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之士的翩翩风度在这些奇石上呈现。揆古察今,尽得风流。

2017-10-24 15:18:05         来源:北京日报   

《又是江南烟雨时》 收藏者 宋忠伟

《母亲河》 收藏者 盛学伦

《云南映象》 收藏者 秦锡良

《金江男神》 收藏者 徐六贵

《神鹿》 收藏者 钭武红

《唐宫佳丽》 收藏者 赵军

《豆蔻年华》 收藏者 冯树林

《团团圆圆》 收藏者 范红华

接到去云南水富县采访的通知,急忙上网搜索。发现水富县不仅水多,石头也多,尤其盛产长江源头的画面石。

我从1997年接触奇石,便听到一个说法,水石看大化,陆地石数戈壁。二十年间,参观过柳州、左旗、昆明、北京的上百次奇石展,柳州大化石和左旗戈壁石,一直各占半壁江山。来到水富县,对这个说法产生了疑问。

石因水而美

从宜宾机场到水富县城,驱车30分钟便到了。西部大峡谷温泉奇石城就在我下榻酒店的门口。说是奇石城,其实更像一个住宅小区。令人新奇的是,楼群里的许多门面房都是奇石店铺。

随同采访的县委宣传部小杨介绍说,从2006年开始,距水富县仅500米的向家坝水电站开工建设,周围村民陆续搬迁。这个小区便是移民安置点,共93栋楼房,665户。水富县境内奇石资源丰富,可供赏玩收藏的石种近百个。在2011年,被中国观赏石协会命名“中国奇石之乡”。水富县县委、县政府把奇石产业作为扶持移民的重点工程,大力发展。

在我的印象中,水石主要是广西的大化石、彩陶石、大湾石、来宾石、百色石、摩尔石、三江石,这类奇石质地坚硬,色彩丰富,水洗度好。偶尔见到黄河石、长江石,感觉石肤粗糙,画面单调,市场价格也不高。

水富县的奇石究竟怎样呢?带着好奇,我来到水富奇石协会副会长曹泽明的奇石店里,一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间屋里摆满了巨大的水石,五颜六色,造型各异,华丽的石肤上泛着润泽的柔光,凭感觉这些石头的质地接近玉化,水洗度非常好,这难道是长江石吗?

聊起水富奇石,曹会长格外自豪,如数家珍般地打开了话匣子。

水富县地处金沙江、长江、横江交汇地带, 石质以沉积岩、变质岩、岩浆岩为主。金沙江自青藏高原流入水富县,总落差5000多米,历经亿万年形成的卵石顺江而下,五彩缤纷、千姿百态。在水富县境内,金沙江、横江流程近百公里,两江沿岸冲积形成数十个江滩碛坝,造就了极为丰富的奇石资源。

金沙江卵石的种类繁多,主要有芙蓉石、墨画石、油画石、龟纹石、螺钿石、松花石、丹彩石、牧羊石、金刚石、烫画石、彩蜡石、金沙彩等。这些石头到底有多好,水富县的石友们总结出十大美——天然美、色彩美、线条美、石质美、形象美、装饰美、朦胧美、含蓄美、空灵美、意境美。如果没有江水长年累月的冲刷和搬运,也就不会形成这么多美丽的石头。水富县奇石办多次组织当地的石商参加全国石展,几年来,捧回特等奖一枚,金奖185枚,银奖420枚,优秀奖600枚。好像是在夸自己,曹会长说得有些脸红,用手拍打起石头来。在一旁的老伴儿说,老曹一高兴就爱拍石头,说石头能听懂他的话。这倒让我想起著名美学家王朝闻赞美奇石的一首诗:“石居人外,人在石中。相击相和,创造对方。”

