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头条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之声 >

陈逸飞《上海少女》雕塑回归家乡(图)

http://www.96hq.com2014年12月23日21:52 评论(人参与)环球收藏网

  12月23日,著名艺术家陈逸飞所创作的唯一的大型城市雕塑作品《上海少女》回归上海,这是结束10年的“北漂”生涯后,回到家乡。上海观复博物馆和原主人邓南威·柳立夫妇共同宣布,将这件作品捐赠给即将试运营的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供五湖四海的来客观赏。

  一手持香扇,一手提鸟笼,旗袍勾勒出颀长窈窕的身段。上海少女曼妙扭动的身姿,和上海中心的外形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介绍,这件作品由陈逸飞完成于2000年,当年3月,《上海少女》赴巴黎参加现代雕塑回顾展,在卢浮宫展出两个月,以她特有的东方韵味惊艳了世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上海少女》安置在陈逸飞位于上海新天地的“逸飞之家”。

  2004年秋天,陈逸飞护送“少女”至北京观复博物馆收藏,马、邓与陈一同在“少女”跟前合影留念,不想此去却是永诀,次年陈逸飞因病去世。

  马未都介绍,自己一直希望文物“在途不在库”,提倡艺术品在公共空间的展示,这与上海中心董事长蒋耀的观点不谋而合。蒋耀表示,上海中心将力促上海与世界在文化领域的合作,打造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文化艺术展示平台。

  据介绍,观复博物馆即将入驻上海中心37层,成为世界最高的博物馆,也因此邓、马萌生了让《上海少女》回家的念头。据悉,未来“少女”将立于上海中心办公大堂入口,成为上海中心的一块文化地标。

  当天上海中心还宣布,于即日起开启全球艺术品征集,蒋耀表示,这是为展示而非拥有艺术品,上海中心将以开放的心态,欢迎任何有益于艺术品与公众见面的方式。在上海中心六百多米最高处,占地面积七百多米的玻璃房正在考虑策划成一个特色艺术空间。蒋耀表示,希望这里可以容纳代表东方文化的艺术品,让全球艺术家参与到上海中心的平台。

  马未都博客:第1182篇·上海少女

  陈逸飞在我认识的画家中是少有的温文尔雅之士。画家给人印象多是放荡不羁的,不修边幅是个性,而逸飞从不这样,着装举止得体斯文,与上海这座中国最洋的城市很是匹配。逸飞是宁波人,后到上海读书生活,1965年就从上海美专毕业,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批赴美留学,攻读美术硕士学位。

  在美国的日子里,逸飞完成了学业,并在多个著名艺术馆博物馆展出作品。1983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先生看上了他的画作,连续六次为其举办展览,1985年哈默董事长访问北京,将陈逸飞的一幅《双桥》送给邓小平先生。那以后,逸飞名声大振,在中国画界确立了自己的历史地位。

  我和陈逸飞的相识还是邓南威先生介绍的。邓先生收藏油画早且多,陈逸飞的画作是那时的领头羊。当时的北京连个像样的画廊都没有,饭店宾馆里的画廊往往坚持不了多久。今天繁华热闹的三里屯当时仅是条清净的小街,由于旁边多是使馆,这条街就搭起了简易房开始卖画给外国人。想想真是沧桑巨变,那种淘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由于邓先生收藏了不少陈逸飞的画作,逸飞一来北京大家就聚在一起坐坐聊天,一来二去我就和逸飞混熟了。每次去上海逸飞总忙着做东,招待一桌人说的特别热闹。他还带我们参观他的画室,谈论着他的宏伟蓝图,说着他的大美术概念。他将油画、雕塑、电影、服饰以及环境设计都放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以期重新演绎新的美术观念。

  逸飞说,电影是动态的绘画,雕塑是立体的绘画,绘画的左拥右抱的感觉真好。他把我们都说乐了。聊起雕塑,他说他已做了尝试,马上赴巴黎展出,并把照片拿给我们看,其得意溢于言表。没多久,上海新天地的逸飞之家落成,我们结伴去参观为朋友捧场。他那件赴法展览的雕塑悄然陈列在大厅之中。我问他作品的名称,逸飞笑笑说:“在家叫《上海少女》,出门就叫《东方少女》。”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思路有意思,外国人确切知道上海的不如东方的多,其实一百多年前西方人认识的东方是印度以东,包括中国日本朝鲜都算东方,这一点与我们那时对西方的认知相同。没过多久,邓先生告诉我逸飞想把《上海少女》卖给他,说实在的,当时我还十分惊讶,说这么高大的雕塑放在哪儿啊!邓先生说,放博物馆吧!

  陈逸飞亲自护送《上海少女》到北京交付观复博物馆时正值2004年秋天,十几位工人卸车时卯足了气力,博物馆办公室有个挑空空间,有近九米高,《上海少女》放在那里尺度适中,我站在二层楼梯口,趴在栏杆上对陈逸飞说:“我这个位置可以再做一个《上海老开》的雕塑,俯身与上海少女调情。”没想到陈逸飞大笑后爽快地答应了,他说这个主意好,让作品可以互动。

  那天,陈逸飞和邓南威与我三人在《上海少女》雕塑前合影留念,记录了这一历史时刻。当时基座尚没安装,雕塑平摆浮搁在地上,我扶着《上海少女》心里还担心她是否稳固。陈逸飞指着镶在底座上的《上海少女》黄铜标牌说,临时赶制的,粗糙了些,回去以后会补上一块精制的说明牌。谁知这一幕竟成了历史的回忆。来年春天,逸飞先生突发疾病,与世长辞。我们做为朋友扼腕叹息。过去常说的英年早逝赶在了逸飞身上。我和邓南威先生专程赴上海参加陈逸飞先生的葬礼,为逸飞先生献上一枝洁白的玫瑰。

  《上海少女》矗立在观复博物馆十年之久,直到邓南威先生与我谈及想将这件陈逸飞先生的唯一雕塑捐赠回上海时,我才觉得十年一瞬。我们在一个和煦的秋天下午,边喝茶边谈论着观复博物馆入驻上海中心37层的事,邓先生突然萌生了让“上海少女”回家的念头。思来想去,觉得将陈逸飞先生的这件佳作安放在即将落成的上海中心大厦再合适不过。先是上海毕竟是“上海少女”曾有的家;再者“上海少女”修长曼妙扭动的身姿与上海中心缓慢扭转的外型何其吻合;冥冥之中,这好像也是逸飞的愿望,上海少女荣归故里遂成现实。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活在现实中的人,谁知道我们也能见证历史。逸飞走得突然,谁也没有想到,以致许多后事无解无终。好在他的作品《上海少女》在他身后又回到了上海,并永远站在上海中心大厅内眺望蓝天,我想逸飞的在天之灵,一定能与之沟通,而我们与大众一道用心灵倾听。

  2014.12.22

相关阅读:

陈逸飞《微醺》即将亮相传是春拍

匡时123件油画雕塑拍品总成交额8585.6万元

北京艺融2012春拍:周春芽《红石》795万折桂

陈逸飞油画作品《初秋》在日本以270万元成交

责任编辑:小梦
关键词: 陈逸飞 上海少女 
专题:油画雕塑
石雕 | 玻璃钢 | 泥塑 | 铜雕 | 人体油画 | 玉雕 | 抽象油画 | 油画人物 | 油画风景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