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先生——被收藏界称为“傅抱石鉴赏第一人”

2017-11-06 19:05:59         来源:美术报中国青年网   

近年来,傅抱石作品频频出现在拍卖会,动辄几千万,甚者上亿成交。今年6月,《茅山雄姿》在保利春拍以1.87亿元成交,拔得当场头筹,《山鬼》以6382.5万元位居第二。如此高价,作品的真假是竞拍人尤为关心的,因此鉴赏者就显得极其重要。由于鉴赏准确,萧平被收藏界称为“傅抱石鉴赏第一人”。说起这个头衔,萧平甚是谦逊,表示被赋予这样称号,只是由于自己过眼傅抱石的作品比较多的缘故。

大胆落笔,细心收拾

认识傅抱石,是在1961年萧平高中毕业,进入江苏国画院中国画研修班。但其实早在19年前的壬午年,他们的命运曾异地有所交结。彼时,傅抱石刚开始与屈原结缘,多次以屈原及其《九歌》为题材进行创作,个展“傅抱石壬午重庆画展”轰动当时中国画坛。屈原亦成为傅抱石日后的代表作系列之一。而在重庆南岸,萧平呱呱坠地,或许人们想象不到这个新生婴儿未来能与一个声名鹊起的国画大师、美术史论家有何关联。直到19年后的研修班,傅抱石恰好是当时的国画院院长……“在研修班期间,傅抱石作为院长,会给学生上课,也会出席研讨会或讲座,但不会单独教一个学生。我有机会看到他的一些作品,但只见过一次老师现场作画,因为他不喜欢在人面前作画,觉得拘谨。即使在方丈大的‘金刚坡书斋’,作画时也要请夫人罗时慧和孩子们在屋外消磨时光……老师画画非常快,并且很有力量,他将刻印的力量放在笔锋之上,创作方法可以归纳为‘大胆落笔,细心收拾’。老师喜欢喝酒,喝完酒微醺之后快速作画,酒醒之后再来加工,对他而言,最后的收拾是非常重要的。”

这只是萧平与傅抱石缘分的开始,更深入了解傅抱石是在萧平研修班毕业,进入南京博物院工作之后。上世纪60年代,傅抱石的400余幅作品被移交至南京博物院,身在书画鉴定部的萧平,幸运地一件件整理了傅抱石作品,后来傅抱石夫人罗时慧取回50幅,其余全都捐赠给南京博物院。正因为如此,萧平对傅抱石的作品甚是了解。

金刚坡时期形成傅抱石的

典型艺术风格

重庆金刚坡时期是傅抱石绘画艺术成长的关键时期,傅抱石一待近7年,创作了数百幅作品,如《潇潇暮雨》《万竿烟雨》《丽人行》《屈子行吟图》等,许多为世人所熟知,尤其在山水画领域,形成了他典型的艺术风格。

谈起金刚坡时期傅抱石的绘画特点,萧平认为由于蕴含着多种因素,应全方面综合地看待。“从他的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人生经历,1939年那个时期的作品还不是很成熟;1939到1942年,傅抱石进入了大量探索和尝试的阶段,重庆潮湿多雾的山山水水对他绘画风格的形成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到了1944年,他的技法已经达到成熟,那个时期的代表作《万竿烟雨图》可以很好地说明,比如画的上半部分线条飞舞,用乱麻皴、乱柴皴表现,同时又有一定的旋律。中国古代绘画,一定要有节奏感,这也是傅抱石特色,用散锋乱笔表现山石的结构。因为重庆多雾潮湿的气候很难用完全传统的皴法去表现,这就逼迫傅抱石去创造更合适的技法,因此才成就了‘傅抱石’,他的新技法也非常适合他洒落的心境和情怀。”