人因石而富

在奇石界,因石头创造出巨大财富的故事比比皆是。早在二十年前,内蒙古奇石收藏家张靖意外拾到的戈壁玛瑙《小鸡出壳》,被宝玉石权威专家估价1.3亿元,最终以550万元转让,传为佳话。来到水富县,见到堆积如山的长江石,我产生了疑问,物以稀为贵,眼前的石头如此之多,有人买吗?曹泽明副会长微笑着说,如果我舍得出售,这几屋子的石头早就卖光了。

县委宣传部的小杨告诉我,去年有个广东的游客,在西部大峡谷泡完温泉,散步走到曹泽明店里,见到正在卸车的石头,问了一句,这堆怎么卖?老曹正忙着,随口答了一句,1000元一吨。那个人二话不说,马上签合同付款,第二天就雇车把100吨石头运走了。后来听说,这批石头全部被陈设在一个新建的度假村里。老曹说,从做生意的角度看,这笔买卖亏本了,其中一块石头就有人出过3万元,没舍得卖,正准备配座。但话说出去不能失信,还要高高兴兴帮着人家搬上车。

曹副会长带着我来到六贵奇石馆,男主人名叫周文清,石馆是以他的妻子徐六贵的名字命名的。夫妻俩都是向家坝水电站工程的移民,虽然住进了楼房,得到了补助,但他们长年累月靠捡石卖石,不但不用花储存的积蓄,女儿读大学的费用和家里生活开支都得到解决。令我赞叹的是,周文清并没有把奇石当成普通商品卖,他从心里喜爱这些石头,不愿轻易出手。《金江男神》是他捡到的一块长江石,有买家出到18万元,他都没有舍得转让。几年时间,他积攒下来不少精品,这些宝贝如同他的儿女,能一口气报出名来:《鸟语花香》《旭日东升》《林海雪原》《静妙》《永结同心》《喜羊羊》……像这样朴实、勤劳又爱石如命的石商,我在西部大峡谷温泉奇石城里遇见了许多。

收藏奇石是很奇妙的人生体验,表面看是人在找石头,实际上石头也在寻知音。在范红华的奇石店里,我见到一对墨画石熊猫。问起来历,范红华有些激动。1991年,他在宜宾机场附近的岷江岸边寻找长江石,猛然间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翻开石堆,一下惊呆了,白脸,黑头,八字眼,这块石头不就是熊猫吗。巧的是,11年后,范红华在同一个地方又发现了另一块憨态可掬的“熊猫”,遂取名《团团圆圆》。冥冥之中的不期而遇,这种巧合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团团圆圆》因“缘”而妙,而且妙不可言。

在西部大峡谷温泉奇石城采访时,我特别关注人物类长江石。《寒江独钓》清晰的线条寥寥几笔,一个在江边垂钓、看破红尘的隐士便跃然石上。画面一笔成景,虽然着墨不多,却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达摩》的画面中一个骨瘦如柴的僧人静静地在山洞里打坐,人物庄严,场面神圣。《昭君出塞》表现了大漠空旷中的韵律,广袤的戈壁与深邃的天空,衬托出昭君“出塞独离群”的孤寂境况。《米芾拜石》使用白描手法,简略勾勒出一人一石的亲密关系。奇石高傲,人物谦恭。放浪形骸的米芾叩拜的其实是他自己,一个荣辱皆忘的无事人。《知音》的画面里两个古装人物正陶醉在高山流水的旋律中。卧起弄琴的老者,凝神倾听的书生,与周围的怪石、秀竹构成一幅悠然自在的场景。达摩面壁的信,寒江独钓的傲,叩首拜石的痴,举头望月的情,鼓琴和鸣的义,无不令我心驰神往。长江图纹石,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品,虽然不是人类杰作,但同样有灵魂,有思想,有感情。我眼前看到的不再是一块块石头,而是平等的生命。高雅之士的翩翩风度在这些奇石上一一呈现。揆古察今,尽得风流。

云南之行,使我了解到长江石的神奇,也感受到当地人的富裕。长江石不仅解决了人们的温饱,更带来心灵的充实。匆匆数日,不经意间,有幸结识了爱石又被石深爱的水富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