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头条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之声 >

朱昱《献祭》“行为艺术”:把自己孩子喂狗(组图)

http://www.96hq.com2013年07月02日15:58 评论(人参与)环球收藏网

朱昱《献祭》

朱昱《献祭》

朱昱《献祭》

  提起朱昱,第一时间会想起他那“残忍的行为艺术”。他的作品常以人体、生肉、尸体、动物作为创作材料,作品更是经常招惹是非。他用人体标本制作罐头、将自己腹部的一块皮缝到猪肉上,最惊人的是吃婴儿。朱昱这种所谓的“艺术”不仅在艺术界引起了有正义感人士的愤怒,还让人们对艺术产生疑惑。艺术什么时候成为这般?

  2002年4月,朱昱在北京通州区永顺乡一小区内施实了他的“作品”《献祭》。在这个所谓“艺术作品”中被告人朱昱竟然用自己的孩子(四个月大的胎儿)去喂食了一条狗。

朱昱《献祭》

  朱昱从2000年开始就一直在策划这个计划。但要找到同意其想法,并自愿为其怀孕的妇女并不易,所以被告人朱昱的计划被迫拖延了近两年。 朱昱在这期间同许多各种不同身份的妇女商量过为其生孩子的事宜。他还将其中的一些谈话内容用非法的偷拍手段进行了录像。 2001年10月,朱昱又用他那事先编好了的近乎于歪理邪说般的所谓“艺术的理由”,去劝说一位妇女对此事的认同。在朱昱的说教与其用金钱进行诱惑的双重作用下。使得这位妇女最后终于同意了与被告人朱昱合作。2001年底,朱昱与该妇女在医院进行了人工授精,导致了该妇女的受孕。

朱昱《献祭》

  2002年4月21日,该妇女在怀孕后四个月在医院进行了人工引产。引产出的胎儿被朱昱从医院中偷走,放置于他自己家里的冰箱内。

朱昱《献祭》

  2002年4月29日上午十时。被告人朱昱来到北京通州区永顺乡一小区内布置了现场。他将一张大桌子放置于露天平台上,并用白布将桌子包裹上。下午十四时,被告人朱昱将一条他从集市上买回的狗与那个被引产出来的胎儿一同放置于桌子上。开始了他的用自己的孩子去喂狗的所谓“艺术创作”。

朱昱《献祭》

  为了让狗能吃掉他自己的孩子,被告人朱昱饿了这条狗一天,并买了些卤水涂在死胎身上以增强狗的食欲。由于死胎已经很大,狗无从下嘴,于是被告人朱昱就残忍的用餐刀将他自己的孩子切成小块去喂食那条狗。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二十分钟,直到狗不吃了,被告人朱昱才停止喂食。被告人朱昱这一行为的全过程,均都被照片与录像纪录下来。

朱昱《献祭》

朱昱《献祭》

  朱昱在完成了他的食人行为后,仍然没有因为人们的强烈反对,使他良心发现而收手不干。相反,他在人们愤怒的谴责声中依然顶风做案,丧心病狂的进行他所谓的“艺术创作”,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朱昱《献祭》

  网友评论:

  小奶油泡芙:这个孩子是他专门找女人怀上协议好流产创作,他的作品还有把婴儿煮熟吃掉丧心病狂

  0臭小亮0:用这种行为博得眼球,我们是不是要排斥他?

朱昱《献祭》

  奔跑吧_梅勒斯: 英国BBC在播出朱昱的行为艺术《吃婴》时,非常罕见地发表了一段声明,在强调电视台并不赞成这件艺术品所呈现的视觉刺激的形式与强度的同时,提醒观众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接受它。

  Ooo二十二橋楓別雨ooO:我最无语的是那些点赞的人你们到底是什么心理!?

  三哥仔JYX:这是什么人?这样能满足你什么?拿生命当艺术。。这是什么艺术!

  墨今墨今:真是变态啊,不想转发,但是实在难受。。。后悔点开来了。。。真是杀千刀的杀千刀杀千刀啊。。。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

  斯斯幸福的小猪:丧尽天良啊~~~~!!!

