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头条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人物动态 >

将军书法家李铎艺术之路概括为:临、立、变、创

http://www.96hq.com2012年06月26日16:07 评论(人参与)博宝艺术网

将军书法家李铎

  电脑技术的发展,使许多人都不会用笔写字了。历史各个阶段搞书法研究的都不多,书法被称为56个民族赖以繁衍、联系、沟通的纽带,中华民族这么团结,文字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他既是一位著名书法家,又是一位文职将军,说白了他是一位将军书法家。他就是李铎先生。李铎的书法雄健、豪放,看着他的作品你能感悟到一个军人的风采,他以“雄强”为表征的点线篇章,产生了“神与物游”的审美意象。他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写出了一代老革命军人、老书法家的60年军旅生涯、70年艺术春秋和80年人生历程,表达了一个将军书法家对党对祖国的一片赤子之情。

  近年来,李铎不仅在书艺上刻意求新,而且在书法理论、书法教育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曾多次以团长身份率书法代表团赴日本参加书展和书艺交流,探讨书法理论和讲学。他喜作古典体的诗词,风格隽永豪放。他的国画,浑厚凝重,构图宏阔。其篆刻自汉印出,颇具新意。李铎的作品,以山喻,它如泰岱,雄伟磅礴,壮丽峻拔,且朴茂而古拙,郁郁苍苍,有王者之风。以水喻,它如黄河,雄浑苍茫,激越浩荡,恣肆汪洋,奔腾不息,浴月吞天。以木喻,它如苍松,雄健劲挺,盘根错节,古藤垂绕,老尔弥壮,栉风沐浴,英姿卓立。以花喻,它如寒梅,老树着花,虬枝如龙,笑傲霜雪,高雅坚贞,清香远播。

  李铎简介

  李铎先生自幼习书,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采,兼收并蓄,脱旧出新,独树一帜。他以魏隶入行,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拔,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其作品于平淡朴素中见俊美,于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近十几年来,他的墨宝多次应邀到日本、东南亚国家参展,并流传到联合国、欧、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其作品除见诸报刊和展出外,还为许多重要博物馆收藏,为许多著名胜地制匾刻石。出版有《李铎书前后出师表》、《李铎书新校〈孙子兵法〉字帖》、《李铎书〈孙子兵法〉碑拓全集》、《笔伴戎马行》、《李铎和他的艺术》、《李铎行书千字文》、《李铎诗词书法集》、《李铎书画集》、《李铎论书断语》等字帖和专集。

  李铎,号青槐,字仕龙,男,汉族,文职将军,研究馆员,全国著名书法家1930年4月19日生,湖南醒陵市新阳乡易家渡人。现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馆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文联委员、第三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第四届中国书法家协会顾}司、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特约教授、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顾间、齐白石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工业大学书画学会顾间等,享受国家特殊津贴。

  李铎自幼习书,曾遍临颜、柳、欧、赵、二王等字帖。后学苏、黄、米、蔡、王铎、傅山,旁及郑板桥、何子贞,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采,兼收并蓄,脱旧出新,独树一帜9他以魏隶入行,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丽、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其作品千平淡朴素中见俊美、千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深受国内外人士喜爱,在当代书法界占有一席重要地位。近十几年来,他的墨宝多次应遨到日本、东南亚国家参展,并流传到联合国、欧、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影响甚大。在国内、其作品常见诸报刊和展出外,还为许多重要博物馆收藏,为许多著名风景名胜制匾刻石,供游人欣赏。

李铎作品

  将军书法家李铎:艺林奇葩 常开不败

  不断有人问我,书法会不会断根?尤其是电脑技术的发展,使许多人都不会用笔写字了。我说:这种担心大可不必,书法作为中华民族艺林中的奇葩,必将伴着祖国各项事业的发展而蓬勃发展。搞书法的毕竟是少数,这倒是个事实,不光现在是少数,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都是少数,现在书法搞得热火朝天,形势非常好,但是对比13亿人口,搞书法的还是少数。不要因为它是少数,就担心书法不会传承下去,不会发扬下去。很多人虽然不懂书法艺术,但书法却深入民心。一过春节,家家户户都要张贴用书法形式写成的春联,家家户户不见得都懂得书法,但是非要用书法的形式表达出来,认为是个喜事,说明人民群众对书法极有感情。

