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树青:鉴定国宝的中的国宝

2017-10-11 21:04:33         来源:中国收藏网   

还在上中学时,他只花两毛钱就从旧货市场买得一张“丘逢甲”的画。这幅画现在是国家一级文物;1965年,越王勾践剑破土而出,他作为最年轻的专家同郭沫若、于省吾、商承祚等大师汇聚荆州,释读破解“天下第一剑”;从业60年,他鉴定文物达百万件,为国寻宝无数……他就是我国文物鉴定专家,人称鉴定国宝的“国宝”——史树青。

鉴藏年少独名家

北京魏公村韦伯豪家园,史树青的新家宽敞明亮。桌子上摆放着一些书刊、一只黑柄的放大镜和形状各异的石雕小玩意。85岁的史老坐在宽大的布沙发上,微胖的脸,短而白的头发,说起话来,思路清晰,中气十足。

“我8岁跟父亲到北京,后来上了北师大附中。附中可不得了,毕业的学生藏龙卧虎。”他翻开校友录,笑着说:“我没他们有名。”

师大附中在琉璃厂附近,史树青放学后经常到那儿逛。一来二去,他就和许多古玩店老板混熟了,听着老板讲古玩的段子和规矩,他的眼力慢慢练出来了。“我当时花两毛钱买到丘逢甲的画,我知道他是台湾的诗人啊。我感觉人名很重要,研究学问不记人名是不行的。”史老说。“我能记5000个人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眼力。中学毕业他的老师赞道:“书画常叫老眼花,鉴藏年少独名家。”1945年,当史树青从北平辅仁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在书画鉴定界小有名气了。

史老说,看一个文物、字画,必须要探源。“一要言之有物,二要遇物能名,像生小孩起个名,书斋起个斋名,好多考古新发现,不知道起什么名不成。第三要见物见人,要知道字画、铜器等文物的来历。”

新中国成立后,史树青和其他同志一起受命筹建中国历史博物馆,他负责文物藏品征集保管工作,并担任明清陈列组副组长。

他与启功、杨仁恺、徐邦达并称为我国“四大文物鉴定专家”。他鉴定的文物精品不计其数。其中,他对孔望山的研究尤为世人瞩目。

江苏连云港孔望山摩崖石刻,世人一直认为是孔子及其弟子像,史树青考察后认为,那是佛教题材的早期宗教造像群,开凿的年代为东汉,比敦煌石窟早200年。这一新发现,对我国雕刻艺术史、佛教史和中外关系史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孔望山摩崖石刻,开始大家以为是孔子给弟子讲课。实际上是释迦牟尼死了,弟子举哀的场景。”史老说。

为国家“捡漏儿”

古玩行里把花很少的价钱买到值大价钱的真货叫“捡漏儿”。史老从小到现在,对“捡漏儿”总是乐此不疲。

他捡的第一个漏儿就是丘逢甲的画,他把画捐给了国家博物馆。1952年,他“捡”到一幅成吉思汗半身像。“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史老说:“我一小学同学,叫崔月荣,跟我一般大,她在燕大上大学。她长得挺美,抗战到重庆去,嫁了个公子哥。她把一幅成吉思汗画像让我鉴定,要卖。”这个公子哥是蒙疆使者陈宧的儿子。“当时不记得给了人家3元钱,还是5元钱”。这幅画像后来经过张珩、启功、徐邦达等专家集体鉴定,是元朝的作品,定为一级品。这是现存最早的成吉思汗画像。

国家博物馆还藏有另一件重要文物:“成吉思皇帝圣旨金牌”。“有一个人到历史博物馆来,要卖给我们这个牌子,接待的人说是假的,不要。我一看是好东西,还是成吉思的时代,还不称汗。” 当时,史树青的工作是负责文物的征集鉴定,没有决定购买文物的权力,几经周折才买下来。“成吉思或成吉思汗的文物流传下来的很少,这枚圣旨金牌是国内仅存的成吉思文物。”“我从中学就开始收藏东西,你当假的卖,我当真的买。”史老笑道。“最近又捡了一宝贝。”

一个月前,史老路过廊坊,在旧货市场花200元买得一长着翅膀的石雕小人。史老拿起桌上的小人说:“这是汉代石雕羽人像”。他翻开一本孙作云的《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研究》,指着里面的一些图像说:“这些都是平面画,石雕的很难得”。

老来天真性更直

“年纪大了,反而像个小孩子,动不动就发脾气。”史老夫人夏老师说。“他对越王勾践剑的事老大不开心。”去年4月,史老在北京大钟寺地摊上发现一把青铜剑,他认为是越王勾践剑,当即花1800元将剑买下。“后来有的专家认为是假的,博物馆不收。”史老又加了一句:“老伴儿和我女儿也认为是假的,只值200块钱。”为了这事,史老写了一首诗:越王勾践破吴剑,鸟篆两行字错金。得自冷摊欲献宝,卞和到老是忠心。史老叹了一口气说:“学术上的事有时是没定论的。不管是真是假,我又不是自己要,我的心是真的。”看到史老有点生气的样子,夏老师说:“不争论,不争论,身体要紧。”夏老师说,史老心脏不好,去年住了半年的院,现在脚还有点浮肿。

搬家的事也让史老不大高兴。“几万本书放在旧宅子,老伴看不上这些‘破烂’,不让往新房子搬。”史老瞅了夫人一眼说。说到学问继承,史老说:“我曾带过五六个研究生,大都做买卖了,开拍卖行,赚大钱。这样怎么行啊。”虽然退休在家,请他签定文物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对此,史老的看法是,做文物需要专业知识,要有眼力,抱着发财的思想,急功近利,肯定要上当的。

电话铃响了,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冯其庸打来的。原来冯先生刚刚派人送给史老一本自己的书画集。史老很高兴,大着嗓门嚷嚷:“无以报,无以报啊!”“我是他们国学院的顾问”,史老说。“弘扬国学这事很好,哪天我要去那儿讲两堂课。”

史树青小传

史树青,生于1922年,河北乐亭人。当代著名学者,史学家、文物鉴定家。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北京大学考古系研究生导师,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曾任全国政协第七、八届委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