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拍卖巨头对中国年轻艺术家的选择究竟遵从了怎样的内在逻辑?

2017-11-27 17:44:16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中国青年网   

 

近期,香港蘇富比公布了即将于9月30日举行的“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作品清单,除了赵无极、朱沅芷、常玉等蓝筹艺术家的焦点作品,中国当代艺术部分亦不乏曾梵志、刘炜、张恩利、王光乐等市场热点名单。而在此之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王音和段建宇作品也首次跻身其中,加上一件王兴伟作品,将视角对准了近期在国内市场持续升温的绘画新现象。自2014年以来,蘇富比和佳士得两大国际拍卖公司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对中国当代艺术新力量的推动成效有目共睹,其在追随市场潮流的同时,亦在主动制造潮流。在艺术家、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联动愈发紧密的当下,国际拍卖巨头对中国年轻艺术家的选择究竟遵从了怎样的内在逻辑?

新趋势足够成为市场显学吗?

在近两年的国内一级市场中明显出现了一股回归绘画本体语言的潮流,其中王音、王兴伟、段建宇等艺术家无疑是最受追捧的箭头人物,此外在此体系里的还有廖国核、马轲、秦琦以及一批年轻的绘画新生力量。他们的绘画面貌不同于以往常见的写实、观念、抽象,而是直面油画的本土性特征,如策展人鲍栋便认为:“像王音、王兴伟、段建宇等艺术家不是说在风格层面有突破,他们的关注点是在油画来到中国之后发生了哪些变化,中国到底给油画带来了那些东西,他们实质上是面对这种问题。”

尤其在2016年的国内现当代艺术市场中,当老一辈当代艺术家尚在历经调整,新一代年轻的市场明星也因过于激进的价格膨胀而不得不放缓步伐时,绘画风格稳定且新鲜,价格也有不错上升空间的王音(们)、段建宇(们)无疑成为国内拍场中支撑当代艺术的一支中坚力量。

王音2014年的新作《民族舞》将在香港蘇富比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中上拍,估价为120-250万港元

王音《花》系列最大尺幅(225×420cm)作品在2017北京匡时春拍成交价230万元,为王音目前的拍卖纪录

2017年6月3日,北京匡时2017春拍,王音的作品《花》最终以230万元成交,这张市场所见最大尺幅的该系列作品刷新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同样是2017年春拍,段建宇有三件作品拍卖价格过百万,分别是《乡恋 No.3》《嘿、哈啰、喂!之三》与《艺术女神刚刚醒来1》(价格分别是149.5、109.25、105.8万元),三件作品也都跻身段建宇拍卖成交价格的前十名,而她最高单价的作品是由半年前北京保利秋拍中创下241.5万元成交价的《他的名字叫红2》。

这些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上的成功得益于他们在一级市场中的良好表现。2016年,段建宇、王音、王兴伟都分别举办了个展,作为市场的热点,他们的作品在展览和后续销售中都有不错的表现,造成了需求量大于供给量,所以有二次市场的存在。不过王音、段建宇、王兴伟3位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中价格的启动并非从近两年才开始,应该说近两年屡创高价的表现其实是他们价格上升的成果。从图表-1所统计的3位艺术家拍卖成交作品的平均溢价率可以看出,在2013-2014年阶段,3位艺术家的作品在二级市场已经有较高的溢价现象出现,之后随着上拍量和整体估价水平的上升,溢价率逐渐下降至正常水平。

图标-1 王音、王兴伟、段建宇在2013-2017年间二级市场成交作品平均溢价率

王音和王兴伟都是资历丰厚的画坛健将,从2006年当代艺术市场初期起已有部分作品参与市场流通,价格水平相对稳健,当重要作品出现拍场可能会在短期推高溢价率,但长期来看趋于平稳。相比之下,段建宇更为年轻,其作品第一次成规模进入拍场是在2011年蘇富比的“尤伦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专场当中,初露面于市场并未引起多大关注,作品估价水平也偏低,再加上其作品可流通数量较少,使段建宇作品在近5年的二级市场里都保持了相当高的溢价水平,成交价格也急速上涨。本季于蘇富比夜场中上拍的段建宇作品《艺术鸡6号》即是一件2014年由尤伦斯收藏释出的作品,但估价水平较3年前已经上涨了近5倍。

段建宇2011年作品《他的名字叫红 2》2016北京保利秋拍 “中国新绘画”专场中国以 241.5万元刷新了其拍卖纪录

将于2017年香港蘇富比现当代艺术夜场中上拍的段建宇2003年作品《艺术鸡6号》,估价60-80万港元。此件作品曾为尤伦斯收藏,在2014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中以43.75万成交。

对于在秋拍夜场中加入王音和段建宇作品,香港蘇富比当代艺术部主管林家如表示,本次推出王音和段建宇与此前所推出的贾蔼力、王光乐等艺术家都在一个规划当中,其最主要目标是要拓展一个多元的市场面貌:“香港蘇富比的拍场和许多欧美藏家都有很深的关系,而他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对当下最新的艺术资讯取得不方便,很多人可一年去不到一次北京或者是上海。他们对于中国当下最新的艺术完全不了解,我们希望透过这一次的规划,让国外的藏家知道中国当代艺术发生什么事情,另一方面也告诉他们新的绘画形式的现状。”林家如还表示,很多藏家手上已经有了像张晓刚、王广义等老牌艺术家的作品,该如何让他们延续收藏,对拍卖行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所以推出新艺术家也是为了拓展藏家视野。

图表3-2007年-2017年王音二级市场成交额及成交量走势图

图表2-2007年-2017年段建宇二级市场成交额及成交量走势图

不过对于这股绘画新势力在市场中的爆红,也有部分藏家表示质疑,如资深藏家刘太乃便认为这部分艺术家最大的问题在于很难在艺术史上被确认,它可能只是一种现象而不是艺术史。“对比美国的二级市场,它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20世纪的印象派和立体派,另一个是战后抽象。美国的绘画历史七八十年了,但在市场上的表现就两个部分,看不到其他艺术家。新出现的绘画现象没有美术历史根据,更多的只是个性表现,因此很难被确定。”这种难以确定,造成作品在二级市场的定位不准,也影响了收藏的进一步延伸。

将于2017年香港蘇富比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上拍的王兴伟1998年作品《新兵》,估价250-350万港元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伍劲认为新的绘画面貌的流行可能难以持久,这批艺术家的作品有别于传统绘画、政治波普等过去许多年当代艺术的主要形态,而呈现出更多的个人化特征,比如王兴伟、王音、段建宇都是比较个人化,甚至故意寻找某种冷门美学,这部分东西被重新挖掘出来成为显学导致“坏画”流行。“大家都在画坏画我个人觉得不会持久,因为它作为一个相对冷门的美学形式是有意思的,但如果它开始作为显学存在的时候,我认为大家就会开始不适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