  当今书法事业蓬勃发展,各级书法家协会、书法团体,对于传承和推动书法艺术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不仅是现在起作用,将来还会起作用。文字发生和发展的过程中,伴随着书法的发生和发展,只要文字不灭,书法这门艺术是不会磨灭的。古代书法家要想集会或组织个笔会,把几十个人从不同的地方聚到一起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车船人马的要几个月才能到一起。大家通过聚会留下一些墨迹,还必须几个月以后才能传播开去。而现在,上网几秒钟全国都能知道,当场写画,马上会通过信号传输公之于众。这种现代化、高速的信息技术极大地推广了书法艺术,我们不会发愁无法传播了。但是又带来另外一个问题,需要当代人克服浮躁深入其中,对书法进行有力地指导,才能使这个事业真正向广度、深度发展。只听其自然那可不行,必须加强组织的力度,所以我们要搞书法家协会、搞书法组织,要搞书法展览、搞讲座、搞交流等等,这些积极的因素大大推动了书法的发展。

  正本清源 临立变创

  在推动书法事业向前进的过程中,我们怎么做才能更有力呢?我认为路线是很重要的,要走继承和发展之路,这恐怕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大力提倡继承和发展,要反复地、明确地强调,在继承的基础上讲发展,在发展的前提下讲继承。继承和发展具体怎么操作,就要记住四个字:“临、立、变、创”。“临”和“立”是个大的阶段,“变”和“创”也是一个大的阶段。“临”是师法于古代碑帖,求形神俱象;“立”是得到碑帖范本的神韵为己所用,奠定书法的根基;“变”是要多看多读多听,广泛吸取众家之长,不囿成规,渐具自家风貌;“创”是要融会贯通,取精用宏,寓学养于点画之中,得风神于笔墨之外,自开一格,卓然成家。这是我总结出的学书道理,也是古往今来众多书法家成功的规律。

  通过学习临摹别人的东西使自己书写得法,立得住。如果没有临摹,或者说是没有认真临,实际写的还是自己的自由体,是立不住的。一些人写了好几年总是不进步,实际他是没有认真临过好东西,甚至没有临摹,拿起笔来就是自由体,写钢笔字、铅笔字是什么样,拿起毛笔来还照样是什么样,这不是书法。书法是书中有法,这是书法最根本的道理。我们平时写字,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是不讲法的,认识就行,有些人写字别人还不认识。这种自由体就像是一条毒蛇,缠住你的手挥之不去,要想使书写有法度,看上去有美感,就要按照古人留下的精品认真地进行临摹,对照一本帖深入地临摹,在写的过程中还要加强“悟”和“记”的能力。只有这样,写字过程中才会慢慢去掉自由体,写出来的字受看,被人们喜欢。这只是第一个阶段,光临别人的东西还是没有出息的,还要进入第二个阶段,就是要有变化,由真临改为意临,既有帖上的东西,又有自己的东西,还有通过读帖杂糅进来的东西,这样就可能出现一种新的面貌,也就是创新,写久了以后形成一种“体”。

  历史上真草隶篆已经定型,我们在书写风格上进行变化创新就行,哪怕是微小的变化并有特点,就是一种创新。那种故意以狂怪和丑陋作为创新特点的书写,我是不敢苟同的。随意一挥、不动脑子、不用力气,这种风气对年轻人甚至是一部分中老年人都是冲击,这不是个好现象。这需要我们的书法组织、书法老师正确地引导,首先自己要走“临、立、变、创”的继承发展之路,才能引导公众和学生走这个路子。

  书法风格讲究用笔,字的好坏要看有没有正确的用笔动作。比如有些人写草书,不是像张旭、怀素那样笔画里软中有硬,有那种将钢丝化为绕指柔的感觉,而是像画面条,没有骨力,像秋蛇挂树,在纸上乱爬,互相缠绕,没有章法,没有美感,也就不雅。书法风格可以有不同,有遒劲雄强的,有淡雅安静的,但是都要贯注一种雅韵,犹如落纸云烟。我在《论书断语》中写过这样两段话,就是想说明掌握书法之法并非易事:“高低雅俗,乃鉴赏书艺之大要。近观时书,流行一体,多以变态面目出现,结字扭曲,支离光怪,施笔草率,点画狼藉,背离法度,放荡不羁。因上手快,极易见效,便趋之若鹜。从者颇众,略观其形,大有千篇一律之势,掩上名款,则众人一面,如出一辙。为书之事,重在投入,贵在个性,犹贵求精。若以省时少力而希图成器者,未之有也。”“书贵文气、雅气、静气。古人作书多清纯静穆,韵足可观。而狂怪野躁者,则俗不可耐。唯正本清源,才能共步书坛清明之域。”