  卡夫卡的夜_:这些所谓的行为艺术家就是一群人格精神有病的主

  onyMiao_1987:操啊,他妈的这种人渣拉去枪毙也不够啊,什么东西啊!

  早睡早起wlr:也把自己的肉割下来吃吃,就说是行为艺术

  沁沁寳:这个变态!应该把他抓起!把他去喂狗才对!

  少女心事是魔芋紫:看完之后觉得不能呼吸了 太残忍了

  不得不说,这么丧心病狂的做法,就不怕自己遭天谴吗?

  朱昱作品:《献祭——用自己的孩子去喂狗》实施过程——

  我与女人商议生孩子的事宜A

  朱: 你生过孩子吗?

  女: 没有,我才21岁生什么孩子!

  朱: 也没怀过孕?

  女: 没有啊!

  朱: 要你帮忙怀个孕的话得挣多少钱?

  女: 我也不知道!

  朱: 我现在需要别人帮我怀个小孩。

  女: 为什么?

  朱: 做一个作品用。

  女: 做一个作品!?

  朱: 对,我做一个作品用。

  女: 做一个作品用是吗?

  朱: 创作!

  女: 要一个小孩子?

  朱: 对,得要一个真的小孩。但是不用太大,可能两三个月。

  女: 两三个月?

  朱: 对啊。

  女: 医院那里面不是好多吗?

  朱: 我得要我自己的,这个作品里需要一个小孩,是我自己的一个孩子。让你帮我怀三个月。我给你多少钱?

  女: 生小孩找人要钱,我没想过。那次有一个人让我给他生下来一个小孩子,告诉我说,你生下来以后,然后你养他两个月。他说给你五十万。这钱我说我可不要,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生下来的话,我会负责的。

  朱: 我不需要你生下来。需要的是三个月大的。

  女: 那我什么也干不了了。

  朱: 钱数上面可以提高一点。需要多少钱?

  女: 你应该知道我不清楚这个,我也头一次刚接触这个。

  朱: 你先说一个价钱,然后我们来说这个事。

  女: 三个月,我得估计一下我能挣多少钱。

  朱: 对,三个月你就估计你平时能挣多少钱?然后合一下。

  女: 一个月我能挣两万多。

  朱: 一个月挣两万多!不是你挣两万多吧?

  女: 就是我挣两万多。

  朱: 那三个月是六万多,

  女: 挣不了那么多也差不多吧!

  朱: 太贵了!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创作,我也不可能出一个高价。

  女: 因为我们也得根据我们自己能挣多少钱。这个代价不是说挣多少钱。真的说实话付出那么多代价的话,自己本身就没有经验过那样。然后再怀上再流产。你想想这是什么样的代价!那次我看她们打胎可疼了。

  朱: 吃药不会太疼。

  女: 吃药!吃药流不下来。吃药只能在五十天以内吃药。

  朱: 三个月以后得刮宫了!

  女: 对,就属于那种。你想那样的代价太大了。如果真的是自己怀了一个小孩的话,我也有可能就不舍得打了,那怎么着也是自己怀的!

  朱: 但是我这个作品需要这样一个材料。这个创作中我需要自己的一个小孩。然后用他来作为一个材料的运用,必须得有这么一个东西。

  女: 是吗?那这样吧,你有电话吧?记一下电话,我考虑一下,然后再给你答复。

  朱: 你理解我这一点,不能太贵了,因为毕竟这还是一个创作。其实怀孕一个月、两个月这个没有什么。你还是照样你的工作,对吧?只不过可能第三个月要休息半个月,然后手术完以后再休息一个月。我就把这个钱给你补上,可能再高一点。就可能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看看咱们能不能谈成一个价格。

  女: 你需要那个小孩流产以后的那个样子吗?

  朱: 对,对,流产完了以后是怎么样就是什么样。

  女: 两个月三个月,你具体有个日期吗?

  朱: 就三个月,最多三个月,太大的话就太成形了。

  女: 说好的话那我在什么地方找你?

