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庄先生的作品真诚地反映着他的人生心得与理想的企盼

2017-10-30 20:22:3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回家路上(国画) 18.5×26.5厘米 陈子庄

陈子庄先生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被发掘出的一位最具情性的画家,是我在上世纪70年代还未真正步入中国画领域时就知晓的画家。当时我还手抄了一本从著名版画家吴凡先生手中传来的《陈子庄话语录》,此《话语录》直至现在也还珍藏于吴凡先生处,未被发表。上世纪80年代初,重庆成立陈子庄研究会时,我就是其中的热心成员。由于对陈子庄先生作品的喜爱,在以后我用了几年的时间学习陈子庄的作品。陈子庄的作品大都形成于他在四川省文史馆工作时期。当时他夫人精神疾病缠身,子女还未成气候,身边无甚知音,家境非常贫困。为了逃避这困苦,他将绘画作为最大的精神寄托。在当时,他连纸与毛毡都买不起,只能用报纸垫着作画。由于无钱买宣纸,所以在他现存的作品中,还大量用的是四川夹江纸、云南皮纸及洪雅纸,最困难时还用过毛边包装纸。直到后来,吴凡来看望他时,送他一块毛毡,让他改变了作画习惯。他为感谢吴凡的知遇之恩以及多年的无私交往,特赠予吴凡80件精品之作。有一年,我的4 位重庆画家朋友上峨眉山写生,回成都时去拜访陈子庄。陈先生见到这群青年后生非常高兴,热情地将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大家,并将其绘画感受认真地讲授给他们,同时还提笔亲临示范。临走时,他赠与每人4件作品,还对所送作品中的不足之处重新做了认真的补正。从中可以看出,他做人的真诚与直率,以及对艺术的执着认真态度。也可知他是何等地想与人亲近,是何等地热爱入世中的情爱之谊。

陈子庄由于年轻时练就一身武功,曾在当时的军阀王缵绪处当过保镖,所以在尤喜书画、收藏颇丰的王缵绪处,见到了很多艺术珍品,让他日后的习画大受裨益。抗战时,受王缵绪之邀齐白石、黄宾虹来成都小住,陈子庄有机会认识了齐白石、黄宾虹,并目睹了他们的作画过程,这也给陈子庄带来了不小的收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子庄在四川省文史馆工作,这让他的习画及眼界的提高上都得益匪浅。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处处都体现出对传统绘画的深入理解。

从陈子庄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能独到地通过笔墨,去表现他所理解的性灵与精神。在他的作品中,处处都充满着画内的情思、淡泊中的静照,作品中的意趣是他个人心得的真诚反映,是他将明清画家中徐渭的聪、灵之笔为己所用,将黄宾虹的松、凝、圆、润之气为己所摄,将八大山人的简取、石涛的率意统统地化为自己的理解,并用清新的笔墨表达方式,完成了心境与画格的追求。

他的作品大都反映的是川西彭州、汉旺、洪雅一带的丘陵山区田园。在看山、写山中,他寄托着自己对美好的希冀,在对笔墨体会的不断追求中,将山水、竹篱、农家、田垄融会于内心的思绪之中,并从中去追求精神上的慰藉与寄寓。在绘画的过程中,他用传统的绘画符号去传达着个人的充满灵性的心智。他需要理想中的温馨,更希望入世的温暖,所以在他的作品中,虽有淡泊之气,但无荒率之感;虽以简笔入画,却有灵慧之气潜藏。在他的画作中,在画眼处总是有一些憩鸭、归牛、茅舍、篱影等,去体现出美好的人间烟火气息。他曾谈到,山水中有房就有了烟火气,就无荒凉感,三房、五房和一房都是解决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去画那么多房;树是山水中的须眉,画树应重须眉中的气象,有树有叶就生机盎然,为什么要去点如此多的叶。可见陈子庄对生机的理解是别有个性的,是他对心灵中的淡然之美特有的一种表露方式,所以,他能自由地在自然之中去求取着生命之理,求取着境界中的快意。

陈子庄是在黄宾虹的笔墨处理与图画构成中,发现了丘陵山水的表现方法,寻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表现精神,并从中获取了点线组合中的活力表现,这层层疏点中的趣意,正符合他自己的心理需求与寄托。他的作品没有黄宾虹笔下的浑厚华滋,却有着黄宾虹笔墨中的笔形墨意,作品以婉转灵动、疏朗淡逸之美为四川山水的俊秀、灵趣传神,为个人心志争取着最宽松的自由表现。他以小情小景为表现对象,给人以玩味的东西较多,人间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是以意趣取胜的画家。陈子庄的作品都是以取其心游的意象寄寓为自己的理想追求,并一直将此风貌坚持到晚年。

陈子庄的作品中能让人体会出中得心源、得其环中,化景象为意境的移情。这是他对禅宗里的立地成佛的觉悟,去体会出顿悟的妙趣。他是在内蕴上着力,在气韵生动处做文章,将富有理想的境界,用简笔的方式表现出来,以完成入情、捕意的心底追求。他的作品萧散简远,妙在笔墨之外,真诚地反映着他的人生心得与理想的企盼。看他的作品不是一目了然,而是久看不厌。

(作者:方旭东 为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