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卿:枕着景泰蓝睡觉的童年,怀揣绚丽多彩的青春梦想

2017-10-31 20:09:47         来源:北京日报   

《鱼舞天娇》

《富贵双金》

《蝶舞》

《百年好合》

李佩卿,北京人,19岁入行,45年专从景泰蓝工艺,凭借景泰蓝创新作品而获得国际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她是传统景泰蓝工艺的继承者,更是创新人,于2011年独自研发成功的粉彩景泰蓝获得专利,其作品《鱼韵》《蝶舞》分别赢得2012年、2013年法国斯特拉斯堡列宾竞赛金奖;作品《春妹》获得美国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世界华人艺术精品展”之金奖。正是,国运兴而工艺兴。1905年,中国景泰蓝艺术品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摘金,时隔百年,李佩卿的粉彩景泰蓝连摘三金。景泰蓝,赶上了金色的时代。

李佩卿被国际艺术展品组委会授予“中美文化交流使者”的荣誉称号。2014年,在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其作品于卢浮宫展出,被授予“中华文化传播艺术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佩卿被列为景泰蓝这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而“景泰蓝传承人”的名号,既是李佩卿本人的骄傲,也是景泰蓝艺术之幸。

1.枕着景泰蓝睡觉的童年,怀揣绚丽多彩的青春梦想

李佩卿,上世纪50年代出生,与其“红旗下长大”的同龄人一样,经历了“大跃进”和“文革”岁月,惟一特殊的是,她曾抱着景泰蓝玩耍、睡觉。

作为地道的老北京,祖上属满族正黄旗,父亲精通岐黄之术,悬壶济世,曾于钱粮胡同设立中医诊所,而父执当中不乏宫廷御医、书画名家,如齐白石、徐悲鸿等,家中自然少不了古董珍玩之类物件。

“我们姐妹三人,我是老幺。小时候在屋里捉猫猫,爬到床底下躲起来,就觉得腰眼儿硌得慌,伸出手一摸,是些景泰蓝小件,小罐、小碗……也不知道是稀世宝贝,只当做玩具摩挲,睡卧陪伴……”

犹太民族有让小孩抓阄的习俗,大人把蜂蜜涂抹在书上,存心让子女感受书本的甜美,热爱读书。那么,是父母有意将景泰蓝物件放置床底吗?姐妹三人,景泰蓝却偏偏硌了老幺的腰眼儿!

父亲对待病人如亲人,无论贫富贵贱,一概悉心诊治,若只有零钱埋单,照看不误。他经常让手脚脏兮兮的病人躺在三姐妹的床上,用针灸治疗。其实,这是妈妈的主意,不让患者进家长二人的卧室。为此,姐妹们总是嘟嘟囔囔,发牢骚。女孩子,哪个不爱干净呢。

母亲说:“我这样做,都是为你们好,为你们积德!不信,你们将来长大了,到了社会上,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好,是不是有福报。今天,对病人、穷苦人多一分好心,明天,你们就会多得一分别人的美意,一定是这样的,等着看吧……”

三姐妹的未来,还真就让母亲说中了。

其实,是善良的母亲栽种下善根,在每个孩子的心灵园地上……

爱美,是女孩子之所以为女孩子的特点。这特点过分地放大,就变成了执拗与强迫症的混合物。李佩卿枕着景泰蓝睡觉还不够,还要朝思暮想海底的珍珠。

“我小时候,在商店看到一串珍珠项链,哭着喊着非要妈妈给我买……也没眼泪,大约干嚎了一整天。妈妈实在没辙了,就让姐姐给我买了……”

但愿,但愿,每一个爱美的小女孩,长大了,都能像李佩卿一样,将对美丽物件、饰物的钟爱,变成对人间美好事物的痴迷,变成创造美的作品一往情深的执著。

“我上学时,最喜欢的是语文课。语文课考试,也总是得满分。那时候,特别好强,不服输。不管考哪门功课,比别人差一分,我都不干,非要在下一次赢回来不可。

“‘文革’时期,家中一箱子旧书幸存,成为我们姐妹的精神美食。我们整天关起门来阅读,至今还记得《红与黑》《悲惨世界》《复活》《安娜·卡列尼娜》的故事情节……”