  朱: 说好的话,当然我过来找你。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那种人工的授精,懂我这个意思吗?就是咱们不做爱。去医院,在你经期中间,在你可以怀孕的时候,用人工的方式使你怀上。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女: 那也行,今天晚上我给你答复。

  朱: 给我一个大概齐的感觉,这个东西可能值多少钱?我心里有个数。价格的话你能......我真的是自己出钱做,能便宜就尽量便宜一点。

  女: 在医院一般人工授精的情况下,成功率都在90%以上。

  朱: 对、对、那比这种做爱授孕率要高。医院要检查,没有那些麻烦的事,就到时候给你输入进去就完了。

  女: 开刀吧?

  朱: 不开刀。

  女: 不开刀行吗?我怕肚子上留疤!

  我与女人商议生孩子的事宜B

  朱: 两个月和一个半月有什么区别吗?

  女: 那时间越长,孩子越大越受罪!

  朱: 两个月和一个半月没什么区别,才最多是十五天的时间,你跟我算这个干吗!对不对啊!?

  女: 两个月一万行吗?

  朱: 就两个月,按两个月算。

  女: 那你来个一个月的吧!我还不受罪!两个月都这么大了!

  朱: 不可能,你说的那么大是六个月的了!你知道两个月的是多大的吗?

  女: 九个月这么大,这么大。

  朱: 对啊!对啊!九个月有八斤多!我告诉你两个月多大,两个月就这么点大!真的!

  女: 骗人!

  朱: 我骗你干吗!?第一次跟你做爱给你多少钱合适?这样,我跟你做爱,先给你多少钱?

  女: 那你不知道怀上没怀上!

  朱: 拿出一个方式,一个付款方式。先别管是不是两个月两万块钱,先别管这个,咱们先说一个付款方式,第一次我跟你做爱给你多少钱合适?怀上了后,我再给你多少钱合适?

  女: 那你说吧。

  朱: 我开始怎么想的,第一次咱们真要做这个事的话......那你得先给我个前提,告诉我你身上有没有病?

  女: 你可以检查!

  朱: 就比如说像那种性病啊,你有没有?

  女: 没有,反正带套。

  朱: 这个你能够保证我才敢......我们必须是不带套的,是吧!你真是没病咱们才能谈下面,你这个能够保证吗?

  女: 那能保证。

  朱: 肯定没问题是吧?

  女: 肯定!

  朱: 这样这样,我就算你现在没病。这么说,这之前我跟你不带套做爱一次,我就给你一千块钱。

  女: 一千块钱!?

  朱: 这也可以了吧!我在外面不带套做爱不可能给别人一千块钱的,至少能显出我的诚意了。你觉得呢?我也不是有病,花一千块钱打一炮,就为了让你怀孕,我没有这个必要,对吧?那我又怕......一千块钱我还损失得起,比如说一千块钱你没怀孕,或者怎么着了......我还损失得起。然后比如说你头一个月你没来月经,然后咱们去医院看那个病对吧!不是看病是检查,如果检查完了......。

  女: 那你该付我钱了!

  朱: 我不能全给你啊。

  女: 最起码得给我一半。

  朱: 头一个月你没来月经,如果我们按两万块钱算的话,我给你一万块钱,对不对?然后真的证明打胎打下来了,然后我感觉......但这中间我怕你万一第一次没跟我怀上,你跟别人怀上了怎么办?

  女: 这不可能了!我诓你干吗啊,我跟谁怀不是怀啊!我跟他怀我有毛病啊!他又不给钱,我傻啊!我又没结过婚!

  朱: 你说你那么爱怀孕,万一跟我的这次没怀上,然后你跟客人再怀上......

  女: 那我不跟别人做吧,跟别人都带套,不带套我也不跟他做。

  朱: 你刚才还说带套也容易破也容易怀孕。

  女: 那买点好套。就去年有个套漏了,我才怀上孕的。

  朱: 这样吧,这两万块钱的事我得考虑一下。

  女: 我也得考虑一下。

  朱: 咱们今天先谈到这里。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其实我还找过别的好多女孩,说这个事。我要找个最合适的。这事挺担心的,万一给你钱了有时候又......

