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稿里有美学西学东渐的轨迹

2017-10-03 15:11:25         来源:文汇报   

哈定经典水彩画 《繁忙的南京路》。 (展方供图)

在中国美术界,哈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的 《怎样画人像》《怎样画铅笔画》 是很多人的西画启蒙,正如很多人的国画启蒙是《芥子园画谱》。日前,“再读哈定———《哈定绘画技法讲稿》手稿展”在上海揭幕,展出56件素描、水彩手稿,其中大部分是首次与观众见面,另有22件水彩画精品,主要是哈定上世纪80年代应出版社之邀编撰《水彩画技法初步》而悉心绘制的,以水彩范画的形式一并展出。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副馆长傅军告诉记者,艺术家的画作手稿由于不是作品、或者最终的成稿,通常不会轻易示人。然而它们携带着超越作品本身的很多珍贵信息,不光具有艺术价值,还具有文献价值和历史价值。

有专家认为,哈定经典美术普及教材的流传,是一种美学体系的流传,再读哈定,将有助于我们重新梳理上海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之中完成的西学东渐。与此同时,当我们隔着一个甲子的时间来看这些已经泛黄的哈定手稿,会发现其中传达出的艺术创作与教育理念,对于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

线条、色彩、构图,无一不显示出哈定的创作思路、过程和功力

哈定的美术基本功,是1940年代在上海的“充仁画室”打下的,那是中国第一个私人绘画雕塑教学工作室。1950年代,哈定办起“哈定画室”,开始了以教学带动创作的艺术生涯。彼时,上海美专根据院系调整迁往南京,上海一度没有专业的美术院校。哈定画室与充仁画室、东方画室、现代画室等一批私人画室一起,培养出不少社会急需的美术人才。初版于1954年的《怎样画人像》与初版于1957年的《怎样画铅笔画》,作为哈定对自己在艺术创作和美术教学经验方面的总结,不期成为一场及时雨,填补了当时我国基础美术教学教材的空白。据哈定之女哈维透露,“我教即我学”,是父亲对一生求学求艺之路的总结。哈定撰写美术教材的过程,实践和理论结合得非常紧密。这些总结来自他的自我实践,又在画室的教学中,直接通过学生的学习即时应用即时检验,即学即改即写即总结。

《怎样画人像》与《怎样画铅笔画》甫一面世,就以颇强的实用性与指导性在社会上激起极大反响。简简单单的一个苹果、一只陶罐、一盒水彩颜料,是怎样分解为四个绘画步骤、为绘画初学者掌握的?从此次展览展出的多件当年的教材画稿中,观众不仅可以从线条、色彩、构图等细微处近距离感受一位艺术大家的创作思路、过程和功力,还看到一位冷静且理性的美术教育大家如何谆谆教诲。

这两本美术普及教材多次再版加印,畅销长达三四十年,影响一代代美术学子。据不完全统计,仅《怎样画人像》就累计加印15次。如今年届或年逾中年的艺术家大多受过这两本书的滋养与启蒙。本次展览的学术顾问、美术评论家陈志强感叹《怎样画人像》曾使自己走出绘画的井底,“原来画画的天地如此之大,除了中国水墨画,还有素描、水彩画和油画。我懂得了学习绘画,首先要学习基本功,要通过线条、明暗、立体和色彩来表达思想和情感的道理。”一位爱好艺术的学者则回忆道:“这两本书中的每一幅作品我都反复临摹过,作品中的每根线条我都熟悉。”难怪,上世纪50至80年代,哈定去偏远地方采风写生从不担心无落脚之处———当时全国各地遍布着他未曾谋面却又神交已久的“学生”,总能予他暖心的回馈。

此次展览特别向读者征集了1950年代出版的64本《怎样画人像》与《怎样画铅笔画》老书,构成一件大型装置“书之桥”。这些泛黄程度深浅不一的老书上面留有各种涂写的痕迹,不仅承载着时间的印记,也记录了读者们当年阅读这些书籍时的心情和故事。它们像一个个生命体,形象地述说文化是如何传播与传承的。

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背后,融会贯通了大量前沿艺术思想

今天看来,哈定所著的《怎样画人像》《怎样画铅笔画》《水彩画技法经验》等书,就像是美术基础ABC,再平常不过。然而从此次展览展出的哈定为这几本著作撰写的前言中,人们可以看到作者为了做到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具备普及性所付出的心力。当时哈定参考了大量的海外书籍———比如他在编撰《怎样画人像》时,参考了法国艺术家阿芒·卡赛基关于色调等方面的教材、匈牙利艺术家威利·波加尼的《绘画课程》以及日本人柳亮关于艺用人体解剖的著作等;到了编撰《怎样画铅笔画》,他又汲取了《业余绘画教材》《教学法》《教学素描画集》 等苏联美术教材的精华内容,最终传递给读者的是一种融会贯通,既有苏式绘画讲究的科学严谨,也强调绘画线条本身独特的表现力。

在这些美术普及教材中,哈定也选用了多幅世界级绘画大师的作品,并且持续增订修补。比如 《怎样画人像》 中出现了很多欧洲古典绘画大师的代表作,人们看到后来通译的达·芬奇译作达·文西、拉斐尔译作拉飞耳、丢勒译作杜勒、伦勃郎译作林白兰、安格尔译作盎格尔等等。三年后《怎样画铅笔画》出版时,这些大师的译名已改为大致同今译,并增选了苏联绘画大师的作品。

值得引起关注的是,时隔多年,这些经典美术普及教材中的很多思路对于时下的绘画创作依然有着借鉴意义。“初学者不能忽视基础训练,不能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追求用笔、用水的趣味上,或追求一些特技所产生的肌理美。如果这样,其作品往往会显得内容空泛,华而不实。”“绘画的基础理论知识并不多,它是前辈画家从实践中提炼出来的带有规律性的认识,是科学的分析和总结。学习者不要将原则误认为是‘框框’‘不学更能自由发挥’,其实原则与规律是辩证的。具体运用,灵活多样,完全可以独创,走出自己的道路。(记者 范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