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维克:这批画离不开对农村生活的谙熟和与其心灵的沟通

2017-11-09 10:02:16         来源:中华教育在线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孔维克,1956年生于山东省汶上县。中国美协理事、北京大学文化艺术研究所名誉所长、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中国画学会会长、山东画院院长。代表作《孔子周游列国图》、《公车上书》、《沐》、《杏坛讲学》、《高士图》、《白英点泉》等在国际大赛和全国美展中分别获金奖、铜奖、优秀奖、荣誉奖。近年现实题材的创作《高原的记忆——孔繁森》、《齐鲁曙光——党的一大代表王尽美、邓恩铭》、《同志仍须努力——为国父孙中山先生造像》在当代画坛卓有影响。作品及传略被收入各类画册和辞书。代表作数幅入载上世纪80年代启动历时十年的国家美术出版工程《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画卷、壁画卷、插图卷。出版有孔维克画集、文集、书法集、写生集等50余种。

获“中国画坛百位杰出画家”、“中国十大公益艺术家”、“2015年人民艺术家年度人物”等称号;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并举办作品研讨会暨作品集首发式;代表作《公车上书》在七届全国美展获奖后入选“百年中国画展(1900-2000)”、“新时期中国画之路(1978-2008)”,2007年签约为“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重新创作;文集《砚耕堂随笔》获山东省第三届刘勰文艺理论奖;被推举为“当代优秀中国画家”之一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大型晋京调展;《不抛弃不放弃》(主笔合作)入选第三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并获山东省第二届山东泰山文艺奖金奖。2013年《心学大师王阳明肖像》签约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孙中山先生在青岛》签约山东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孔子诞生传说》签约美丽的传说山东民间文学中国画创作工程。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故乡小调》

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孔维克

我近年来的国画创作大致可分为三个方面的内容,即“孔子文化系列”、“古典人物系列”、“乡土怀旧系列”。辽宁美术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百杰画家·孔维克现代人物画选》,即收入了我“乡土怀旧系列”中的代表性作品。

在这批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试图在现代性、民间性、稚拙美、装饰美,以及现代观念与传统意识承接、题材内容与表现形式相糅等诸方面作了一些努力。从作品被接受的情况看,与识者产生了较强的共鸣,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应编者之约,现将这方面的体会分述如下。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我的小妹·春》68cm×68cm

现代性·装饰美

我在现代性和装饰美方面的追求主要体现在画面的形式构成和符号化处理等方面。

①传统的构图,重空灵、萧疏。现代人尚饱满、热烈。画面繁、满是我构图的特征之一。如《姐儿俩》、《艳阳天》等即反映了这种追求。②从平面构成规律中得到启示,注意画面大的形式归纳,以产生较强的形式美。如《芦花十里送风来》大面积的面(芦苇)与一竖点(船)的对比;《家在山那边》上、下两条平行线分割成两个面(山、石),中间穿插几个点(人、羊、字、章)等。③打散的构图。这种构图应该也比较满,往往看上去没有规律,但却有很强的形式感。如《家乡小妹·冬》,在不规则的线和方块分割成的底子上(草)、饰以布棋般的黑块(羊)、再穿插上彩色斑驳的花袄妞,醒目跳跃;《家乡小妹·春》满纸的灰线红点(鸡)看似抽象山石、无规无律,但仔细一看则是白鸡遍地、生气盎然。④如过分强调形式的表现往往容易呆板,为破其僵局,我常常灵活地将形式化为一些具体的物象,我使之组合自然、不露人工雕凿的痕迹。如《故乡小调·霜降》中四块赭色分割画面,一白色枯树和黑色乱墨斜插其中打破呆板:乍一看形式感很强,仔细品则每块“形式”都体现了具体的生命,如赭色为畦地,空白“十”字为土路,黑色乱墨为树丛;《秋阳高高照南坡》是一竖长条构图,下部红点墨块(高梁)、上部大、小两个墨点(母牛、小牛)、中间一块浅赭灰色块,上置近乎图案化的淡墨符号,很有现代感,仔细揣摩可以知道,那是一个土坡,上面是砍伐后留存的高梁茬子,与前面未砍的高梁丛既有形式的明显对比又有内容的内在联系。⑤中国画讲究二度空间的展示并且舍弃了光影变化,强调线的表现、外轮廓的处理,因此很适合形式感的变化、符号化的归纳。古人在艺术形象的符号化方面有不少成功的例子:如山水画中的各种“皴法”、花鸟画中的各种“口诀”、人物画中的各种“描法”,乃至《芥子园画传》干脆将物象变成了固定的符号图谱(但符号的固定也带来了表现的僵化和千人一面的模式)。我既受其启发也鉴其不足,在表现中力求寻找属于自己的表征符号,并不断在生活中感受符号、发现符号、提炼符号,在作品中运用符号、变化符号、发展符号。这些符号的发现和表现几乎体现在我所有的作品中——从构图到穿插到细节、从人物到道具到配景。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我的小妹·夏》68cm×68cm