  女: 既然我想干了我就让他怀上,我不想干,我就怀不上。如果今天晚上我要想通了我就打电话告诉你。

  我与女人商议生孩子的事宜C

  朱: 你怀过孕吗?

  女: 没有。

  朱: 从来没有怀过孕?

  女: 嗯,怀孕干吗?

  朱: 没事,我现在想找人帮我个忙。

  女: 帮你生孩子!?

  朱: 嗯,真的!

  女: 我不生!你别找我。!我害怕

  朱: 怎么了?不用生下来,给钱啊!真的,我需要两个月那么大的一个孩子,你看多少钱?咱们可以把钱商量好了。

  女: 算了吧,我也不怀!我也不生!多遭罪啊!我先上厕所去了。我不敢生!

  朱: 这有什么不敢的?

  女: 我害怕!我看她们那个怀孕打胎都得吃药。

  朱: 对啊!

  女: 那多难受啊!

  朱: 是挺难受的。

  女: 那就行,我可也没怀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生孩子。

  朱: 你先坐过来。

  女: 你不是先脱衣服吗!脱完了我才坐过去。你说你要那玩意干吗啊!?

  朱: 做作品啊!搞创作用。我现在需要这么一个小孩,而且是我自己的。

  女: 那也不是你的啊!

  朱: 怎么不是我的!?是咱俩的。

  女: 那我怀不上呢?

  朱: 你怎么怀不上呢?

  女: 我不知道。

  女: 反正没怀过孕。

  朱: 试试吧,是吧?然后给你钱。

  女: 我不敢!

  朱: 你说多少钱?

  女: 我害怕!你别跟我俩说。

  朱: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不是开玩笑!真的。

  女: 算了!我可不敢!万一怀不上怎么办?

  朱: 我想做一个创作,你知道吧?

  女: 嗯!

  朱: 创作需要一个两个月大的小孩,是流产的,而且是我自己的。我需要这么一个东西。

  女: 我看过她们怀过孕,吃完药就在医院那等着,上厕所弄去。

  朱: 可能,肯定是会痛苦的!

  女: 那当然了!

  朱: 这肯定的!

  女: 要是刮宫的话更疼了!

  朱: 知道,因为有痛苦,但我必须得做出这件作品来,所以说价格上你可以考虑,多少钱比较合适能做这件事。好吗?比如说一万块钱,看行不行?

  女: 那你让我想想。

  朱: 我完全遵守你的意思。

  女: 那我一个月就跟你在一起?

  朱: 你不用跟我在一起,你还是可以上你的班啊。

  女: 是吗。

  朱: 对啊,不用跟我呆在一起。

  女: 哦,啊呀!钱就是一个王八蛋!

  朱: 肯定的,钱肯定是王八蛋啊。但没钱也不行啊,好些事不都得靠钱办吗?对吧?比如说我现在找你帮我生个孩子,那我不给你钱你干吗?对吧?肯定也得先谈钱吧!我说我做作品,你支持我的作品,捐献我一个孩子,你也不会干啊!对不对?

  女: 那我要不能生呢?

  朱: 这个作品咱俩可以合作。

  女: 免了吧,还是。

  朱: 怎么了?

  女: 对你很重要吗?

  朱: 当然对我是很重要的一个作品了!

  女: 我害怕!我怕疼!

  朱: 我知道这一点,我心里特别清楚。

  女: 我看她们掉下来那个东西不大点。

  朱: 对。

  女: 就指甲盖那么大。

  朱: 如果说是嫌太小了的话,可以再稍微大一点,三个月......

  女: 啊呀!

  朱: 咱们可以从经济的角度来考虑,你比如说这件事用钱来衡量,看多少钱做这件事情还算是等价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说我们这件事的可行度是百分之多少?

  女: 应该差不多!

  朱: 应该差不多哈?

