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将中峰和尚看作自己人生的导师和精神提升的导师

2017-11-29 15:27:46         来源:文摘报   

 

赵孟頫写给中峰和尚的书信(局部)

赵孟頫仕元后,各方面一路开挂。与他同时代的高僧——中峰和尚,是让赵孟頫成为传世赵孟頫的关键人物。

中峰禅师在佛教史上是一个重要人物,被尊为临济宗十九世祖,人称“江南古佛”,谥号为“普应国师”。赵孟頫将中峰和尚看作自己人生的导师,看作自己精神提升、了脱生死的导师。在人生进入中年后,赵孟頫并没有因为地位和名声而骄慢,而是为自己虚度年华而羞愧。一方面,这来自于赵孟頫对禅宗真谛的真切渴求,他们的谈话与书信总是围绕禅法展开,论到真切处,赵孟頫常“悲泣垂涕,不能自已”;另一方面,因为禅宗,赵孟頫对自己的“才艺”有着清晰的认识。中峰和尚曾作《勉学赋》:“古人学才学艺,而极于达道;今人负学道之名,反流于才艺……今之学者,惟以本具之说相牵,而不思真参实学之究竟。”赵孟頫称赞此为“暗室之薪烛,迷途之向导矣”。

现实中,赵孟頫有多少出离之心,居何等高位,都难逃身不由己的痛苦。

赵孟頫应召赴京时,长子赵亮在随父进京途中由于旅途劳顿,水土不服,在到达大都后不久就不幸病逝,年仅二十多岁。赵孟頫36岁才结婚,对于古人来说,这是名副其实的“老来得子”。他如实告诉中峰和尚:“六十之年,数千里之外,罹此荼毒,哀痛难胜。虽明知幻起幻灭,不足深悲,然见道未澈,念起便哀,哭泣之余,目为之昏。”

几年后,他钟爱的幼女再次遭此厄运,他写信给中峰和尚:“孟頫不幸,正月廿日幼女夭亡,哀怀伤切,情无有已。虽之死生分定,去来常事,然每一念之,悲不能胜。”

幼女夭亡,给了夫人管道昇最大的打击。延佑六年(1319),管道昇病逝于临清舟中。此时,赵孟頫所能依靠的只有中峰和尚给他精神力量,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虽畴昔蒙师教诲,到此亦打不过,盖是平生得老妻之助正卅年,一旦丧之,岂特失左右而已耶!哀痛之极,如何可言!”

赵孟頫用了很长时间,才从对亡妻的思念中走出来,而此时,他的人生也即将走到尽头。此时此刻,面对一个大写的“死”,他已经能够选择坦然面对。至治二年(1322)闰五月二十日,距赵孟頫去世半个月,他给中峰和尚写了最后一封信:“人谁无死,如空华然,此不待弟子言也。惠茶领次知感,因大拙还,草草具答,时中为珍重之祝。”

这是一封最深情的告别信。“人谁无死,如空华然”。空华,即梵文的“虚空花”,这种空性的自然流露,正体现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的证悟:正如中峰和尚后来对赵孟頫的评价,说他虽有冠世之才却不为其所惑,“以积劫之事系于真情”,以修行为根本和最终目标,其它功业、艺术成就等都只不过是他的人生点缀罢了。

(《北京青年报》10.13 黑择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