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头条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之声 >

民国半元纪念币丢失 历经10年诉讼告赢工商局

http://www.96hq.com2015年04月20日22:19 评论(人参与)环球收藏网
  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与中国钱币博物馆展柜中的一枚相同。19年前,河南人申德林到吉林省洮南市出差,他随身携带银元、古币,想与当地收藏爱好者交流一下。当地工商局接到举报后,以投机倒把为由将申德林带回调查,并将银元、古币全部没收。然而,在退还被扣押物品时,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不知去向,工商局表示愿意赔偿。
  
  为了要回自己的“传家宝”,19年来,申德林几乎将全部积蓄都用来赴吉林讨说法。申德林随后将工商局告上法院,最终获得胜诉,工商局须返还扣押的物品。然而,在退还被扣押物品时,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不知去向,工商局表示愿意赔偿,但这两枚被申德林称为价值不菲的纪念币到底该赔多少钱成了“无解的难题”。
  
  近日,洮南市法院再次向申德林送达《终止执行裁定书》,告知其将终止执行案件。
  
  中国钱币博物馆一位古钱币研究专家告诉记者,半元币存量极少,目前博物馆没有相关文字资料记载,价值很难估计。也有专家怀疑半元币是非民国政府发行的所谓臆造品(指仿制者根据自己的想象造出了一些历史上根本就不曾铸造过的钱币)。民国时期的半元币价格应该没有800万这么夸张。专家还称,据他了解,在古钱币领域如果没有实物,没有机构会去做价值评估或鉴定。
  
  申德林老人现年85岁,为河南省汝南县百货公司离休干部。如今,他的身体每况愈下,近半年更是经常卧床。
  
  今年3月初,吉林省洮南市法院执行局的两名法官来到河南省汝南县,向居住在这里的申德林送达《终止执行裁定书》,裁定书的落款日期为2015年2月28日。
  
  据申德林的儿子申和平介绍,老人当时很生气,这已经是第二次下发《终止执行裁定书》了。老人很不甘心,觉得自己打赢了官司,却讨不回祖传的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因为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允许,现年58岁的申和平决定放下手头的工作,替父亲跑一趟。
  
  今年4月9日上午,申和平先来到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提级执行申请书》,请求洮南市法院的上一级白城中院提级执行此案。随后,申和平又来到洮南市法院,递交了《异议申请书》,要求恢复执行。
  
  白城中院和洮南法院均告知申和平,本案执行的特定物已灭失。依照我国《民诉法》第257条以及相关司法解释,案件执行已终止。法官建议申德林对半元币进行价格评估,然后重新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如果评估价在1000万以上,可以直接在白城中院立案,如果在1000万以下,就在洮南法院立案。”白城中院复议处处长周东新对申和平说。
  
  申德林为何如此“较真”,此案的来龙去脉还要从他1996年4月的一次出差经历说起。
  
  “事件”来龙去脉
  
  1996年4月14日,申德林前往吉林省洮南市出差。作为河南省收藏协会会员,申德林在临行前带上了包括祖传的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在内的不少银元、古币,打算在工作之余与当地收藏家协会的同行进行交流。
  
  申德林入住当地一家小旅店。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洮南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敲开旅店房门,称有人举报申德林存在投机倒把行为,并要求申德林配合调查。
  
  申德林在一份手写的材料中提到,自己被带到工商局后曾被“刑讯逼供”,随身携带的银元、古币等全部被没收。申德林当时坚持认为,自己没有交易银元、古币,因而不能认定为投机倒把。
  
  申德林说,他曾向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说明自己是和当地收藏协会会员进行交流,对方可以为他提供证明。此后,吉林省收藏家协会曾开证明称,申德林只是在参与鉴赏活动。
  
  洮南市工商局并没有认可申德林的话,也没有认可收藏家协会的证明。在缴纳1000元罚款后,申德林于当天离开工商局。申德林当时的月工资为200多元。
  
  在申德林提供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扣留财物通知书》复印件上,记者看到,在扣押物品一栏,清晰列明扣押物品的名称及数量,其中包括“民国半元纪念币”两枚。落款日期是1996年4月15日。
  
  申德林称,经多方考证,那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价格不菲。“该币由于文献失载或者为样币,存世量极少,现在仅中国钱币博物馆保存一枚,为无价之宝。”申德林还说,曾有专家告诉他,有位日本人曾在南京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买走一枚。
  
  事后不久,申德林在与工商局几经交涉未果的情况下,一纸诉状将洮南市工商局告上法院。
  
  申德林说,1997年3月,在案件审理期间,工商局将一部分古币等物品退还给他,并收走《扣押财物通知书》,但两枚最珍贵的“民国半元纪念币”不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返还财物清单》之列。当时,他用篆书在《返还财物清单》上书写未收到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并签字。
  
  申德林说,在此后的数次庭审、举证期间,他都没有再见过那张自己签过字的返还清单。工商局先后提供两份《返还财物清单》,用来证明已返还纪念币。因为其中一份没有申德林签名,没有落款日期,另一份具领人一栏标注“拒绝签字”,所以法院未予采纳工商局提供的《返还财物清单》。
  
  在接下来的多年里,法院多次开庭审理此案。起初,法院不认可申德林的诉讼请求,以证据不足为由,3次判决驳回他的起诉。
  
  申德林认为,自己提出诉讼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复印了当年洮南市工商局给他、后来又被收走的《扣押财物通知书》。2006年,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这份证据真实有效,判申德林胜诉,要求洮南市工商局“立即将扣留的两枚民国半元纪念币予以退还”。
  
  申德林胜了,但是洮南市工商局始终拒绝返还他的“传家宝”,法院执行多年未果。
  
  在法院执行期间,申德林曾提出对“民国半元纪念币”进行估价赔偿,但没有实物无法鉴定,案件陷入“死循环”。
  
  2011年11月,洮南法院就曾宣告终止执行,申德林不服。按照法律程序,他再次起诉洮南市工商局,白城中院于2012年再次判决申德林胜诉,洮南法院又继续执行此案。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小梦
关键词: 民国半元纪念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