除了山水画,傅抱石还创作过一些人物画,他早在上世纪30年代末40代初,就对顾恺之进行过深入的研究。他早期的人物画,显然有意追随顾恺之的神采,但整体数量较少,且大多古代题材,不够广泛,较为传统,因此外界评论较少,意见不一。但萧平认为,傅氏人物画不乏其魅力,具备研究价值,比如屈原系列。屈原在当时被视作爱国精神的象征,从郭沫若到傅抱石都以所能倾心表达,傅抱石创作了一系列相关的人物画像,包括“屈原像”“屈子行吟”“国殇”“湘君”“湘夫人”“山鬼”“少司命”“东皇太乙”“涉江”“橘颂”等。与这类题材相仿的,还有反讽当时社会现象的“丽人行”和“琵琶行”系列。

“抱石皴”是个伪命题

说起傅抱石,必有“抱石皴”,所谓以散锋乱笔表现山石的结构,以气取势,磅礴多姿,是傅抱石打破笔墨约束的第一法门,且被认为是金刚坡时期的杰作。

“皴法”,是中国山水画的特殊技法,是历代山水画家在师法自然造化的实践中,提炼出来的艺术语言形式和审美意象的一种外化,并在不断发展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历史上著名的皴法约有16种,包括钉头皴、披麻皴、乱麻皴等,其中一些也被傅抱石选择性地融合在自己的创作中。萧平认为,古往今来很多画家都有自己擅长或独特的皴法,但从不曾用姓名命名,况且傅抱石非单独应用一种皴法,“以一皴掩其全部,恐亦欠当。”

萧平发表傅抱石研究专作多篇,其中《傅抱石山水皴法解》专门论证了傅抱石山水画中用到的皴法,包括乱麻皴、乱柴皴、破墨皴、荷叶皴、卷云皴、斧劈皴、简笔皴,画前景用拖泥带水皴,并且清楚地注明了每一种皴法的往来,以作品论证,把傅抱石的皴法理得清清楚楚。他指出,有的皴墨偏干枯,追求目标在苍、在劲;有的皴水墨齐下,目的在滋、在润。前者枯裂秋风,后者润含春雨。傅抱石追求两种典型,并常常数种皴法混用,别开生面,随机而变,学三分丢三分。他还大胆用水,大量用笔,尤其是枯笔,用散峰,枯湿相结。

对于傅抱石的新皴法,萧平认为是对传统皴法进行改造的成果。傅抱石以综合活用为原则,有选择地继承传统皴法,加之巴蜀山河的影响,及其豪爽刚强的个性和好酒后微醺状态作画的率性,形成了画坛上独特的傅抱石,破墨皴与乱柴混用,乱柴又取斧斫的意味,乱柴与乱麻结合,或再加上荷叶或云头皴的情趣,拖泥带水则与泼墨同施,淋漓中含着苍莽。

皴法的核心在于“活”,“傅抱石创作,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幅画会出现什么皴”。

傅抱石学谁不像谁

傅抱石崇拜石涛,众人皆知,傅抱石曾称赞石涛为“中国画史上永远放着璀璨光辉的画家”,改名“抱石”也缘于此。傅抱石喜欢石涛,主要是石涛的革新精神,“搜尽奇峰打草稿”“我自用我法”,但即使学石涛作画,也只有百分之五十或四十石涛的影子。萧平对此有一常谈,“张大千学谁像谁,傅抱石学谁不像谁”。

从鉴定来说,萧平可谓鉴定傅抱石的第一人,但同时,他也是一位创作的画家,如傅抱石喜欢石涛一般,喜欢着傅抱石和石涛;也像傅抱石活用皴法一样,我们能在他的作品中看到傅抱石或石涛的影子。在他眼中,“石涛的妙处与抱石有同有异,他们都为情感驱使运笔着墨,这情或事或景或人,有了触动,生出情兴,便诉诸笔墨。石涛一生笔墨多变,有巧有拙,多含禅趣。抱石则借酒豪肆,纵放洒落。”有趣的是,石涛、傅抱石、萧平3个人不同时代,不同籍贯,却有点殊途同归,落脚都是在江苏,作为唯一江苏本地人,萧平是喜欢这缘分的。

(作者为艺术媒体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