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假话的鉴宝专家

2017-10-13 18:57:32         来源:收藏拍卖杂志   

近期,笔者在广州频繁遇到一些北方来的鉴宝专家,其中不乏在业界成名已久的大腕,其学术成就到底有多高暂且不谈,至少在电视和报刊杂志上高频出现,一举一动颇受关注。

说实话,看到搞学术研究的人像二三流的娱乐明星一样在各种商业场合和私人会所走穴,笔者多少觉得不是味。对当前民间收藏界“人人幻想以小博大一夜暴富”的风气,这些专家比谁都看得明白、想得清楚。那么,专家们为何还要如此火热地与他们打成一片呢?

这令笔者想到一个故事。小时候村里人在外面干活,受点什么伤害,总习惯第一时间找位神棍问问是不是撞鬼了,若神棍说不是,他们必定心有不甘,定要继续寻找下一个神棍,直到人家解释真有鬼作怪,他们才会满意,而且还认为最后这位神棍是最有水平的。

现在一些民间玩古董收藏的人,多少有些像这些因为偶尔倒霉而到处问神的人。有多少鉴宝的人是带着寻求真相的目的而来?他们最需要的恐怕只是“权威专家”的心理安慰,至于他的话到底专业不专业、权不权威,倒成了其次。

这些人本是古董造假的受害者。入行早期,由于听信与卖家有利益捆绑的江湖专家的灌输,而买了大量似是而非的东西,还形成了顽固的认知,所以并不愿意听到质疑的声音,只愿意不断寻访更多的鉴定专家,希望有一位更权威的人来证明他的满屋子的东西“正确”。

试想,面对一屋的赝品,假使知名专家能睁着眼睛说“这些东西不错,是对的”,对藏家而言无疑就是一剂强心针。假使专家们再出一个有签名盖章的鉴定意见,那这位藏家势必会感恩戴德地掏大钱来酬谢专家。这就是当前古董鉴定行业的潜规则。

常言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只蛋烂都烂了,笔者还责怪他,真没同情心。把专家比作苍蝇,太尖酸刻薄。这些“权威专家”指鹿为马的忽悠,不仅可能清光别人的银行存款,还可能把他困在“买假卖假”的桃花阵里一辈子都转不出来。这比胡诌的算命先生骗人几十块香火钱,恶劣不止一百倍。

在国内的古董鉴定行业,之所以有那么多大腕专家说假话,且敢开出不负责任的鉴定报告来大发其财,根本的原因在于,国家对文博系统的从业人员非法或违规从事跨界鉴定活动,至今尚未建立有效的“黑名单制度”,导致大量假专家打着“故宫博物院”等权威机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甚至闹出搞瓷器研究的人为书画出具鉴定意见的笑话。

此外,对于近年来业内频频出现的文物真假争议,从来都没有一个国家机构愿意站出来组织专家进行调查,更没有专业意见最终为大众析疑解惑。譬如,2016年闹出的某香港实业家向母校捐赠6000件古陶瓷,并由北师大筹建博物馆,却被业内人士指为“地摊货”。该事件媒体关注度如此之高,造成的社会影响如此之大,权威部门却失语,最终不了了之。

当然,要结束古董鉴定行业专家走穴乱状,最有效的办法或许还不是出台重典,而是要让具有官方背景的专业研究机构,尽快面向社会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服务。

面对古文物的汪洋大海,任何时代的鉴定专家,任何单一的鉴定专家,其认知力都是有局限的。然而,在现有的知识和经验基础上,我们可以通过“程序正义”得到一个相对客观、公正和专业的结论,为争议定纷止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