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洪的心象瓷画(图)

2017-09-28 09:57:06         来源:北京日报   

李林洪的瓷板画是由色彩、块画和排线组成的洪荒世界,充满生命活力和艺术感染力。

李林洪的瓷板画是由色彩、块画和排线组成的洪荒世界,充满生命活力和艺术感染力。

  李林洪的瓷板画,区别于工艺美术陶瓷或其他绘画形式,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纯粹的艺术样式。

  李林洪的作品近期在景德镇“人间瓷画”展出,在这些类似于山水画的瓷板作品中,几乎不描写任何确有所指的具象景观,也全然有别于石涛、八大、黄宾虹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不描写自然的外表,不遵从具象描写的法则,凭仗色、线、形的自由组合和运动,表现心灵感知的自然本质。在恍兮惚兮不甚确定的意象中,仿佛有日月的光华,山川的魂魄,云烟的梦幻,地极的律动,生命的裂变,亦有电光石火的闪烁,岁月沧桑的皱痕,更有一种隐耀其间的清远高旷和超脱尘俗的岚气山光,展现了宇宙宏观世界的莫测与玄奥。个中不乏秦汉天马行空的精神气度,也不失五代北宋大山大水撼人的气势,更有若隐若现的渺远与空明的禅境。可以说,李林洪的陶瓷板画具有一种开天辟地的崇高美感,是宇宙精神的完美呈现。

  就媒材技法而论,李林洪运用了釉上彩的可自由发挥度和烧制方式带来的不可预期性的奇妙结合,利用了他在油画、水墨画、版画、素描乃至书法及现代绘画的技术性语汇,如鱼得水一般,为他的灵感、想象和智慧提供了极为开阔的活动空间,使他的思想、激情和技艺化作笔底的波澜,借助对象又虚化对象,去向自己内心世界的空灵处和外部世界的深邃处追求、寻觅。他巧妙地让釉料和水料联姻,不择手段地运用勾、染、点、擦、刷、拓、泼、洗、渍、撞等种种特殊技法作抽象化处理,强化画面肌理的微妙变化和视觉效果,从而营造出一个个恣肆回荡、动人心魄的神奇景观,展示的是画家“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心象世界。笔摇的天地,气贯的日月,涌动的云海,激荡的山川,恍若天籁的交响,把我们引往神秘、玄妙、幽远的天际。

  李林洪摄人心魄的匠心独运显然吸收了抽象表现主义运作的随机性与自动性,然而他并没有走向纯视觉形式的无从探测、不可理解,也不是去抒发纯系个人小天地中的私欲、孤独、苦闷与绝望,而是以他对宇宙生命独特的感悟,以博大的胸怀,站在自然的峰巅环视穷天极地,体味宇宙的沧桑、历史的兴衰与人生的大甘大苦。自然世界的内在精神在画家心中激起千层波涛,自然山体在画家笔下放射出巨大的能量,充满着豪迈的阳刚之气。此时,一切束缚自我的技巧、形式都不复存在,正如他自己所表述的:“它既有中国传统书法的抽象和中国传统绘画的神韵,又有油画色彩的浑厚、水彩画的灵动、版画黑白对比的生辣,还融入了雕塑的凝固和重量感。它既不是重复传统,也不是欧美式的复造,而应是不同影响的一种新整合,以独特的人性、独特的民族风格、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形式参与世界文化的发展。”其艺术手法非西方抽象表现主义所能囊括,也不是中国水墨写意山水的范畴,而是把现、当代艺术的抽象、表现、观念等手法融入中国艺术的造境与写意之中,呈现的是一种古今相会、东西交融的混沌气象。   

  他在器皿上的瓷绘同样引人瞩目。因为这些立体的器皿更有利于李林洪尽情、尽兴、尽意地发挥,更有利于他进行瓷艺的多种表现手段的尝试。无论是瓷盘还是瓷瓶,无论是陶罐还是瓷壶,都为他在山水画、花鸟画方面的创造才能提供了用武之地,都可以使他在青花、粉彩、新彩、颜色釉、釉上彩、釉下彩等陶瓷工艺手段的运用上得心应手、左右逢源。

  贾德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