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恒,新工人艺术团成立10多年来,已创作100多首歌

2017-11-09 17:37:35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孙恒

11月3日凌晨四点,已步入深秋的北京笼罩在一片清冷之中。城市还未苏醒,孙恒一行七人就动身出发,准备离京南下。两辆自驾车,加上一套音乐设备就是他们这个新工人艺术团的全部家当。他们将要实现一个期盼了15年的音乐梦想——启动“大地民谣”的全国巡演,开启一场工人文化的“万里长征”。

说是“万里长征”并非妄言——从北京出发,一路南下,经过河南、湖北、湖南、江西,期间共12站,包括洛阳、武汉、长沙等城市,历时一个月,往返行程约1万多公里。

15年前:5位70后农民工

新工人艺术团成立于2002年5月1日,是由孙恒、许多等打工者自发以文艺的方式为打工群体提供文化服务的公益性团体,前身是打工青年文艺演出队。创建者孙恒今年42岁,是“北漂”中的新型工人。自1998年来到北京后,孙恒的生活就没有与音乐分开过。他在酒吧唱歌,在地铁卖唱,后来到打工子弟学校做音乐老师。漫游各地的同时坚持进行歌曲创作,表达农民工生活的真实心声。

包括孙恒在内,艺术团的成员大多为70后,其中固定成员有五名,如今都在“工友之家”从事服务工作。成员们都是利用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写歌、排练、演出。

和众多艺术团一样,新工人艺术团在刚开始演出时遭遇了来自各方的困难,例如排练没有场地、工人空闲时间不足、演出场地的安全隐患、来自老板的怀疑等等。

但和众多艺术团有些不同,新工人艺术团的演出场所,一开始并非在富丽堂皇的舞台,而是各式各样的建筑工地。只是,在100次与工地场所的协商中,可能只有一次成功。即使商谈好了,演出过程中也会出现波折。某次乐队在工地演出,台下的工友们热情高涨,挥舞着拳头一起喊口号,把老板吓得不轻,还以为发生了骚乱,随即中断了演出。

那段时间,就连创建者孙恒本人也曾有过消沉的时刻——质疑自己坚持下去的意义和价值。

300场:观众太热情,在街上演出唱到天亮

无论如何,经过孙恒等人的努力,以及媒体、公益组织等社会各界的支持,艺术团逐渐走上正轨。在建筑工地、工厂、高校、打工子弟学校等地进行义务演出累计约300余场,已从当初一支简单的工人乐队,发展成为稳定的文艺团体。

孙恒记得,有一年中秋节,乐队去了建筑工地,演出结束后在餐厅吃饭,恰逢餐厅的服务员也在聚餐。孙恒看到他们大多都是年轻的打工者,就提议为这些工友加场演出。乐队唱起《想起那一年》,“今夜梦里面,我回到故乡,回到妈妈温暖的身旁,家乡的河水现在已上涨,远方的人儿还要去远方。”唱到动情处,台上的乐手和台下的观众一起想家、流泪。这场即兴的演出持续到深夜12点,直到被人投诉,餐厅的工友仍拉着孙恒的手舍不得他们离开。见此情景,大家决定把舞台转移到大街上,接着一起歌唱,直到天亮才结束。

100首:专辑很多歌词都是普通工友所写

对孙恒而言,“音乐不仅是表演给别人看,更重要的是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为此,他鼓励工友们从日常生活中汲取灵感,创作歌曲、抒发自我。在专辑收录的歌曲中,有很多歌词都是普通工人所写。“早已戒掉了难忘的香烟,早就戒掉了思乡的烈酒。因为家里的老母亲生病了,声声叹息在床头等待。”这首《一个工友的伙食》就是由一位工人创作的诗改编而成。

新工人艺术团成立10多年来,已创作了100多首歌,陆续出版了《天下打工是一家》、《为劳动者歌唱》等10张专辑,其中首张专辑就卖了10万张,给艺术团带来7.5万元的版税收入——艺术团用这笔钱办了一所打工子弟学校,也就是如今的同心实验学校。此外,他们还建立了打工博物馆和创业培训中心;举办过打工春晚;协助工友之家创办了同心互惠商店、生态农园等——不仅用歌唱表达工人群体的心声,也通过实际行动帮助他们实现改变。

20000元:巡演路费由网络众筹而得

新工人艺术团在几年前做过小型巡演,不过时间比较短,通常是在当地城市演出后就返回北京。这次演出是艺术团首次长时间、多地区的连续性巡演。

这次全国巡演从10月份就开始准备,针对巡演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突发状况,例如成员生病、车辆抛锚、场地问题等,孙恒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备齐药品、尽量白天行车、与合作伙伴提前洽谈等。

巡演期间,他们还会拜访各地公益组织,参与合作伙伴发起的文化艺术活动,并在当地举办“大地民谣音乐会”义演活动和“大地民谣唱谈会”。巡演的路费是通过网络平台众筹所得,约两万元。艺术团提前与合作伙伴联系好演出场地,例如大学社团、农民合作社、返乡青年的生态农业工厂等;食宿也是由当地的合作组织提供。在孙恒一行七人中,有五名乐队成员,还有一名巡演日志专员和一名影像记录专员。演出的全过程会在微信群、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同步更新,也会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直播。

首次巡演,各种未知困难自是不少。不过,在孙恒看来,事在人为。只要大家想听歌,就不存在不能解决的困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