可见,爱美,是做一个美术家的前提。

非要赢回来不可——这种心理,这种与生俱来的好胜的内在激情与动力,是天下所有能赢得各种各样奖牌的人的共性。

从小阅读文学作品的兴趣与爱好,为李佩卿日后成为景泰蓝艺术家,做了人文情怀丰富、细腻的铺垫,那是许许多多同行所没有的优势。

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天性善良的根基之上。

2.第一次致命的诱惑,第一桶金的获得

古时候,景泰蓝的生产与供应,被皇家垄断,宫廷造办处负责办理一切,景泰蓝也因此而成为所谓“宫廷艺术”。

现而今,当景泰蓝的制作与销售从政府行为或厂家行为,突然之间,变成个人行为时,其难度可想而知。

人生,是一次次AB选项的测试。答对了,通过;答错了,出局。

“我常常一天只睡三个小时,货物主要针对海外市场,盼买家订单似盼星星和月亮,谈生意时通电话,需按照欧美国家的时间(时差缘故),也许你睡觉时,人家醒着,反之亦然。有时,24小时之内,你要处理几十份邮件,忙得焦头烂额……

“有一回,好不容易遇到一位上门客户,她是日本人,张口就订制上万件‘景泰蓝小挂件(供神小牌牌)’。每一件800元,一万件就是800万元。可是我一问,原来是嵌人名的物件,用其供奉神社里的日本战犯。这哪行啊!给我十倍的钱也不干!有人说:‘你不会装不知道吗?’我说:‘不会!’我就是再缺钱,穷死也不会做这种生意!不能丧失中国人的良心!”

其实,李佩卿身怀制作景泰蓝的绝技,道道工艺烂熟于心,掐丝、点蓝的功夫盖世无双,又何愁自己仿制明清景泰蓝器物而没有销售渠道呢。仿制故宫的老物件最省力,可她偏偏不愿意步前人后尘,不想重复前人走过的路。她喜欢原创,她要用传统景泰蓝工艺表现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并且要把带有中国文化符号的景泰蓝作品推向国际市场。

大凡私人企业家,对自己第一桶金的获得都会记忆深刻。

“那是一位外籍华人,他跟我订制貔貅驮钟的景泰蓝作品,一单就订2000件之多,给我一个好大的惊喜。但是,他提出的条件却非常苛刻,交货期限只有短短的20天!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呀,可我还是咬着牙答应了。”

情况正常的话,这样的订单货物完成时间应该是半年。

但是,但是……

于是,李佩卿工作室紧急动员,十万分火急地投入运转,分地同时制作,烧制景泰蓝的工作进度,以分分秒秒来计算。

直到第20天的早晨,即合同上交货那天晨曦初露,才最后给“貔貅驮钟”镀上一层金,而整个器物表面还是湿的。

当李佩卿如约从北京乘火车前往上海,在一家大酒店与客户碰面,拿出制作完成的样品时,买主大喜过望,似乎难以置信,又不得不相信眼前事实,乃至感动得以泪洗面。原来,他早先与别人预定的货物不能按期完成,让他面临与合作方违约的尴尬处境,万不得已,才向李佩卿提出如此“荒谬”的买方做主的协议。好在货到人安,皆大欢喜。貔貅,乃神兽也,别称“辟邪”、“天禄”,它龙头、马身、麟角、狮形、虎姿、豹相,自古以来象征吉瑞之兆,据说具有开运、镇宅之用,每每能使人转祸为祥。至少,这次的瑞兽之祥瑞,真不虚也,但看似天意,实乃人为。

3.粉彩景泰蓝——获得发明专利,让传统景泰蓝工艺焕发生机

古往今来,任何一位发明创造者,倘若不被质疑与嘲讽,并且饱受非议,那么他就不配享有筚路蓝缕之功,而那些射向搴旗夺隘者的子弹落地,最终变成闪光的勋章。

当李佩卿申请到粉彩景泰蓝发明专利的时候,就有人说风凉话:“你这个(发明)不叫个玩意儿。”当然,也有业内权威人士出于好意,私下里对她说:“佩卿啊,你的作品已经不是景泰蓝了!”