  女: 嗯,行啊,两个月......就把他生下来......还不生,给他弄死了......嗯,我觉得挺可怜的这小孩,万一我要真怀上了......我开始不想做了!

  朱: 是,我知道你开始从这个角度考虑这个事情,但是那个......

  女: 你知道吗?我特喜欢小孩。你说怀上了再弄掉了,我特喜欢小孩,真的!太残忍了!

  朱: 这个事对我感觉像做孽一样,明白吗?但做艺术在某个程度上可能会和道德发生一定的冲突,也许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对的,或者是极其错误的,但是人类社会中需要这么一个作品存在,需要存在这样一个东西,它是一个方面。比如我做完这个作品会遭报应,但这东西必须得有,至少必须得有人去做。得有这么事实摆在那个里面。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女: 明白。

  朱: 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没办法,只能做这么一个东西。

  女: 我觉得应该差不多!

  朱: 你洗个澡去吧!成吗?

  女: 你为什么早不说?

  朱: 刚才谈正事。

  女: 就这点事吧!

  朱: 这事还不重要吗?

  女: 重要,重要,孩子都没了,还不重要吗!?

  朱: 什么叫孩子都没了,还重要不重要!

  女: 本身就是那么回事你知道吗?你说一个小孩,无辜就让你给杀死了,然后......

  朱: 不是让我给杀死了,这小孩是让......让艺术给杀死了!

  女: 报应

  我与女人商议生孩子的事宜D

  朱:你给我生一个两三个月那么大的小孩,然后把他流产下来,我拿他来做个作品。你知到吗?

  女:你是画画的吧?

  朱:对,但现在做这个不是画画用,是做别的行为。拿这个小孩,是我的小孩。我跟一个人生的一个小孩,然后我拿这个小孩去做作品。

  女:哦!

  朱:行吗?

  女:不行!

  朱:为什么?

  女:你还是找别人吧!

  朱:为什么?

  女:不行!

  朱:怎么了?咱们可以先谈一个钱数。

  女:你给多少钱啊?

  朱:就是商量一下,看你觉得这个事......

  女:是,你给多少钱啊?

  朱:其实我也找了很多人谈这事,有的要价太贵了,我做不起,一下五六万,然后我打算

  找个便宜点的。

  女:哦!那你说想出多少钱啊?

  朱:我想出一两万块钱。你看可以吧?你说说你什么感觉,这事有没有可能?

  女:我想我没可能,我可以给你找一个。

  朱:为什么你没可能?

  女:啊,我不成。

  朱:真的不成,?什么?

  女:你可以找一个比较难看的跟你生孩子。

  朱:那干吗呀!那只能去医院做人工授精了!......我必须得跟别人说我的作品是怎么做,你知道吗?我的作品中还是需要女方认同这个。而不是达成一个金钱交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有的人真的是给五万块钱她就真干,还有的是给一万块钱就可以,但那个我觉得作品就会出现问题,别人会觉得你做这件事情不是女方同意的,而是金钱上的交易。你明白吗?其实这事你要是同意,那从这个作品角度来说是一个和作的方式,如果我是拿钱去达到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成了一个买卖的东西,别人就不认同这个事,这样的话,作品本身就会出问题,所以我跟你聊这个事,看你能不能认同这一点。然后可能的情况下......也须你不能跟我合作,还是需要钱,但是钱是后一位的,我的这个想法你能不能去认同?

  女:我不行!

  朱:你为什么不行?

  女:我不行,不行,你洗澡了吗?

  朱:洗了。为什么你不行?

  女:我说了我不行就不行!我肯定不会干这个事!

  朱:为什么你肯定不会干?是年龄太小的原因?

  女:不是啊!

  朱:那为什么不干?

  女:我不想干,我没有兴趣。

  朱:这不是兴趣不兴趣的问题,真的!

  女:我知道,那我也不干!你还是找别人吧!别说给我五万,就是给我五十万我也不干!

  朱: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女:不为什么!

  朱:五十万都不干!?是觉得这个作品不好是吗?