  学书之道惟勤与悟

  我很小就开始练习书法,十几岁当兵,今年是我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工作50周年,也是建馆50周年,同时是我从事书法艺术70周年。记得当年在部队,我经常在小铁桶里装上石灰,掺上水,用个刷子见墙就写,部队上一些需要书写的任务也都交给我完成,无形中使我得到了充分锻炼,为我今后写大字不怯场打下了基础。1953年我到河南信阳步兵学校学习,一有机会就到信阳城里的一个旧书店里翻看字帖,虽然七八本帖都被翻得不成样子了,但每次去我都看一看。店里的墙上还贴着一张没有头尾的书法拓片,这张拓片像是王羲之的墨迹,我非常喜欢,拿着小本逐个字地照着写。去的次数多了,店里的一个老同志都认识我了,看我那么喜欢,就把拓片送给了我,我如获至宝,又买了王羲之的《圣教序》和《兰亭序》,拿回去后我就对照这张纸认真地写。

  1959年我来到北京,简直进入了书法的海洋,到处都是名家题的牌匾,故宫博物院里有许多古代书法碑帖,这些都让我如醉如痴。故宫里面郭沫若题的字,让我感到了书法端稳、洒脱的气韵,感到特别有力度,我就下决心学郭沫若的书体。于是到处找郭沫若的书法,从报纸上剪报、买郭体字帖、到荣宝斋借郭沫若的真迹,拿回来反复临摹。临摹了好几年,当时我写的郭体字可以乱真。这是我由“临”到“立”的过程,学一种字体就要学透它并记住它。后来我意识到学郭体固然好,但总跟在人家后面走也不是办法,学习毕竟是过程、是手段,不是目的,我通过学习郭体来改造自己的自由体,要想使书法能够立得住,形成气候,还要进行“变”和“创”。后来我加入了王羲之行书以及苏、黄、米、蔡各体,甩开郭体,进入到第二阶段,用魏碑和隶书的笔意加入到行书里去,使书法更苍劲、古拙。其中有一段时间,由于一直不练习郭体了,而新的书风还没有完善创立,因此写得很糟糕,心里很苦恼,一些朋友、甚至家里人都劝我还是写郭体吧。但是我想还是得改变,写一辈子郭体是不行的,学人家是必须的,但学书法的最高境界还是要写出自己的风格。我的认识是:“学书之路,本乎于心,心之所向,手必趋之,且趋且变,当何快哉!”现在有人向我学习书法,我也是通过自己的体会告诫他们,要变要创。这里面也没有什么捷径,有八个字是要记住的:一曰兴趣,此学书之动力也;二曰勤奋,此学书之保障也;三曰悟性,此学书之羽翼也;四曰路径,此学书之方向也。四者相辅相成。古今大家,概莫能外。

  我希望现在的书法家要写高雅的东西,把自己的心写进去,写出自己的特色。把握“临、立、变、创”的关系,“临”要贯穿始终,老师就是帖上,悟进去后,就可以与帖对话,那上面有真东西。初学者要抱住一本帖反反复复地临,不要朝秦暮楚。学习书法是费时费力的一件事情,往往是费力不讨好,字写上十年八年的也不一定会怎么样。大家学习书法一定要耐得住寂寞,真正深入下去,踏踏实实地学习一定会有收获。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学书之道,惟勤与悟。勤能补拙,悟则生灵,此学书之妙途也。”以此与大家共勉。

  艺术评论:李铎的临、立、变、创

  李铎把自己的、走过的艺术之路概括为四个字:临、立、变、创。

  1973年的一夭,一位同志拿出一本册页让朋友们观赏,他盖住了书写者的名字让他们猜。朋友们见到那种熟悉的洒脱劲健的书风,不约而同地说,是郭沫若。另他们凉讶的是落款处赫然写着另一个名字:李铎。不过,如果他们知道李铎学习郭沫若的书法用功之勤,就不会如此诧异了。按照李铎自己对书法历程的划分,1959年到1978年,是他的“临、立”时期,即临基杰作,书作站得住的时期。他临习了许多著名碑帖,其间对郭沫若书法用功最大,一次他和妻儿去故宫参观,看到绘画馆、钟表馆、瓷器馆、珍宝馆的牌子白底黑字郭氏书作,认为这是郭沫若书法的精华,忘记了参观,习惯性地掏出本子来双钩临基,等临基完毕,已不知家人在何处!后来他在十三陵水库纪念碑见到刻石擂金的郭沫若诗文书法,竞在阳光曝晒下临垂了几小时;荣宝斋的几位经理知道他喜欢郭书后,便将不少郭沫若字轴借给他,李铎更是欲罢不能,即使是夏夭也会光着膀子手臂上缠上毛巾临习(防止汗珠滴到借来的字轴上),把郭沫若书法作品临了个透。他常说,搞书法不痴迷不行,不投入不行。

