一件本器原为一对,同为胡惠春旧藏,1985纽约苏富比释出后,如今仍在香港私人藏家手中;一件原为巴尔的摩华特斯艺术博物馆收藏,2012年纽约苏富比释出;一件现藏纽约亚洲协会。而在4件市场流传的五彩鱼藻纹盖罐中,本次拍卖的这件品相最为完美。”

而对于接连出现的明代瓷器高价,是否会影响瓷器市场?又会否带动明代瓷器整体上扬?部分市场专家的答案是:“由于这些器物太精美太稀少,名气太大已然超出了‘物以稀为贵’的一般意义。鱼藻纹盖罐因为其特殊性,其价位已然脱离了市场的一般规律,对整体瓷器市场也不具备一般的参考性。藏家对其的追逐更多的是一种身份上的象征。”

首开明代综合专场市场新亮点显现

在嘉靖鱼藻纹罐之外,本次乐从堂还一同释出了12件明代宫廷珍瓷,这些瓷器多为曹兴诚10余年前在香港拍场竞得,再度上拍估价涨幅并不大。可圈可点的是明洪武釉里红缠枝花卉纹菱口盏托以及明永乐青花缠枝四季花纹折沿盆,两件极具时代典型性的瓷器分别以250万港元和1450万港元,较前次均有不小的涨幅。在相对理性的竞拍后,最终全场共取得2.489亿港元的成交额。

▲明永乐 青花缠枝四季花卉纹折沿洗

直径26.3cm 成交价:1450万港元

围绕乐从堂释出的这批明代瓷器,佳士得联合书画和瓷器工艺品部门特别策划了“御苑·文心·匠艺”明代器物书画晚间拍卖,从而通过绘画、瓷器、漆器、家具及佛像等多种艺术维度,勾勒了相对完整的明代艺术面貌。曾志芬表示,之所以在当下关注明代艺术,是因为清代到民国的瓷器价格已经很高,“可以把眼光看得远一点。以往的艺术品市场中,明代器物和书画整体来说是被低估的,尤其瓷器、书画等方面,在东方文艺复兴的背景下,技术创新和多远视角相互融汇并激发新活力是明朝艺术的一大特点,所以佳士得本季特别策划明代器物书画晚间拍卖,也是希望通过重要拍品的呈现,带动市场对明代器物和书画的重视。”

▲尤求(1525~1580)《长恨歌-春游》手卷 水墨纸本

32.5×275.5cm 1579年作 成交价:670万港元

对于佳士得这次创新性的尝试,各路藏家也给予了相当大的支持,20件拍品中共有17件顺利售出,成交额达7626万港元,成交率85%。或许是受到了27日上午“古代书画”专场中“低估高卖”热情的影响,本场上拍的明代书画作品同样表现不俗,其中最令人意外的是尤求《长恨歌-春游》826万港元的成交价,超过最低估价10倍。而谈起明代器物,曾风靡全球的明式家具自然是不能缺席的,佳士得本场共上拍3件明代黄花梨家具,其中一对明晚期黄花梨大四件柜拍得1450万港元,为本次夜场第三高价。

▲明16世纪;17世纪 德化白釉渡海观音立像

高51.5cm 成交价:1930万港元

近年来持续强势佛教造像艺术市场,也带动了本次综合拍卖中最后出场的两尊明代佛造像的表现。其中一件明16世纪局部鎏金铜达摩立像起拍价仅80万的情况下,经过多方拉锯最终以550万落槌,加佣金670万港元成交,这个价格较其2013年87.5万港元的成交价,增长近7倍。而另一尊德化白釉渡海观音立像作为全场压轴拍品,1930万港元的价格,相较于其2005年伦敦13.12万英镑(当时折合189.5万港元)涨幅达9倍,这一尊德化白釉渡海观音立像也刷新了德化白瓷的拍卖纪录。

价格之所以如此高,除了其本身的品质外,还与其烧造者何朝宗大有联系。何朝宗是德化窑瓷塑的代表人物,堪称宗教雕塑艺术第一人。他的瓷器非常注重艺术性,不是成熟的作品,决不轻易烧制,所以何朝宗的传世作品较少,作品以达摩、观音、罗汉等佛教人物居多。同时,以何朝宗为代表的德化瓷塑艺人,吸收了历代雕塑的长处,特别是继承了唐代表现佛像艺术的绘画风格,使得塑造的观音、达摩等造像很有唐代的韵味,形象既端庄肃穆,又平易近人,富有人情味。因此有“何朝宗”款的白瓷在市场中备受追捧。

加以本次拍卖以前,在国家博物馆盛大举办的“中国白”再出发——2017年国博德化白瓷艺术展”,从而重新挑起了市场对白瓷的关注,德化白釉渡海观音立像在此时出现并刷新纪录,似乎也并不那么令人意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