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典故 >

有过人的眼光就能捡到老紫砂的大“漏”

2020-07-28 15:37:50 来源:

上百年的时间沉淀,让老紫砂褪去了火气,哪怕当年只是一件普通的实用器,但漫长的岁月让它沾染上很多前人的痕迹,成为“有故事”的茶壶;新壶里的好壶,自然是艺术品,但如果是普通的茶具,就没有收藏的价值。

紫砂基本的构成包括泥料、造型和制作工艺。我们可以从这几方面逐一对比老紫砂和新紫砂的优劣。

从泥料上看,明清时候紫砂的泥料品类很多,海棠红、朱砂紫、定窑白、冷金黄、淡墨、沉香、水碧、榴皮……不一而足;而现在只分紫泥、段泥、朱泥,所以新紫砂远不及老紫砂的泥料讲究。

从形制上看,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仿古、石瓢、掇球、汉方、鱼化龙等都是古代创造并沿用至今的经典款式。还有很多有记载的古代款式,蕉叶、莲方、 一回角……名字就很好听,但现在已不知是何样式,令人无限神往;当代人也有创新,但现在的创新大都花里胡哨,当代的形制能否传承下去,要打上巨大的问号。

从制作工艺上看,有人说老紫砂制作技艺不像新紫砂那么精雕细作,其实是因为没有见到老紫砂的精品。现当代的紫砂壶,再好好不过顾景舟,但顾景舟 说起陈鸣远也是叹为观止,说他是在“随心所欲地发挥着神工般的技巧”。今天的高工大师,有谁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再说时大彬,无锡出土的如意盖圆壶,漳浦 出土的三足鼎的圆壶,是公认的时大彬作品。这两个万历年间做的茶壶,当代不少高工大师进行了临摹,可有谁敢说比原作做得好?

此外,我们还需谈谈明清老紫砂的文化属性。虽然当年做紫砂的匠人没有受过太多的文化教育,但出名的艺人无不和文人有紧密的联系:时大彬听从陈继 儒等文人的建议,改作大壶为小壶,使紫砂壶更适合文人的饮茶习惯,把文人情趣引入壶艺;陈鸣远在浙江桐乡时,则是被众多文人学士请到家里居住,制作茗壶, 切磋陶艺。而当下,虽然也有很多画家、文人参与到紫砂的创作中,但今人的水平和当年的文人墨客相比,又处在什么样的水准?

而从收藏的升值潜力来看,和正在挤泡沫的新紫砂相比,老紫砂的价值还未被充分发掘,“漏”更多,而且还是“大漏”。现在市面上虽然有不少落着名 家款识的“老紫砂”,但真真假假,没人说得明白。或者你说明白了,别人也未必认同。这就需要藏家有过人的眼光,能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深层次的、细节上的 东西,谁做到了就一定能捡到“大漏”。

我对一些新紫砂也非常喜爱和赞赏,这几年也买了不少。但收藏有个基本的观念,就是“物以稀为贵”。新紫砂虽然不能说数量无穷,但的确是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但老紫砂的数量,尤其完整器的数量是有限的,这也是收藏老紫砂的优势。

有人说老紫砂里的实用器没有收藏价值,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如果你是单纯对紫砂艺术感兴趣,又期望增值保值,那的确只有完美的、精致的老紫砂值得收藏,但如果你是超越了功利的目的,是以保存文化、和古人对话的理念来收藏,那所有的老紫砂都值得收藏。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紫砂壶会流口水你知道吗

紫砂壶会流口水你知道吗

多数人手上都不止一把壶吧?你留意过你的壶在加满水倒茶时壶盖处会流口水么?流和不流肯定都有,为什么呢?壶流的形状、长度,水孔的位置等,

2020-07-28 15:32
陈佩秋:艺术是有标准的

陈佩秋:艺术是有标准的

陈佩秋初学山水从清初六家及石涛等大家入手,然后上溯明四家、董其昌,进而学习宋元山水。她学花鸟则是由宋元开始顺流而下,崔白、吕纪、青

2020-07-28 15:30
陈佩秋:艺术是有标准的

陈佩秋:艺术是有标准的

陈佩秋初学山水从清初六家及石涛等大家入手,然后上溯明四家、董其昌,进而学习宋元山水。她学花鸟则是由宋元开始顺流而下,崔白、吕纪、青

2020-07-28 15:30
朱明德及其艺术赏析

朱明德及其艺术赏析

朱明德,画家。河南商丘虞城县出生,洛阳市长大。新疆当兵十二年,转业北京水产局十三年。曾任北京市门头沟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政协主

2020-07-28 15:29
画家赵春雨及其山水作品赏析

画家赵春雨及其山水作品赏析

赵春雨,河北乐亭人,现居北京。199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彩墨画院院长。擅长山水画,并兼作人物、水彩

2020-07-28 15:26
传神写韵——2018中国写意油画学派人物专题研究展

传神写韵——2018中国写意油画学派人物专题研究展

近年,国内画坛整体创作趋向低迷,而油画写生热潮却乘势而起,一晃七八年仍无退意。在这写生队伍中有自发学画的草根,也有功成名就的专业画

2020-07-28 15:25