民间性·稚拙美

我选择这种题材的本身就需要有强烈的乡土气息,加之这些感受又多来自我童年的经历,当然需点缀一些小孩子于画中以烘托气氛,所以我作画时自然而然地就从民间艺术和儿童美术中吸收了一些养分。我出生在鲁西南农村,从小即受到当地民间土布、蜡染织绣的色彩熏陶,以及布老虎、泥玩具和儿童涂鸦的影响。这些因素都被我自觉不自觉地引入到创作的思维中。如《沂蒙小调·等姥姥》我直接将一块土印花布搬上了画面:为追求蜡染效果我先在正面用白粉模仿蜡染的刻镂用笔来画图案,待干后再在反面用染土布的“品色”平涂“染”蓝布。没想到画面完成后达到了既有强烈现代感又有浓郁乡土气的效果。其它方面的吸收也是这样,如这幅画及这批画中女孩儿身上的图案,有不少吸取了民间印花布的色彩和花纹,效果都非常好;在人物的造型上,我强调布玩具式的夸张处理,如《故乡小调》四幅、《家乡小妹》四幅等画中的孩子,夸张了她们头部的憨态可掬、身体的笨拙可爱、甚至辫子的粗壮如绳,这些造型处理都强化了这种天趣拙朴的视觉效果,因为我要表现的是胖胖乡妞而不是纤纤城囡。其中几幅有鸡形象的作品,其造型稚拙有趣、符号化特征较强,我是偶然看了一个小孩子的画后受启发而变成现在这种样子的。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我的小妹·秋》68cm×68cm

传统笔墨·生活气息

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虽然反复地进行形式的探索,吸收着各种有益的营养,但落脚到用毛笔的表现上,我还是尽量用笔的变化去体现线条的书法性、金石味等艺术效果,以求虽然看上去是有强烈冲击力的新的视觉图式,但在画面的骨架中却冷冷地透出与传统的笔墨感觉相承接、与过去的视觉经验相协调的深层次内涵来,这样作品才能呈现书卷气、文化性,使之耐观、瞻耐品味。如《沂蒙小调·姐儿俩》中大面积的墨线(鸡)、《童年忆趣·天边有片雪白的云》和《十里芦花送风来》中的芦苇以及所有画中人物衣服的勾线和配景的用笔,甚至题字钤印的斟酌等等,从中都可看到我在这方面的追求。

说到底,我这批作品在艺术上表现出来的似乎是外在形式,但表达的却是内在思想,并且是对生活的切身感悟。因为无论是在选择题材、构图落幅、提炼造型、借鉴用色等诸方面的具体实施,均离不开对农村生活的谙熟和与其心灵的沟通。

通过这批画的创作,我深深地体会到要画好一幅画,不仅要有全面的艺术修养、精到的笔墨技巧,更要有深厚的生活积累和真切的内心感悟。

2000.8.25于济南砚耕堂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我的小妹·冬》68cm×68cm

