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家吴睿睿,对于歌剧事业她的尊重和严谨,超过其他所有事

2017-11-10 20:06:25         来源:中国日报网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最后一首安可曲演唱前,吴睿睿收到的鲜花已经完全抱不下了,只能先马马虎虎地堆在了钢琴的旁边。这对一位优秀的女高音歌唱家来说,是应得的褒奖,但整场演出结束后,吴睿睿却似乎忘记了那片花海,人来人往的道贺人群里,她抓住了德国友人,一开口就问“我的吐字,你都能听懂吗?”对于歌剧事业,她的尊重和严谨,超过了其他所有事。这位上海市青年文联理事这样的态度,在她接受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也是时时展现。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想用贝多芬让观众灵魂发抖

10月29日晚,本届上海国际艺术节艺术天空“12小时特别活动”在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和上海音乐厅举行。因为今年是贝多芬逝世190周年,所以有一个特别策划活动,主题是“青春致敬贝多芬”,这个最重要的活动包括了国际获奖小提琴选手的音乐会和著名歌唱家吴睿睿的独唱音乐会。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三个多月前,艺术节跟我接洽,说致敬贝多芬的策划中,缺了声乐的部分——很多人都不知道,贝多芬的艺术歌曲,其实都极具特色,只是作为乐圣,他在这方面的光芒,都被交响乐所掩盖了。”这次接触让吴睿睿多了一种责任感,30岁之前的她以唱莫扎特歌剧为乐迷熟知,但30岁之后,她希望更深沉的贝多芬也能被喜欢,“莫扎特给人青春,瓦格纳给人金钱,而贝多芬能给人发抖的灵魂。”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她开始认真选曲,希望能将贝多芬的特色集中体现,而最终,她确立了“爱”的主题:“贝多芬一生欠缺的是爱,生命中有很大一段时期是在跟命运抗争,有人说一生只写过一部歌剧的贝多芬不擅长交响乐以往的东西,但事实上,他的创作和偏重歌剧的作曲家,真的不一样——大家都选著名的诗词来谱曲,但贝多芬选择的点,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最终,她给出的曲目单,让不少人眼前一亮。帮她客串主持的沪上著名古典乐专家王勇教授拿到节目单时都惊呼:“好几首我都没听过!”观众听来生疏但能触及灵魂,吴睿睿期望他们更多的人因此爱上歌剧。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作品原创是当务之急

想着能打动观众,让观众有思考,可能还缘于吴睿睿的另一重身份:她还是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音乐系的副教授,同时是曙光人才、浦江人才计划的参与者。演出之外育人,已经成了她的下意识。“唱贝多芬之外,其实我特别期待能有更多的原创作品问世,歌剧不能只唱莫扎特、瓦格纳、贝多芬吧?”她说,现在国家层面讲究“文化自信”,其实业界比谁都更期待能有优秀的原创作品问世,为这个行业注入新鲜血液。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然而,她也注意到,现在的很多所谓原创作品,只能算是“速食食品”:“很多原创歌剧,演奏的乐手在骂,演唱的也在骂,因为没法唱,特别不舒服。”

这几年,吴睿睿投入到了为她量身打造的歌剧《青衣》中了。这部作品,冯小刚拍过电视剧,青年舞蹈家王亚彬排了舞剧,她期望能主导出一部优秀的原创作品。“2012年我们这部歌剧就已经获得了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基金的资助,今年一定要呈现,至少是音乐会版吧。”她说,但她不愿意没磨细就推出来,“我欣慰的是,剧中每个角色都立得住。现在我和作词一直在磨,要求每个字都咬得清,而且词还得有艺术性——一部高雅的剧,用太直白的口语就会特别傻。”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期待吸引年轻人进剧院

吴睿睿期待优秀原创作品涌现,还因为现实的需求。立志打造亚洲文化中心城市的上海,正在兴建上海大歌剧院和上海音乐学院的歌剧院——浦东浦西两座专业歌剧院诞生,自然需要大量的优秀作品入驻。对于歌剧在上海的未来,吴睿睿展望的同时,也觉得责任重大:“上海是国内的古典乐重镇,但就歌剧来说,国内还欠缺一个良性的可循环的模式。”

在德国留学拿到了声乐博士,又受聘于希腊萨洛尼奇国家歌剧院客席独唱演员,吴睿睿对欧美的歌剧市场也一直有观察和研究:“国外歌剧也和交响乐一样,面临着观众老龄化的问题,大家都在千方百计吸引年轻人走进剧院来。举个例子,国外的很多老歌唱家,原来都是大胖子,现在都在被要求减肥——年轻漂亮的肯定才能更加吸引观众。”

歌唱家吴睿睿:歌剧应该年轻化

吴睿睿对年轻一代的需求,了解得特别多。她甚至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了名为“节奏部落”的阿卡贝拉人声乐团,结果就玩出了名堂,央视包括中秋晚会在内的好几个大型晚会,都邀请他们去演出,“我要模仿天鹅、公鸡、母鸡甚至驴的声音,特别好玩——其实,音乐就是认真地玩出来的。”这样的玩法,让她对歌剧也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有人夸她是“中国的莎拉·布莱曼”,她就思考,对方的成功之道到底在哪里:“她的商业运作特别好,而这块儿,就是国内目前还欠缺点儿的。歌剧有了新的玩法,让大家有了新鲜感,投资方不会亏本了,这个市场自然就火起来了。”

她说,她愿意为了歌剧的兴盛,做各种新的尝试,就像她期待歌剧本身的表现手法也应该改革一样:“都21世纪了,你的歌剧还全走宫廷风?你看现在音乐剧,就算讲莫扎特的,德语的法语的,都是现代服装,年轻人追捧得不得了——歌剧和音乐剧当然不一样,但是我们应该做一些尝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