什么是景泰蓝?

文字资料中说,它起源于春秋时期,但含糊其辞。事实上,作为特种金属工艺品之一,它于13世纪末由阿拉伯传入中国,其正式名称为——铜胎掐丝珐琅,俗称“珐蓝”。它本是舶来品,因其珐蓝釉多为蓝色,又在明代景泰年间开始辉煌,故后世名曰“景泰蓝”。

毋庸置疑,景泰蓝是中国符号。正像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出现了本土化的佛教——禅宗,而铜胎掐丝珐琅输入中国以后,也诞生了民族化的“景泰蓝”。

从景泰蓝成熟期——明朝景泰年以降,整整500多年过去了,李佩卿想让这门古老的金属烧制工艺再增添一些新的色彩与光泽,当然也包括器形的新款。

“景泰蓝,是对称的艺术,俗称‘对活儿’。总是强调二方连续(也叫‘带状图案’,即图案花纹的结构方法)、四方连续(指一个纹样或几个纹样,向四周重复地连续、延伸、扩展)……烧制器物的造型,讲究点、线、面的结合,所谓‘疏能跑马,密不透风’。

“从器型来说,我再不想被传统景泰蓝的瓶瓶罐罐所局限、憋闷。为什么不能打破常规呢?从色彩看,传统的颜料只有七八种选择,而施以粉彩后,就增加到何止百种选择!为使景泰蓝重新焕发生机,让当今中国美术师的原创产品,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就不能忽略当代艺术美学的全新理念,一定要——在器型上突破,在色彩上增色。”

从创意文化的新视角,关注李佩卿“创意景泰蓝”的人们,也正是这样评价她的作品和她的贡献:“(她)是中国惟一能跳脱传统景泰蓝器型及颜色的国际大师。”

我们惊喜地看到,她为传统景泰蓝穿上了彩色的蝶衣,舒展袅娜的腰肢,在一派明媚春光中,自由自在地轻歌曼舞……

她的作品《蝶舞》(掐丝珐琅与花丝镶嵌,高约52厘米),曾于2014年受邀在法国卢浮宫展出,其人身蝶翼,仿佛受到西方美人鱼形象的启发,实则古老中国文化元素之“化蝶”所幻化。中国人具有彩蝶情结,不仅东晋时代“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脍炙人口,现代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也余音绕梁,白话新诗开拓者胡适之名篇《两只蝴蝶》(作于1916年)则被誉为“中国近代第一首白话诗”。同样,蝴蝶的美丽寓意,也激发景泰蓝大师的灵感,而人蝶一体的奇思妙想,成为景泰蓝器型破天荒的创制。

不光是《蝶舞》曼妙婆娑,更有《鱼韵》蹁跹袅娜,《霓裳》(系列)雍容华贵,《春妹》妩媚多情……

李佩卿首创现代“双语景泰蓝”,即在作品《春妹》(高约65厘米)中,融合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符号和两种语境,从而一举获得“第34届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其人物造型优美,彩裙飘逸,手托采摘篮而风姿绰约。然而,正是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梵高的田园风景画中的人物与色彩,使景泰蓝大师找到了“春妹”立身的背景与色调。“我从不崇拜名人,只是一见到(绘画)靓丽的色彩就会感动不已,看着清新淡雅、超凡脱俗的画面,就会涌起一阵阵再创作的欲望。灵感源于生活对你的爱和你的回馈,在刹那间形成不能控制的情绪,让你欲罢不能……”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艺术语言,盛世中国的“大国工匠”岂能无为。李佩卿独创的粉彩景泰蓝用无声的造型语言传播着中国文化,足以和世界当代艺术同行进行平等交流、对话。

正是:

45载光阴沉潜景泰蓝工艺制作,

一朝化茧为蝶绚丽飞翔五大洲。

李佩卿的作品不仅在欧美国家屡获艺术大奖,被法国、英国、美国的美术品收藏家所青睐,也在亚洲国家如韩国、日本、新加坡的市场走俏。

“什么是艺术?