心灵的港湾

——故乡怀旧系列组画随笔

孔维克

近些年来,我的创作分为三大块:一是古典文化系列;二是孔子文化系列;三是故乡怀旧系列。故乡怀旧系列组画的创作源于我童年的经历和怀旧的心态。

随着岁数的增长,心灵年轮的启动时常搅拌着我的思绪。多年的都市生活使我不时伴有莫名的焦躁:现代文明的发展似乎破坏了人和自然、人和人之间的平衡,我偶有闲暇常常坐下思索,竟常有怅然若失之感。由此,在心底则越来越呼唤着一种感情的回归。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家在微山湖上》68cm×68cm

在心灵深处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港湾,那里珍藏着我的童年、我的乡恋。梦中常忆爷爷的老槐树、奶奶的大蒲扇,我常躺在苇席上伴随月亮、星星听着长辈的古老故事和精怪狐仙的传说。记得那时家乡的河塘沟汊似乎特别多,到处是水、遍地绿荫。那些童心未泯的小妮子和小小子们,在莲叶下戏水抓鱼,在玉米林中捉迷藏、逮虫子是当年最开心的事了。

我向往淳朴自然的田园生活,有机会总是要到乡村去走走。在旅途中,您留心过么?车上船边的窗外那一步一变的景色:错落有致的房舍、七高八低的沟坎、几颗孤独的树、一群归巢的雁,这些都多么令人神往。有多少我们叫不上名字的村落、有多少我们也许今生今世只能看上一眼却再也不会来的地方,只要您能深入下去,就会发现每棵树都有它说不完的故事、每道山坳里都流传着各种离奇的传说、每个角落都在繁衍着一代代的生灵,它们或多或少都会给您以创作的灵感、给您以心灵的启示。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芦花十里送风来》68cm×68cm

广博的自然之美、连绵的生命之美,原野之弘阔壮丽、荒漠之寒沧悲凉,这些都常使我陶醉。大自然是一部你永远也读不透的书,只有在她的怀抱中你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宇宙的博大,也才能真正领略到生命的涵义。

虽然我到过不少的地方,但它们似乎都比不上我家乡的情调:故乡那冬季的大雪冰凌、夏日的蝉鸣蛙唱以及春草的生意绵绵、秋虫的悲鸣唧唧,都似乎有着亲切的气味和独特的音调。在阔别多年以后,我终于又有机会返回故里小住。在卡拉OK遍地的城区和蝉音希声的县郊,我漫步四野,发现昔日的景色竟无踪影。这时方才顿悟:那些绵绵的恋乡情愫,都是由时间和感情酿造的田园诗,它们只存在我的心里、留在我的梦中。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天边有片雪白云》68cm×68cm

在都市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想喘息一下疲惫的思维,舒展一下紧崩的神经,对我来说只能用画画去调节心律,任凭感情顺着画笔去无所顾忌地流淌。这时,画画的过程就成了感情平衡的过程,也是寻找失落、创造境界的过程。

我认为艺术不应该停留在对客观世界的复述阶段,应是对昂扬着的生命、对流动着的存在、对永恒着的大美之哲理思考。当然也不应该把画儿变成为一篇论文,而企望去图解或去说教些什么。应该让画在美的愉悦中给人以智的启迪、道的余味,从而传达情感、营造境界。

把现实时空转化为心理时空要具备敏锐的艺术感觉,而把心理时空转化为画面则需要广博的艺术修养;画面的艺术能量愈高,则愈能超越现实时空,而被历史接纳。

孔维克:乡土怀旧系列组画琐谈

《沂蒙小调·等姥姥》68cm×68cm

作品应是作者心灵的外化。在艺术上我力求通过作品来体现一种新的思考:包括对传统美学思想的理解,对时代审美意识的把握等等;除此之外,作为东方绘画,我认为还应在传统笔墨、用线乃至书法上下苦功夫,以探究其中的奥秘;在画面构架和造型上我追求稚拙美、抽象美、形式美、符号美。力求将传统笔墨的审美意识组合成有较强个性印记的形式构成,强化视觉效果及画面的情态结构,尽量能体现我的艺术追求和内心感受。

人生深似海,心躁难抵岸。我的画如能给您一丝美的享受,能勾起您像我一样对故乡对田园的一缕眷恋、对人生历程的一点点回顾,我的心即得到莫大的慰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