  他认为成为一个书法家最重要的条件之一便是“非常勤奋”。他特别强调“非常”2字,“什么天才也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他十分坚信这一点。搞书法不能糊弄人,造假不成,得来真的,得苦练……这时他儿时发一蒙时得来的教训。他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幕情景,老先生让学生训练画圈圈儿,他讨巧将毛笔倒过来,蘸上墨汁,“印”出很多圆圈儿交上去,结果可想而知,当看别的孩子的面,他挨了三下手心板。自此以后,发奋苦一学,几十年来,他养成了不拘时间、地点、季节,随时随地练书法的习惯。他常常在半夜妻子入睡后爬起来,进了洗手间,将放在洗手间的毛笔拿起来,蘸上清水,在四壁上写宇,写完第四面,第一面墙壁也千了,周而复一始,一些就是两三个小时,妻子发现时不禁埋怨“你不要命了!”一次傍晚,他走出工作单位军事博物馆,不禁一怔住了,好一片大学,一个脚印也没有,这样的夭然大纸去哪儿找?他兴奋起来,拿来了大扫帚,一笔就是一米,多宽,痛快淋漓地从东写到西,竟把整个广场都写满了!

  45岁以后至今,是他书法的第二期:“变、创”。书法在立得住的基础上加以变化,博采众长,形成自家面貌。继承实在发展的前提下讲继承。应反对当书奴,也反对胡来。具体来说,对碑帖既要“入”,更要“出”。只有“出”才有出息。以他的体会,“入”就像登上一山峰,“出”就像登上山峰后为了登更高的山峰而必须先下山谷一样,住住此时感觉水平下来了,但过了这个艰难的阶段,就能进入更高境界。这是必须经历的阶段,也是漫长的阶段。1950年以后,李铎开始甩开郭体,将魏碑和合隶书笔法引入行书中,形成了古拙沉雄、雍容遒劲的书风,他谦虚地认为这是他想达到而目前还未达到的目标。不过,从1 9 9 5年《李铎<孙子兵法》碑拓》展引起的强烈反响来看,他的路子是走对了。而“路子走对”,正是李铎所提到的书法家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

  李铎提到书法家成功还有一个重要条件,那便是“无行”。他认为笔力并非指自然之力,而是‘语性之力,则晋代的柔弱的卫夫人便成不了书法家了。笔者感到他的经验之谈,对书法爱好者是一种有益的启迪。“驾驭笔毫,将自然之力化为·Mwt之力,这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感觉是书法的根本。要长期实践摸索,不可盲千,要学会找规律,把名家名作中代表性的字吃透,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集中精力打歼灭战,譬如把多笔画或少笔画的,上下结构的,左中右结构的字都找出来,掌握了字的结构用笔规律,学会不同的一百个字,其他的大体上也都会写了。不找规律,没.语到东西,不会有效果。”

  “老祖宗的字也有结构不好的,要选有特色的。”在学习中他独立思考,不把古人的东西捧为金科玉律。如古人所说的“善书者不择笔”,他便认为不完全对,是有条件的,如果王羲之没有鼠须笔,能写出《兰亭序》?又如,用秃笔写章草便很有味道,而普通的笔反而写不出效果来。至千“万豪齐力”,他也认为只是形容,并非中锋才能万豪奇力。“用笔要随时调整笔锋,才能使转自如。中锋固然有利千万豪奇力,但不能概括一切,米便用了许多侧锋,在起承转合中,入的时候是中锋,除的时候可能就变成侧锋了……要达到心手双畅,须靠平时的实践,积累经验.书写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审美需妥千变万化,真正做到用“心“写字。”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小梦
关键词: 将军书法家李铎 书法李铎 
专题:中国书画
楷书 | 花鸟画 | 行书 | 素描 | 草书 | 篆书 | 隶书 | 漫画 | 国画山水 | 文人画 | 国画人物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