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犯到“博士”国肽张恒身后“成王败寇”的法律迷思

2017-10-09 17:21:00         来源:搜狐   

中国有个成语“成王败寇”,意思是成功者权势在手,无人敢责难,失败者却有口难辩的意思。与之相对的,还有一个俗语“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讲得是在法律的层面,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应该为自己的罪责接受法律的惩处。

可是一直以来,在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策指引下,人们的很多观念被扭曲了,不但疏忽了道德的教育,法律也往往对所谓的成功人士网开一面。这种“成王败寇”的案例,在先进的经济领域不乏案例:

有某网红名人,经常针砭经济和时政,曾经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一次扫黄行动中原形毕露,深扒其发家史,原来是盗窃故宫文物而来的第一桶金;

重庆商界大佬,依靠建立黑社会性质的社团起家,最终建立了全国知名的物流企业帝国,并且逐步涉足地产、金融等多经济领域。成为政协委员,荣誉等身。虽然其依然站在幕后指使了多起经济欺霸的恶性案件,但是凭借其政商的地位,始终逍遥法外。直到后台垮掉,才最终得到法律的严惩。

国肽集团的老板张恒,一直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科技报国的新时代企业家,然而在光鲜的包装下,却藏着一个靠欺诈发家的故事。早在2003年,张恒在黑龙江嫩江县就利用已出售的一处1100平方的物业骗取贷款近百万元,其后畏罪潜逃。在被警方追逃期间,张恒曾任职于太爱肽集团。张恒获得董事长的信任后,不但骗取了数以吨计的珍贵肽原粉,更盗窃了核心的生产工艺。凭借剽窃的技术和原料,张恒创立了国肽公司,居然自称“全球生物活性肽产业的领军人物”,成为了安徽省宣城市人大代表。十几年的逃亡生涯,直到2015年8月张恒到警方自首才结束。然而,此时的张恒已经成为了知名的青年企业家,成为身家亿万的富商,成了地方政府倚重的财神爷,成了高贵的“人大代表(安徽省宣城)”,这些光环让张恒施施然投案,又轻易的逃脱了法律的惩罚。

(张恒的犯罪记录显示其案件类别与职业,并不是自己宣称的‘张博士’)

(张恒的国肽生物因虚假宣传被查处)

像这样的例子很多,在他们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让政府、其他经济单位和个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种“企业家”发家致富的过程中掩盖着腥臭的灵魂。当然,这些靠不法手段起家的“成功人士”,都希望尽早洗白,都尽力展现着创业者的伟岸。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们中的一部分,掌握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后,不会变本加厉的巧取豪夺呢?

法律,不是万能的,不能预知未来,但是法律应该是严肃的,要对过去发生的事情给予应有的裁判。让善得以弘扬,让恶得以惩处。有人说这样会纠枉过正,对于我国的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这样说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这样的“企业家”会带动一部分就业,带动一部分税收,活跃在经济和政治的各个层面。但是,这样的“企业家”往往也最善于钻研,要政策、要补贴、还不时玩儿一些手腕,从社会攫取的资源往往比他反馈给社会的财富要多很多。由于其发家带有先天的缺陷和本性对财富的渴求,在关键的时候更可以不顾一切的为所以为,对社会和人民造成巨大的伤害。就象上文提到的重庆巨贾,黑白通吃无法无天,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因此,法律应充分发挥作用,一方面保护弱者,给受伤害者应有的补偿,让每一个人可以放心的走在蓝天下;另一方面,法律要树立足够的威严,对于逾界者永远保持威压,对于蠢动者始终让其不敢跨越红线。

法律,应该立即跳脱从属于经济和个人意志的地位,不要再困于影响经济发展的迷思。法律应充分发挥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作用,为我国经济和社会健康有序的发展提供保障,也只有经济和社会健康有序的发展才能持续,中国才能更快的强大起来,昂然立于强国之林。

本文来源:搜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