  女:我不知道,我也体会不了你们干的是什么事情,画的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因为我对画画根本就不感兴趣!就是说别人花钱让我给他生一个两三个月大的孩子是吗?我肯定不会干!你知道吗?就是假如我能怀孕的话,我生的第一个孩子,我得让他活着。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或者是做个标本,或者是被人拿去玩啊,不可能的!

  朱:你这是为什么呢?这个想法是有什么理由的想法吗?还是一种纯情感上的?

  女:啊!我就是这样想的!

  朱:就是情感上的!

  女:对啊!

  朱:你知道我拿这个小孩干嘛用吗?我做作品用。我拿这个小孩,我自己的孩子......我现在在这一点上没想考虑对方,没有考虑女方。明白我的意思吗?然后我拿这个三个月大的孩子去献祭,是借用献祭这个名称。我拿这个小孩去喂狗,这是我的孩子,然后让狗给吃掉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用我自己孩子去喂一个狗!

  女:那为什么呢?

  朱:你有什么感觉?你先别问我为什么!

  女:你拿你的孩子去喂一个狗!?

  朱:对!

  女:我觉得你还不如一个狗!

  朱:是,这从感情的角度......

  女:你别生气啊!

  朱:我不生气!肯定的,这个我都知道这一点。你这句话挺到位的,真的!我真的还不如一条狗!但从这个角度说的话,我觉得是......

  女:然后你看着那条狗吃那个孩子,你画画是吗?

  朱:不画画,画什么画啊!又不是写生!

  女:那怎么叫作品呢?

  朱:就是一个观念吗。从我们这种道德观上来说,是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才能建立一种真正的人文关怀......不是简单的我生一个孩子,就感觉在延续什么东西......我的希望在这个上面,人的所有希望都是往后面去延续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我的这个观点?

  女:我不能同意!

  朱:为什么不能同意?

  女:我不知道,我觉得你这样做......你好像有点神经病!

  朱:你觉得我谈的这个东西很神经病吗?

  女:我觉得你挺神经病的!

  朱:你觉得我这个是不理智还是理智过了头?

  女: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像是不理智吧!

  朱:不理智吗?我觉得如果要说是神经病的话,也可能是想问题想过了头,会造成这种结果。不会是情绪化的,这不会是情绪化的东西,这绝对是一个理智的事情!

  女:你别跟我说,我也不懂,我真的不懂,我不骗你!

  朱:你觉得我的作品中哪个环节是不正常的?感觉我是神经病呢?

  女:你拿那个孩子喂那狗!

  朱:我要不拿那个孩子喂那狗呢?我拿那孩子放在医院的标本里面,你知道吧?我当作科学研究。那我神经病吗?

  女:那你不神经病,你知道因为什么吗?你研究这个孩子肯定是有点什么......比如说;研究成功了以后可以帮助人,你知道吗?你把那孩子喂那狗,你能帮助谁啊!?

  朱:这就是两回事,人类所有观念的更新,对旧观念的剔除,最大的理由就是为了人自身活得更好。古代我们对尸体,你知道死人吧?我们都特尊重!对吧?现在医学里面都要去解剖尸体,这个当时在中世纪是争论很大的,是会产生很大争议的东西,它破坏了一种过去传统的对尸体的尊重方式,但是后来为什么人们都同意了这个,认同了这个,就因为是你刚才说的理由,因为我们解剖尸体是为了活着的人能够活得更好。我拿这个孩子去做科学研究,你觉得我不是神经病。那我拿这个孩子去做艺术......那这个对吗?

  女:我想我对!

  朱:你觉得我还神经病吗?

  女:我不知道,我不能理解你,你知道吗?

  朱:我都不能理解!真的!好些多东西你只能做出来。不是你理解或不理解的东西。

  女:你上床吧!

  朱:上床干吗?

  女:你把衣服脱了啊!

  朱:上床聊啊!

  女:你找我干嘛来了?

  朱:就是想生个孩子啊!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小梦
关键词: 朱昱.朱昱行为艺术 食人艺术 
专题:当代艺术
当代油画 | 当代雕塑 | 当代陶器 | 当代瓷器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