“依我看,艺术就是一个字——‘美’。

“追求艺术,就是最求美的东西。我们穿衣服如此,家里摆的物件如是,动物不美,你也不愿养啊!我和几个外国友人逛颐和园,在后山林中见到小松鼠。小松鼠的形象是美的。一个老外(收藏家)说,你做个小松鼠的物件呗,我买。这就是作品《喜悦》(花插)的由来,我把小松鼠的形象做了变形处理,让它的样子似猫非猫、似鼠非鼠,萌萌的眼睛可爱,大大的尾巴也很夸张,它是喜悦的化身,谁见谁喜悦!”

4.李佩卿大师工作室名扬海外,景泰蓝“双金”征服迪拜

在艺术品生产领域,尤其对绘画、雕塑等空间艺术而言,工作室比工厂更具有创造性和生产效率。本世纪初,作为一家企业的北京工艺美术厂宣告破产,人员流散。而“工作室”一词,是外来语,来自英语“studio”,原本单指画室和雕塑室、摄影棚等。如今,“艺术工作室”的概念流行于国内,其实体也纷纷成立,作品流通于国内外市场。

2015年,李佩卿大师亲制的景泰蓝作品《富贵双金》(铜胎花丝及掐丝珐琅,净高约30厘米、宽约33厘米),以其浪漫的艺术构思与才情、童话般的梦境和想象、古典与时尚结合的新奇别致的器型、富丽堂皇且精妙绝伦的花丝镶嵌……彻底征服了中东人的眼球,他们定睛凝视着古老中国宫廷艺术的奇葩绽放新蕊。如果说被誉为“国之重器”的景泰蓝是奇葩,那么粉彩景泰蓝就是新蕊。在迪拜这个著名的世界贸易之都,人们对什么样的金贵之物都不觉惊奇,却如获至宝一般地将这一“中国元素”的最新制作,隆重地请入“迪拜文化中心博物馆”,永久收藏。

从昔日中国皇宫的宝物,到今天迪拜王室的典藏,这不啻为景泰蓝工艺的全新的“丝绸之路”之旅,并传为佳话。

“双鱼对望的构想,源自国外旅行的见闻。我曾在日本皇宫展出的民间工艺复制品中,看到一个精致小奁匣,上面有双鱼装饰图案。可见一个工艺美术创作者周游世界,开阔眼界,多方汲取各个国家、各地民族艺术养分的必要。

“缘牵一线的巧合是,我用50枚天然绿松石簇拥正中心的红玛瑙灵芝,五彩聚宝盆的海底宝贝,又托起红蓝相间的硕大金鱼……而迪拜人呢,他们恰恰是人类海洋生物的虔诚膜拜者,他们十分崇仰智能生命的蓝色发源地。”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

李佩卿大师工作室能够培养出新的传统工艺大师吗?

李佩卿证实:“景泰蓝艺术后继乏人是事实。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本来就不多,在北京满打满算,也就一两千人。

“今天的年轻人,坐不住呀。景泰蓝工艺复杂,手工技艺需要勤学苦练。老祖宗留下的这门手艺是——15年小学毕业,20年高中毕业,30年大学毕业。但是,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与快发财的致富心态,又能让几个孩子静下心来,深钻一门‘十年磨一剑’的手工技艺呢?!况且,人生也有涯,才艺也无穷。掐丝,如高明的琴师揉弦;点蓝,似杰出的画匠点睛。到我这工作室来的大学生,干个三五年就走,月薪1万多也难留人,见薪水更高的职业就跳槽,半途而废,你说有多可惜……”

一个好的消息是:两年前,李佩卿大师工作室与北京市工艺美术高级技工学校签约,正式成为学生实习实训基地,为继承和发展景泰蓝艺术培育人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